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2018-05-26 11:32:20|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幻阿尔山

 

阿尔山不是座山,而是一座城,一座边陲小城,一座很有名的旅游城市,是内蒙古兴安盟管辖的县级市,很多人称这里为童话世界。它是我们一路向北旅程的重要节点。在阿尔山我们参观了火车站、游览了森林公园、到达了口岸。最难忘怀的是前往森林公园,沿途的风景。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由于昨日劳苦奔波,27日,没有约定起床的时间,睡到自然醒,上午自由行动。三三两两吃罢早餐,我们不约而同都去寻找阿尔山的火车站。这个小站很有名气,在网上被誉为“最美火车站”。

阿尔山的街道很宽,建筑不高,大都尖顶造型,特色鲜明,有种异域风情。火车站和入住的酒店相距不远,我们步行前往。雪后初霁,阳光灿烂,空气清新,漫步阿尔山是种难得的享受。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阿尔山火车站是个四等小站,每天只有两班车,一趟来自白城,一趟开往白城,为白阿线的终点站。它建于1937年,是日本关东军驻扎时的产物,是日军侵华的罪证。就建筑来讲,这个两层小楼,精巧别致,低檐尖顶,一层外壁石墙用花岗岩乱插贴面,二层木头框架拼出诸多图形,多窗,便于采光,赭黄色水泥涂面,花哨却又不失端庄,历经90年风雨,至今仍在使用。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火车站面前是广场,广场背后有处台地,立台地上观火车站,这个东洋建筑就融入了小城。火车站背后一座高大威猛的建筑即将完工,一大一小,一高一低,倒也相得益彰。绕行过铁路,找一和火车站正对的建筑,整个车站便一览无余。背后,在白雪覆盖的山头的映衬下,小站更加靓丽。

上午检修车辆,购买对讲机,时间很快打发过去。午餐后,我们前往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沿途遇见的景色,我们一致认为,是最美最难得的景象。它不是景区,远胜景区。一切自然自在,完全免费,处处意外惊喜,蓝天白云、河流湿地,林木秋色,山峦雪色各种要素叠加,应有尽有,每一处都是幅浓墨重彩的西洋油画,每一处都让我们目不暇接,流连忘返。感谢上苍昨夜赐予的雪,让原本童话般的阿尔山,绽放出梦幻般的色彩。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阿尔山四周皆低矮平缓的山丘,最奇特的是林木和山峦的共舞。那些通体黄黄幼小的林木,有些拥簇在山脚下,有些包裹山头,有的缠绕山腰,有的成排列队站立山顶,有的稀疏散落河谷湿地。在林木和山峦相互辞让的地带,白雪覆盖。雪,林,山,田,蜿蜒涛涛的河流,丰美的水草,共同编织出五彩斑斓的梦。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身处这样的梦中,我们不愿醒来。到森林公园34公里的路,我们5次停车。我们把车开到溪流边,和溪流对语;我们把车开进铺满松针的林间,和鸟儿交谈;我们抚摸着光滑细腻的白桦树私语,我们站立桥头依依不舍给山峦作别。

下午5:00,到达森林公园门前。从内心来讲,我是不想进景区的,可不去大名鼎鼎的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似乎又缺失些什么。 秋天,对阿尔山来说是淡季,景区内车辆、人员都很少。当晚住景区诚华宾馆。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28日晴好,天空瓦蓝如洗。一大早我们赶往天池。天池坐落在天池岭上,海拔1332.3米,从海拔高度而言,阿尔山天池居全国第三。从成因来说,它是我国第二大火山湖。通向天池的路是段兴安落叶松和白桦树混交的密林,密林间有484级台阶直到岭颠。林间的树木还算高大,黄叶散落殆尽,抬头仰望,黄黄的松针,黑白相间的桦树枝干像漂浮在蔚蓝的大海一般。和老龙率先登顶,下到天池旁。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天池四周被林木簇拥,东西长450米,南北宽300米,面积13.5公顷。真正站立在天池旁,并没有感受到它的神奇。天池需要用上帝的视角来看,航拍的图片才能展现它的靓丽,平行的角度,它仅是一泓清水。天池四周仍布满厚厚的雪,簇拥天池的林也成了条带状的背景墙,视野被锁定在和天空一色的湖面。这可是20-30万年前,火山喷发后的火山口,这里曾上演过惊天动地的裂变,这是能摧毁一切的能量,这是能塑造一切的力量。如今它静如处子,无波无澜,像上苍的一点眼泪滴落在山林间。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池旁一块木牌介绍了天池的四大神奇。一是它久旱不涸,久雨不溢,多年水位不升不降;二是它没有河流注入,也无河流泄出,水质清洁无比;三是无鱼,投放鱼苗无果,即使放养活鱼,也活不见鱼,死不见尸;四是深不可测。有人曾用绳子系上重物,探到300多米仍无结果。

