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走进稻城亚丁(六)  

2016-06-25 11:54:40|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由川入滇:经乡城-德荣到德钦
朝觐了亚丁三神山,已经实现了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接下来的行程主要是扩大战果,少走回头路,穿过香格里拉的核心区,步入三江并流区域,沿滇藏线,进入西藏境内。从亚丁到云南,有三条线路,其中两条到香格里拉市(中甸),选择走乡城-德荣到德钦的线路,主要是因为路况,这是条相对路况最好的路。加之,我们的目标是北上,同行的伙伴中有四人都去过了中甸。到乡城去原本要返回经稻城走,现在木拉乡到乡城新修了一条路,可省去近百公里的路程。研究好线路,早8:00,我们开始新的旅程。
出行的第六天,天气格外好。昨日的一场雪,天空瓦蓝如洗,空气通透纯净,白云飘飘,这才是藏区天空的常态。同伴们不仅感叹:如果是在这样的天象下,见到亚丁三神山,那该是另一番景象。不过,能见到神山我们已经很知足。如果我们看不到神山,我们定会住在亚丁,等着她们的接见。我们见了,看到了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神山,那才是她们的真容,神山不需要天象装扮,不需要色彩点缀,只要能见,灵魂就会震颤。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柔和的阳光洒满大地,来时没有入眼的路边景象,也让我们多次停车四顾。刚出日瓦不久,路边的一处田园风光吸引了我们的眼球。较为开阔的河谷,绿油油的青稞生机勃勃,背靠大山,典雅的藏房散布,柔美、宁静、和谐。东南遥望,神山的守护神牛郎颔首向我们告别。
木拉乡到乡城的路刚刚修好,尚未正式开通,路口没有路标,极个别的路段还在整修,很少有车辆通行。正因这条路的修建,我们当晚才能赶到德钦。海拔在不知不觉中抬升,刚驶进这条路时,路边的山头被雪覆盖,走着走着,整个山原白茫茫一片。翻过一处不知名的垭口,背风坡的景象荒芜凄凉,没有树木,甚至连草都不好好生长。下了山就进入了乡城地界,海拔降低不少,村庄能偶见些树木和绿色,山头几乎都是光秃秃一片,类似我国西部的荒漠。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途径乡城,不能不说乡城三绝:疯装、白藏房、桑披岭寺。没有去桑披岭寺,也没有见到节日的盛装,却看够了沿途的白藏房。藏民居,我见识过不少,这种下宽上窄白色的,以前还真没有见过。我们在青德乡和刚出县城不久的路边,两次专门停车观赏。沿途所见的白藏房,形制统一,洁白如新,散布于路边、山畔、田园,像别墅,又似城堡,不愧为乡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途经路过会让你的眼睛为之一亮。
白藏房多为土坯墙壁,外墙的白色是用当地特有的阿嘎土拌水搅成白色土浆,盛于茶壶等器具里,一点一点浇出来的。乡城的白藏房在外观形状上也与其他藏房明显不同。它外墙内斜,内墙垂直,像落地的楔子,整个形状似梯形。据说,这种藏房的形状起源于古吐蕃地域的方形,它还具有明显的抗震功能。白色外墙不仅使房屋美观整洁,更重要它有防雨防渗杀菌作用。白色也是藏民崇敬的颜色,他们每年都会选择吉日浇注房屋,当地人讲:浇注一次就相当于点一千盏酥油灯,诵一千道平安经,他们深信这洁白如哈达的白色能给他们带来幸福和吉祥。藏民的信仰已融进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成为他们的基本生活方式。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乡城到德荣,德荣到云南奔子栏之间的道路为县道,路面窄狭,还有些破碎,但不影响通行。出乡城不久,便开始盘旋翻越马鞍山,盘山的过程中,远远望到南面矗立几座雪峰,那应是巴姆神山。可能是一路遇见的雪峰太多,面对面朝觐亚丁三神山的场景仍历历在目,12:00通过海拔4150米马鞍山垭口时,竟无人要求停车。
