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晋陕大峡谷(三)苏亚湾 清涧河谷  

2008-09-08 09:23:51|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苏亚湾 清涧河谷

黄河!黄河!9:10我们终于看到了黄河。虽然无数次看到黄河,在晋陕大峡谷段首次见到她,我们还是慌忙地下车。车就停在紧靠黄河边的崖壁,盘旋在黄土高坡,我们沿着黄河在走。这里的河道也是一个湾,只是没有弯出优美的弧线,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这湾是什么湾。居高临下观望黄土山夹持着的黄河,浑浊的河水浩浩奔流,河道上几艘机动船正忙碌地作业着。沿途很少见到车辆、行人,却在窄狭的河道里,见到几只大船,他们是在打渔吗?肯定不是,黄河里早没有丰富到让人大动干戈的鱼儿,可能是在采砂吧,反正是向黄河在索取着什么。

“不见黄河心不死”,我们见了黄河也不死心。短暂的停留,我们继续寻梦真正的黄河湾。路随河弯旋转,慢慢河道宽阔起来,靠近我们的河岸,竟还有一些沙滩,沙滩上彩旗飘扬。再走,有了村落,虽然只是三两户人家,毕竟见到了黄河人家。停车询问,得知:这里是苏亚湾。晋陕大峡谷的漂流就是从这里始到乾坤湾终,我们看到飘扬彩旗的地方,就是漂流场。虽是五一的小黄金期,这里却门前冷落鞍马稀,旅游业还正在起步。从网上查询,来这里的,多是一些绘画、摄影的专业人士,还有的就是像我们一样不安分的驴友。

 

从山脚下,看不出苏亚湾,盘山到顶,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座硕大的岛屿横亘在眼前。我们立在高数百米的悬崖端,俯瞰着黄河优美的身段,这是一个S型的湾,在山下黄河漂向山西一边,到了山顶,黄河又扭向陕西一边,顺河远望,她又摆向另一边,就如一条巨大的黄龙盘旋在山间,它不停地舞动身体,舞出了这不可思议的弧线。世间最美的图形是圆,最美的线条是弧线。黄河舞出这道弧线,用了160万年,黄河从河源出发,即与雅鲁藏布江、金沙江展开搏杀,在这场河流的袭夺之战中,黄河与两江搏杀,并行向东向南,在东进途中,黄河依然决然,挥师北上,另辟径傒,有了至南而北走向的大河,快出国界,她急偾而转,由西向东,在辽阔的河套平原,平缓行进,富甲一方,浩浩东流,在偏关又急转直下,冲刷出旷世的晋陕大峡谷。黄河用她的生命,在黄土高原上,划下最浓重的一笔,她开山凿谷,将黄土高原分出个同音而异形的陕西山西。自然的力量无与伦比,鬼斧神工,她亿万年的因地就势,给了我们一个不朽的苏亚湾。这河湾,被激流猛烈冲撞的悬崖峭壁呈弧线,受回流抚慰的山峦,在高山上看像面河昂首巨人的头颅。这巨人更具生命力,黄河见他绕行,黄河因他而转向,无数次河与山的交锋,最终河避让坚不可摧的巨人,扑向悬崖峭壁,黄河更无力推动这高高的绝壁,在其身下,狠狠地冲割,任岁月的风雨侵蚀,山依旧高大伟岸。在山顶看,水不急,河不宽,同样是优美弧线的岛屿边沿,还裸露出浅浅的沙地,岛上的树木尚未吐绿,似乎又是根根直竖的毛发,柔弱中流露出刚强,千百万的它们团结一致,誓死捍卫着倔强的头颅。层层的梯田,道道交织的田间小路,尤其那条似项链般缠绕岛屿的路,无不明示着,黄河人家也从未停止过和黄河的搏斗。

停留了好长时间,我们依依不舍地继续赶路,翻过山,我们远离了黄河,却惊奇地看到清涧河入黄前切割出的峡谷,这道峡谷就像是晋陕大峡谷的微缩景观,就这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足以让我们想象出黄河的力量。清涧河发源于陕西的安塞县,流经子长、清涧县、延川县,最后在苏亚湾附近注入黄河,全长168公里,流域面积4080平方公里。像这样的河,黄土高原上有几十条,它们由西向东,或由东向西,分切黄土高坡,众多的小河岔,沟壑交织,使得黄土高坡支离破碎,也正是这些支流,携沙入河,黄河90%的泥沙是从黄土高坡上携走。据史书记载,汉以后才称“河”为黄河。秦以前的黄河还是“清且涟漪”,秦时大兴土木,大肆砍伐,大举垦边,破坏着高原上的植被,每遇暴雨,泥沙俱下,渐成河患。治黄应先治人,安黄先安沙。这些观念早深入了人心,也只有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时代,善待自然,自然方能安顺,在人定胜天的年代,是自然的悲剧,也是人类的悲剧。

跨过漫水桥,遇陡坡,我们停下,沿途如此近距离亲近的水,就是清涧河了。五月里,河水清澈得幽蓝碧绿,和浑浊的黄河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漫水桥以上,河水平静流淌如小溪,桥以下,坚硬的岩石被柔弱的水分阶梯割出深深的沟壑,沟壑愈下愈深愈窄,温柔的水,一旦到狭窄的通道里,便充满激情,它跳跃着,咆哮着,展示力量,汩汩滔滔奔涌入黄河怀抱。看着山上的厚厚黄土,看着眼前的铮铮岩石,我恍然明白厚重的黄土层下,有坚固的根基,我们华夏民族的根,是黄土下连成一体的岩,没有什么力量能破坏这根基,即便是黄河。

徒步走上陡坡,不时回望清涧河切出的峡谷,在苍茫的黄土高坡中,就如一道划痕,它是泥沙的通道,是条血痕。就是这条现在看似温顺的小河,1984年爆发过500年一遇的山洪,2002年又爆发过百年一遇的洪水,其势其状,我只能想象,它是如何“横截黄河,直击山西河岸”,黄河安澜诀不仅仅是大河的安澜,治黄要治整个黄河流域,每一条支流,每一个河岔,黄土高坡的每一个山粱,每一块峁地,其责在于我们每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前些年,看过一些资料,说日本人每年都要到我们的黄土高原上植树,来参与我们的保护母亲河行动,灵宝的函谷关附近,他们还开辟了一片植树基地,在他们国内的宣传,我自不晓得,他们来我们国家种树,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源自黄土高原上的沙尘暴会影响他们的气候。治理我们的河山,装扮我们的家园,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这是我们祖先生活的土地,我们的子孙还要代代相传。

车又行驶在高高的塬上,茫茫无际起伏的黄土再次充塞视野。这片土地太干渴,这片土地又经受不住风雨的洗礼。沿途,已经植好的或正在植的枣树还显太幼嫩,它们连芽都没有发出,它们还无力保护这片土地。黄土高坡太缺绿色,少的可怜的绿色点缀在沟壑旁。走着,走着,我开始留意黄河岸边的人家。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他们如何生活,这片土地当年怎能埋下雄兵千百万,这土地又怎样供养育了中国革命的希望?百姓需要生活,士兵需要给养,对这片土地我们索取的太多,而现在我们对它又回报了多少。不能忘却过去,忘记即意为着背叛。好在,这片土地上,已全面退耕还林,只是惯于精耕细作、吃苦耐劳的人民把枣树地修理的没有一颗杂草,山顶全是裸露的松软的黄土。别再辛苦地耕耘了,别再倔强地劳作了,你们还有这片土地早该休养生息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