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贡嘎转山之暴走次梅  

2007-12-05 16:00:31|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次梅垭口海拔4550米,比玉龙垭口略低。骑马前往次梅垭口的路途,平淡无奇,让我感动的只是快到垭口时,见两个骑自行车去朝圣神山的年轻人。沿途见一些自驾的,骑摩托车的,更多的象我们一样骑马,在上木居--次梅垭口的路上没有看到徒步的。遇到徒步负重拜谒神山的人群,是我们去上次梅的路上。

无论是前往玉龙垭口,还是去次梅垭口的路上,丝毫不能看见神山的踪影,枯燥的路途只能无限想象神山的模样,可一到垭口,也只是再向上走几步,神山便突然地横亘在面前,那突然而来的美丽,让人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她给视角和心灵的冲击。虽然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但她依然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神山的磅礴霸气、威严冷峻,瞬间便俘获了我们的灵魂,尽管我们在泉华滩、玉龙垭口已目睹过她的芳容。

跳下马,不顾一切我奔向和贡嘎平行的山脊,我想一个人远远地、静静地找一处欣赏她、朝圣她最佳的地点,也想避开人潮涌动如庙会般的垭口。还是一道深沟巨壑将我和神山隔开,但直线距离又让人感觉是那么的近,似乎伸手即可触及。在次梅垭口看神山,她并不显得高大雄伟,展现的只是拥簇她的众山。她的周围有20余座6000米以上的高峰,有145座5000米以上的山峰,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夺目,它们是神山的保护神。也许是次梅垭口的人太多了,也太过嘈杂喧闹,神山始终被云雾遮面。

在次梅垭口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峰谷间如云雾飘逸的冰川。贡嘎神山共有45条冰川,其中,10公里以上的有5条,最长最美丽的冰川在海螺沟,那里已被开发成地质公园。虽然我只能远观,那与神山一体的精灵,还是让我感慨万千。现在,全球气温变暖,南极冰川都在慢慢消融,珠峰上的冰川也日渐萎缩,贡嘎的冰川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我庆幸,来了还能看见。来贡嘎之前,我以为,见到她会在雪线以上,像五一时来的人一样,我们能在白茫茫真干净的世界,朝圣洁白无瑕的神山,去吞吐吸纳她那空灵之气,驱逐浸入我心肺的污浊,用她冰清玉洁的纯净,净化净化受熏染的心灵。我们来贡嘎,始终没有踏过雪线,成了此行的最大遗憾。同行的伙伴不停地喊,我迟迟不愿离开,这是我们贡嘎行的最后一个制高点,我好想一人和神山面对面。

回到垭口,同伴们正欢快地和神山合影留念,一位从北京赶来的老者,也融入我们的团队和我们一起合影交谈。老人今年67岁,是位院士,为了园他拜谒神山的梦,他和司机从北京一直把车开到垭口。老人无疑是个成功人士,给国家和社会做出了卓越贡献,但老人也有人生梦想。没能实现自己梦想的人生,一定是缺憾的人生,我们都有梦,不要再犹豫,让我们年轻时就开始去实现我们的梦想,不要让梦想都放在将来以后。

垭口人马攒动,开阔处还搭建有接待游客的临时休息处,岔路口有嘛尼堆,堆上经幡飘动。从拖拉机上找到自己的装备,靠着嘛尼堆,补充饮水和食物。一群藏民围上来,想拉我们乘摩托车到上次梅村。从攻略上看,垭口到上次梅只有2-3小时的路,且一路向下,几天来我们不是坐车就是骑马,没有背包徒步走一步,我坚决反对再骑马或坐摩托车,无论如何我都要负重徒步地转山。

有几人开始想乘车而下,见大部分人坚持徒步,又因车费昂贵,砍不下价,也只好随大流,只有脚受伤的独孤员儿花100元先坐摩托车下去,有人先到,也好提前给我们联系住处。也正是他联系的住处,让我们有了一次真正的徒步暴走。下午3:00,我们告别次梅垭口,面对神山,一步一步向她的脚下走去。

我们所在的次梅垭口和神山之间是个断层,断层有1000多米深,沟壑内云烟弥漫。通向上次梅的路有两条,一条是我们徒步走的路,一条是摩托车和马匹走的路,两条路都如羊肠盘绕,很陡峭,坐摩托车或骑马下山的确不够安全。我们在下山的途中,不时遇到徒步上垭口的驴友,他们大都已暴走了7-8小时,一路的向上攀高,把他们累得不行,我们一路向下,并不觉得累,徒步要比骑马舒服。

断层下完,走入山谷,虽还是一路向下,但路途平缓了许多,一直面对的神山也全淹没在云雾之中,回望垭口也在云深不知处。随着海拔高度的降低,沿途的植被渐渐丰富起来。垭口和断层只有一些发黄的毛草覆盖着地表;这时有了成片低矮灰褐色的灌木;再向下,阳面的山坡铺满杜鹃林,杜鹃树一律等高,造型奇特,像盆景一样,杜鹃林由上而下连绵好几里长,如在花开时节,它们一定会绽放出惊人的美。俞下,杜鹃树俞高,两侧的山谷也全成了杜鹃的天下;在松林和杜鹃的汇交地带我们休整,再下,没有了杜鹃,林木高大挺拔起来,色彩也斑斓绚丽起来。

秋季层林尽染,虽是绿肥红瘦,身边不断变换的色彩,让我们分外激动。到了两条路的融汇点,几个骑摩托车的藏民在等人拉客,我们的队伍也自然分出了前队、后队,一直在前面的我,根本不会和他们商量坐车而下的费用,一些不坚定的行者,则和他们讨价还价。下了一段陡坡,山平路阔,溪流潺潺,出现村落。6:00我们到达上次梅村。村口一队驴族正在安营扎帐。

上次梅村座落在山坳之中,众山环绕着牧场,夕阳落日,炊烟袅袅,和谐安详。我、紫色的云、异想天开、想想、下雪躺在路边休息。方北急匆匆赶来,让我们放慢速度等待大部队,问清夜里的住处,我们5人决定不在等待,要一鼓作气在天黑前赶到目的地。

我们夜里的住处在下次梅,独孤员儿早已赶到,安排好。从上次梅到下次梅的路不再是一路直下,饶过一个山头,我们在峡谷的顶端暴走。峡谷幽深,谷内河流湍急,路边很多枯死但仍然昂首屹立的松树。40多分钟的急走,我们来到下次梅的村口。冰瞳乘摩托车赶来,告诉前住处的路,她则一直守在岔路口,等后面的人。问骑车的藏民还有多远,回答说:只有半公里。就是这“半公里”,又让我们暴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过了河,想着马上就要到目的地,我鼓励着想想和下雪两位新驴,我们大步流星地奔走。溜达、小文、永远的蓝陆续坐摩托车赶到我们前面,见一次藏民我们问还有多远?回答都是半公里。走出了村子,天已黑下来,远处没有任何光亮,我们的住宿地还不知在何方。

已经是夜里了,我们仍在大山里行走,想想真走不动了,下雪因骑马落水靴湿,套着塑料袋的脚早起了泡,最后见到一个牵马的藏民,问还有多远?回答竟还是:半公里。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