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登全宝山  

2012-04-05 11:47:11|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约友,3人,前往洛宁县兴华镇登全宝山。

全宝山乃伏牛山地熊耳山之最高峰,海拔2103.2米,在豫8加1中名列第3,实属河南的第6高峰。曾有计划完成河南的8+1,附近的全宝山早入视野,成行却是2012年4月3日。

3日,先到渑池西村李家赏杏花,经河底,扬坡,宋庄入洛宁。午见同学孔后,径直前往兴华镇全宝山林场。

林场距镇南22公里,始为水泥路面,过瓦庙村后,为砂石路,且俞上路况愈差,行进甚艰。最好用越野车。沿途多处开矿,矿洞废渣堆弃河道,大煞风景。初入兴华,河谷开阔,竹林随处可见,山坡粉白的杏花,柔黄的连翘,艳红的野桃争奇斗艳,最难忘满树盛开的望春花。越上越无生机,偶见绿色非衫即松,唯有溪流一路相伴。途捡一手机,送还学生摸样的主人,搭载一老妇上山。问,为何叫全宝山?答:宝多,太全。

一个半小时的颠簸,下午4:30,到达林场。林场建有两栋房屋,一栋三层供办公住宿,一栋一层几近废弃,已沦为猪舍牛圈。南面有专门猪舍,但猪实行散养,且猪为野猪和家猪的杂交,两头种野猪被严实关在圏中,其余的猪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或闲逛,或睡觉,食物是麸子,还有山林间的野草野果。听林场的舒师傅讲,这样的猪毛猪即可买到20元一斤。跑进臭烘烘的猪场,为猪猪们拍些照片,竟非常认真地想了想猪们的生活。我们很多人的生活不也像猪吗,甚至连猪也不如。

闲坐在林场的办公楼前抽颗烟,有些感冒,总想流泪,打喷嚏,难受得不想说话。龙和方不停地和林场的师傅搭讪。看时日尚早,就提议附近转转。就沿来路,左转入另一条可通车的路。无所谓风景,只是想走走,顺着山势盘旋,转过一道弯依旧,就再转一道弯,总想看看山的那面,可那面依旧是山。直转到遮挡太阳的山头后返。

搭乘我们车的老妇已熬好稀饭,配上烙饼,加上咸菜就解决了晚餐。天很快黑透,一盏太阳能灯发出犹如月光般淡淡的亮。放牛晚归的老简一面嚼着烙馍,一面蹲在地上等待打工的儿女们的电话。电话免提,声音很大。儿女关切老人的健康,老人询问他们的收入,孩子的成绩。寂寥的大山深处,浓浓的情感交融。“不说了,不说了,打长途很贵,我明天就下山去看病”,老人几次重复,就是不放电话。

闲聊知道,林场现只有4名职工,轮流值班,舒师傅在山上2年多,简老人在山林一辈子,本是林场的合同工却一直没有转正。孩子们都外出打工,夫妻二人在山上放牛,与林场职工合伙做饭。老人一共有十几只牛,算来收入要比我们高许多。这山有啥看哩?老人说最多的莫过此句。老人还告诉我们,某年春节期间,他还接待过省城的高官,他们都是人大主席团的成员,这些人在山上一住就是6-7天;舒师傅也讲,去年他带民政厅的退休副厅长上过山。还有许多人骑自行车来,带着帐篷,背包来。今年初二有一个人骑着摩托车独自一人在山顶住了一晚,如此等等。今年的清明小长假来的只有我们三人。

什么都没有准备,只是想着我要去登山,睡起来,换身衣服,说走就走了。我也说不清楚了,为什么要去爬山,只是长时间不爬山就难受。夜,就睡在林场工人的床铺上,依然鼾声雷动入眠。

4日晨,吃一大碗酸汤面,带上几份昨晚剩余的烙饼,几瓶水,我们三人就开始上山。

 上山的路一如来路,是条可通车辆的路,这样的路走了5-6里,右拐入山谷,路依然很宽,但路面就如乱石滩,垠的脚面生疼。山外春意盎然,山内还是冬的做派。林木没有丝毫的绿意,某些路段冰雪犹存,路边盛开的野花,温暖灿烂的阳光让我们知道春天已经来了。

林场的海拔在1100米左右,峰顶的海拔2100米,我们需要拔高1000米。平常当地人上山需要4小时左右,我们一早就开始爬山,时间上很充足。不慌不忙,悠闲地在宽阔的山道上晃悠。山林里很静,啄木鸟啄木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喜欢这样的清净,就几个人的山林。不时见松鼠,野兔从身旁跳过,也如我们不慌不忙一样。

 “大路”走完,我们找不到上山的路,只能在山林间摸索攀高爬行。我们走的绝不是当地人平日上山的路。听林场的人讲,山顶的庙宇香火很旺,每遇初一、十五很多人上山,信众们还把发电机抬到山顶。上山必然有路,路还应该不难走。我们显然走错了路,在“大路”尽头没能找到路,我们就沿右手方向走,做饭的老妇告诉我们:最高峰在右侧。

 攀上一个山头,山势豁然。左是高山,右亦是高山,沿来路的方向直走,倒是连接左右山峰的垭口。凭经验我们应往垭口方向走,可老方却迂回着向相反的方向攀高。三人出行,又是在野山之中,进退必须一起,喊又喊不回他,我和龙只有放弃我们的判断,去追老方。上山迷路,还有一个办法:向高处走,登高远望,判断山势方向。如是下山迷路就想办法下到谷底,沿谷走。

11:00我们攀至第二个山头,视野更加开阔,山下的来路就如舞动的线绳,我们的高度与对面的山峰基本持平,可在第一个山头时,我总觉左山比右山高,甚至怀疑最高峰是在左边,如在左侧,我们攀高的走法,注定是登不了顶的。在右侧我们根本看不清山顶的方位,攀上一个峰顶,会有一个更高的山峰在远方。我们只有在山林中摸索着向更高的地方走。

攀登第三个山头是我们登全宝山最惊险的地段。一处陡峭的崖壁矗立在我们面前,无法攀爬,只得绕行。我们绕行在悬崖峭壁的腰身,最窄狭处仅尺余,道上布满厚厚残叶,其下是仍没有融化的坚冰,一侧为陡崖,一侧是深渊,面向悬崖,背对深渊,颤栗而过。龙过时,冰雪被踩踏,尤难。几米的路,几分钟尚未能过。过崖,山峰间有石缝,沿石缝拔高,登至峰顶。在山下可见的最高的山峰与我们齐高,就在眼前对面。

这是个很奇特的山峰,山基敦厚,山体和山峰浑然一体,头斜插突兀而起,形成歪头山。岩体色泽褐绿。我想起了来时河滩,道路上见到很多褐绿的石头,都应是从此崖壁上脱落。当地人把此山叫全宝山,也许和此峰有些关系。看到这样颜色的山峰,你肯定会想到它会不会是一种矿石。山下的矿洞和第一天我们遇到的探矿人,也说明此山一定有矿。后来我查一些资料,此山中有金、铅等多种矿物。把此山叫全宝山我看也可。

歪头山是我们在山下能看到的最高处,我们现在所在的山头与它之间却是深沟巨壑,而左侧的山峰早已在我们的高度以下。中午时分,太阳毒辣,汗水浸透衣衫,饥饿劳累袭来,而我们的目的地--庙顶,还不知在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