过了马鞍山垭口,还翻越了元根山、达茨巫山,这两座山的垭口都不超过4000米,通过时没留多深印象,一路也无多少景致。总体感觉仍不是翻山越岭,就是沿河谷穿行。2:00在白坝村的定曲河边略事休整。之后,几乎一直沿定曲河行驶。3:20赶到德荣吃饭。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德荣县城实在很小,夹在两山间狭小的河谷中,河谷空地两排房屋都建不下,一些房屋就建在陡峭的山坡上,德荣在藏语里为“峡谷之地”,的确名符其实。德荣人口也很少,全县只有2.3万人,县城也就2-3千人。区位偏僻,距离康定434公里,成都792公里,但它处于大香格里拉环线的节点上,由德荣到德钦北上可进藏,南下可到中甸和丽江。德荣属金沙江干热河谷区,光照充足,当地正在打造“西部太阳谷”旅游品牌
出城口,有一加油站,几乎是悬空建在河道里,当我们前去加油时,正赶上交接班,工人可能过惯了慢生活,让我们等了好长时间。这期间,遇到一公路管理部门的车,就赶紧询问前方的路况。答复:有路段在修路。我们也不再着急,耐心地等待加油师傅吃饭,结算。王同志开始说话:我还没有见过恁小的县城,还没有有些村大。大家调侃:王,让你来这里当书记,干不?王坚定地回答:不来。德荣也是我所见过的各种条件最差的县城。这里除了光照资源丰富外,几无优势,县境林木稀少,到处是荒漠半荒漠化,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何其难也。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离开德荣,继续沿定曲河前行。5:30在瓦卡遇修路,交通管制,受堵了一个小时。百无聊赖,就在路边拍拍野花和堵车的场景。我最担心,天黑前,到不了奔子栏,那里有著名的金沙江第一弯。通行后,道路变宽,但成了碎石子路面,走过冕宁雅砻江那段烂路,这路还算不错。沿定曲一直行到金沙江畔,江河汇聚,一清一浊,泾渭分明。由水流的清浊判断,金沙江河谷的植被还不及德荣定曲河沿岸。我曾到过丽江的虎跳峡、石鼓镇,见周边植被丰茂,江水浑浊不堪,百思不得其解。此次行程,从乡城到德荣一路上多处有干热河谷地貌。在金沙江河谷,随后到的澜沧江河谷,这样的地貌更是随处可见。
沿金沙江前行,左岸是四川,右岸为云南,四川一面的山体相对舒缓,云南一面则笔直陡立,落差极大。两岸几乎都寸草不生。越过金沙湾大桥,7:40进入云南德钦的奔子栏镇。我们也走上了滇藏线G214。路况极好,天色尚早,没有停留,急切地赶往第一湾的观景台。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第一湾观景台距离奔子栏镇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一路盘高。我们到时已晚8:10,光线尚可,感谢老天眷顾,一天来的奔波,让我们在天黑前,终于赶到。然这天赐的自然资源,却被某家公司包装为“藏彝文化走廊”,在最佳观赏位置修个亭子,圈起来收费,一并收费的还有梅里雪山,每位180元。与管理人员交涉无果,只能在路边望湾兴叹。虽不能俯瞰第一湾的全貌,但也可清晰地辨出我们的来路。我们正是从日锥峰下沿马蹄状的河谷,一路环绕盘旋而来。这个湾当地人把它称为月亮湾,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大气磅礴,如看河曲景观,推荐晋陕大峡谷中的乾坤湾、永和湾。
原本想在奔子栏镇住宿,看看第一湾再返回镇里,因它圈景收费,我们决议继续前行,夜宿德钦。于是乎我们在深山峡谷区里走了段夜路。这段路据开车的梁和副驾位上的王后来讲,那是惊心动魄。天很快就暗了下来,路虽好,但弯道多,坡度大,右侧就是深沟巨壑,下行的货车还多。王注意力高度集中,眼睛死死盯住前方,不断给梁提醒路况来车。尤其和呼啸而下的货车会车时,我们在外侧,王说:看着外边的悬崖,他吓得连话儿都不敢讲。路途中,一处隧道正在修建,没有开通,车辆需绕行,黑夜里一时间我们找不到路。在关键的路段,车内鸦雀无声,我想大家都在默默祈祷。虽天色暗淡,车窗外的雪峰仍不断闪过。夜行,我们错过了白茫雪山。
夜10:00我们赶到灯火阑珊的德钦。这天我们行驶了近500公里,由川入滇。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六)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