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2018-07-11 09:59:55|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北就到最北

 

中国最北的县城是漠河,最北的乡镇是北极镇,最北的村庄是北红村,最北的地点是乌苏里浅滩。102日,我们的任务是寻找最北。

昨夜,贪杯,早晨,贪睡。在云一遍又一遍的吆喝声中,才伸伸腿,睁开眼。男同胞都起得很晚。吃完早餐,已经9:00,我们决定先去看看“56火灾纪念馆”。1987年那场大火,举世震惊,它烧毁了整个漠河县城,4个林业局133万公顷的森林,5个储木场85万立方米存材,烧死210人,损失极其惨重,教训极为深刻。为警示后人,1988年,漠河建了“56火灾纪念馆”。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县城的一座雕塑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漠河火灾纪念馆

浴火重生的漠河县城,并无多大特色,建筑大都四方盒,头上戴个拱顶。雨后初晴,天空瓦蓝如洗,被森林包围的县城,空气格外清新。转了几条街道,摸到纪念馆,大门紧闭,居然无人上班。如果进了纪念馆,我们一定会去“松苑”看看,那场肆虐28天的大火,给漠河留下了谜一样的“四不烧”。一是县城中心保留的一片5公顷的原始森林,即“松苑”。二是刚落成的清真寺。三是居民的厕所。四是城郊的坟地。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曾试图解开谜团,结论并不能服众。漠河当地流传最广泛的说法是:松苑不烧,因吉祥之地,火魔不忍也;清真寺不烧,因真主威仪,火魔不敢也;茅厕不烧,因污秽之地,火魔不屑也;坟地不烧,因鬼魔同类,火魔不犯也。和漠河人交谈,话题总绕不过,那场大火。回程后,查阅了大量资料,弥补没进纪念馆的缺憾。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漠河--北极村高速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北极村景区大门

离开县城,赶往北极村。80公里的路,走高速,10:30赶到。沿途,每个路口,都有士兵把守,在景区门口购买门票,查验身份证,景区内外布岗很多武警,种种迹象表明:北极村今天要来个大人物。

北极村原名漠河村,是漠河乡政府的驻地,现村改为北极村,乡也改为北极镇。镇和村都在景区内。景区为5A,票价60元。直接将车开到离界河最近的停车场,下车急奔江边。界河不再是额尔古纳河,变成了黑龙江。北极村那些著名的标志性雕塑、石刻都在沿江一带。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金鸡之冠雕塑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中国北极祈福石及北字雕塑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北极广场内的各种北字

北极村景区就像江边修建的一处广场或公园,对游人的意义在于地理坐标。首先见到的是“金鸡之冠”的雕塑。祖国的版图形如雄鸡,漠河就是鸡冠,北极镇就是鸡冠高扬的部分。接下,为138号界碑,这应该是处象征性的界碑,界碑无人把守,离江边还有一段距离,国界线是条看不见的线--黑龙江主航道的中心线。再北行,就到了北望垭口广场了。广场上布满刻着各种“北”字的石头,还有一座“北”字型的雕塑,最有名就是那块“我找到北了”的石头。我们找到北了,找到中国最北的乡镇了。这里是北纬:53°33′2952’’’58”’’我居住的小城北纬34°43′我们一路向北,跨越了19个纬度。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北极村的经纬度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我找到北了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138号界碑

整个景区林木不多,甚至可以用稀疏来说,树木几乎清一色为常绿的樟子松,我们还见到了那颗被称为“北极树王”的樟子松。树王树龄200年,高10米,没有多粗。北极村气候严寒,常年平均气温零下5°。今天虽朗朗晴空,一下车就感受到了寒冷,沿江边行走,一直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过了北斗定位广场,前往神州北极广场时,被两个便衣很礼貌地拦下,说;“前方执行任务,暂时封闭,请绕行”。大人物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绕行,过一吊桥,到中国最北一家人附近等候。这一带保存了几处民居,也建有很考究的客栈--北极印象。门前像北极的天气一样冷清。有一处建筑正在施工,砖砌的墙体厚度,是我们这里的2倍。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界河边的樟子松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北极树王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1:00两辆一模一样的面包车,从我们跟前驶过,大人物离开了神州北极,我们前往。江边一空旷的广场,中央立一巨石,上刻“神州北极”四个赤红大字。阳光灿烂,大江奔流,静坐江边,观望着对岸五彩斑斓的山峦,心情五味杂陈。不知那位大人物,刚才立于此,想些什么?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瑷珲条约》签订前,曾经是我们的地方。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黑龙江南岸俄罗斯的景象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神州北极广场

回到镇里,没有在街面上就餐,我们来到背街小巷,找了户当地人家。这是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男主人74岁,姓李,山东曹县人,和河南搭界,自然就攀起了老乡。老人14岁时,也就是1956年来到祖国边陲,整整60年。问:当时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饱经风霜的老人平静地回答:在老家,没有吃的,公家说,这里有饭吃。当时来的人多吗?不少,我那时小,跟着村里人来的。来的人,现在都还在吗?您回过老家吗?我们几人连珠炮般不停向老人提问。老人不紧不慢一一作答。来的人都跑了,有些后来在林站当了工人,他当时小,不敢跑。来时,这里啥也没有,夜晚野兽不停吼叫。抗美援朝结束后,大量部队,就地转业,这里人才慢慢多了起来。老家,年轻时回过,现在回,也没有认识的人了。可能问及伤心处,老人沉默一会儿,出门,离去。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景区内的老式民居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界河支流中的建筑

祖国的北疆,地广人稀。漠河县8万多人,北极镇3千多人,北极村963人。清军南下入主中原,无暇顾及北部边防,俄罗斯人乘机入境,随着国界线划定,部分俄罗斯人滞留我方土地,最早闯关东的那批山东人,与之融合繁衍,成为北极村的早期居民。后经国家有组织地移民,这里才慢慢形成村镇。再向前推演,整个兴安岭都属游猎的鄂伦春和鄂温克人。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半个多小时后,老人回来,手里提着些菜。我们继续攀谈。“刚才,街上戒严,来了大领导”老人小声地说。老人以前一直靠种地维持生计,村里划成景区后,在景区内打扫卫生,每月有千把元的固定收入。孩子们在外地工作,平日里,经营农家乐。问:啥时候能看到北极光?答:那在夏至日前后。那时,一天近20个小时能见到太阳。条件具备,才能看见。谈着,就又谈到“56火灾”。北极村当时着火了吗?“没有,部队的人守着,砍出了十几公里的隔离带”。老人又谈及那神秘的“四不烧”。林子里着火,平时很快就扑灭了。那回,四、五个地方同时起火,原本已扑灭了,第二天起8级大风,都又死灰复燃,火头几十米高,烧了快一月,惨呀!五、六万人救火,最后还是老天下雨呀,要不,啥都烧没有了。说起来很怪。有些东西,恁大火,就没烧。除了“四不烧”,老人又说了两个奇异的情况。一是:医院的病房未烧,医院的其它建筑都烧毁了,独留病房楼。二是:县城的楼房都烧毁倒塌了,但烟囱不倒。我曾在网上看过一些图片,黑压压的一片烟囱,形如恐怖森林。

饭后,我们漫步镇上,见识了一系列的最北。最北客运站、最北医院、最北邮局、最北金融机构、最北供销社.....

下午,我们赶往我国最北的村庄:北红村。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向北就到最北之七:向北就到最北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