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马仑草原:僻居隐处的可人秀色  

2007-08-28 13:56:40|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被去冰洞的游客早早惊醒,因没有定上冰洞的门票,我们第一天的计划改为去马仑草原一线,昨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休息得也太晚,醒了也不想起来,就睁着眼,懒懒地躺在床上。待大家都洗漱完毕,我不得已才爬将起来。

    出门,是个艳阳天。在街头随便吃些早餐,我们便沿河谷,奔向了马仑草原。这河谷是山西母亲河汾河的源头,在谷口还有个汾河源景区,河水青青,水媚草肥,山坡两侧清一色亭亭玉立的华北落叶松林,浓郁墨翠,生机勃勃。越过情人谷口,慢慢盘山而上,景致越发喜人。

     看到路边停放的车辆,见到马匹和喧闹的人群,仍没有丝毫草原的踪迹。刚一下车,拉客骑马的牧民便涌了上来。我们12人都是喜欢徒步暴走的强驴,没有人会骑马上山的,不管我们如何解释,牧民们还是牵着马紧随着我们。草原是在山顶的,上山的路修建有台阶,台阶两边马早已踏出了路。

       我们走进了松树林,来路上看到的只是松树林稍,现在我们零距离触摸,并走入她的腹地。这林是天然的次生林,大小几乎一律,都有盆口粗细,正是生长旺期。抬眼望,高大挺拔,遮天蔽日,很是可人。台阶两侧,不时有泉水涔出,这涓涓细流才是汾河的真正源头。林间散布大片大片已过花期的旱百莲。

      突然没有了林木,前方一下子豁然开朗,一片草地惊现眼前,我快步急速奔入。在松林和草原的结合地带有几十棵怪异的松树。这些松树高不过一米,好似人工刻意做出的盆景,它们枝杈横生,扭曲回旋,个性十足,顽强地张扬着生命,不得不让人顿足品赏。

     过了怪松园,就见到了真正的马仑草原。她是管涔山顶一片6000亩的草甸。我们的进口处是她的东北角,她总体上南高北低,平坦舒缓,根本看不出起伏。三面被松树林包围,望不到边际的是其正南。松树林和草地就象上帝给它们划出界限,它们秋毫无犯;那排排整齐划一的松林又象忠于职守的卫士,它们静静地守护着这片圣地。身处其中,你怎么都不敢想象这是海拔2600多米的山顶。

      刚入草原,一个《大追捕》的剧组正在拍戏,让草原多了份喧闹。我们一直向南,漫步于草原深处,牵着马仍跟随我们的牧民,不知何时悄然离去,偌大的空旷的草原只有我们,我们成了这里的主人,我开始细细品味欣赏感受她的风姿。

     我去过陕西关山的草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山林谷和谐,柔媚,清秀。马仑草原要比关山粗犷许多,但还不是我梦中一望无际,天云相连,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我见识过太白山的草甸,它是跑马梁一泄40里的山梁,马仑的草甸又好似草原。我感叹过神农架的百草冲的浩瀚豪放,这里与之相比却淑娴文静了些。她完全可以称为高山之巅的草原。

     处在草原腹地,张忙四望,唯见偶尔掠过的骏马,不见牛和羊。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几只雄鹰在盘旋翱翔,零星的三两棵松树点缀着草原的空旷,阳光静静轻撒,微风吹拂,悠闲自得地漫游,心情自是舒畅。

      向南望,苍苍茫茫,就有了内蒙草原的韵味。跑马已踏出一条明显的路,暴雨冲刷草原也留下车辙般的伤痕,这里的草是紧贴地皮的草,绿中泛黄,它们应是急风熟知的劲草,狂风暴雨奈何不了它们,它们和大地紧紧相拥。草在也平凡不过的物种,可谁有它的生命力顽强,当亿万棵小草汇聚一起,高大的树木便成了它的配角,做了草的卫士。不可小视任何一物,当它们聚集足够数量时,那就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

      再向南,草原凸起无数园状小包,它们星罗棋布,排列有序。听人讲,这里也曾经是片森林,可毁于一场大火。那凸起的小包,是一棵棵树根。自从草占据了这空旷的山顶,树木就再也没有繁衍。这场山火发生的年代已很久远了,应是在几千年以前,明白这一点,是我见了北齐的长城遗址之后。

    看到了远山,草原也就快到了尽头。尽头处是北齐长城遗址。北齐的长城在草原的最南端,东西而建,据说长城高2米,宽2米,就象给草原修建的一道围墙。现在已全部坍塌,只在西边留下了墩墩石料。在修建长城时这里就成了草原,北齐的当政者才能在这里,蓄养战马,屯兵守边。山西的管涔山是阴山的余脉,我想起了不让胡人度阴山的诗句,在古代也只有大汉和盛唐能阻胡人于阴山,五代十国的北齐尽管在此修筑了城墙,可2米多高的石墙怎能阻挡凶悍胡人的铁骑。即使结束战乱统一的北宋也没能抵御住辽和金的骚扰。成吉思汗也许从此打开缺口横扫了中原。在长城遗址南面一点,有大片古建筑遗址,几个雕刻精细的石墩,默默躺在炎日之下,仍在诉说着那段屈辱的历史。

    越过长城遗址,山体齐齐断裂,再前便是深沟巨壑,隔沟是高耸的芦芽山。马仑草原好像平静的海面,芦芽山就如巨大的战舰。。。。。。。。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