一片喧哗声,打破了天池的宁静,一拨游客上来,我们遂离开,前往三潭峡。三潭峡的游客明显多了起来。三潭峡与天池山遥相呼应其实是哈拉哈河的上游的一段河谷长约3公里谷南壁陡峭险峻,北壁由巨大火山岩石堆积而成,河谷有卧牛潭、虎石滩、悦心潭三滩,故称三潭峡把相对落差不大的河谷称为峡谷,是阿尔山太缺乏沟谷深壑。河床由火山岩组成,水流湍急,珠飞玉卷,涛声汩汩,三潭各有特色。卧牛潭:河面大大小小的黑色横河摆如群静憩河中;虎石潭河流中密布着形态各异的巨大岩石,宛如虎群在河中玩耍嬉戏;悦心潭河谷的尽头,河面豁然开朗,潭水透明,清澈见底。沿河修有步行栈道,两岸针阔混交林,栈道时而贴河,时而入密林,九曲回肠,景色宜人,赏心悦目。我最关注的是哈拉哈河、兴安第一松。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哈拉哈河是条国际性河流,发源于大兴安岭西侧摩天岭北坡达尔滨湖,属额尔古纳河水系,全长399公里,干流由东向西奔流,在阿尔山境内135公里,注入中蒙共有的贝尔湖后,又折转流入国境,注入呼伦湖,人们亲切称它“爱国河”。它在我们随后去的石塘林隐匿成了地下河,到杜鹃湖又变身成湖泊。我们前往森林公园的途中所遇仍是哈拉哈河,这让我倍感亲切。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为见兴安第一松,又让我和老龙在林间走了好长一段路。大兴安岭的森林和我想象的并不一样,我想到是山高林密,古木参天。首先,山不高,兴安岭的确就是道岭,相对高差不大,是开阔舒缓的岭。林倒是很密,但树龄不大,没有得见原始森林,所见林木大多是幼林。见到第一松,有些失望。第一松已无生机,这颗松,树高30米,树围70CM,树龄400年。据此不远,还有两颗兄弟树,树龄200年,树围40CM,也属林中少有的大树,也已气息奄奄。在此后,前往满归的路途,我们还见到了兴安树王的标志,但没有再去找寻。在北极村见到了北极树王,那是颗很年轻的树。大兴安岭的林中,为什么没有大树?到石塘林看到火山熔岩地貌,在杜鹃湖边见到过火的地段时,我恍然明白。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阿尔山的火山岩地貌在石塘林展现的淋漓尽致。走进石塘林,就走进天然、完整的火山岩地质博物馆,这里是火山喷发岩浆流淌凝固后形成的地质遗迹石塘林长20公里,宽10公里,我们仅走了一小段。这里到处都是黑色奇形怪状的火山熔岩,这些裸露的岩石上没有一丁点土壤,竟也能生长树木,林木的根深扎在岩石里。阿尔山一带,乃至整个兴安岭林区都处于火山带,山岭即使有土壤,土层也不厚,树生长到一定年龄,根无法下扎,就会自然死亡。兴安第一松、兄弟树就是这样。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午饭后,我们来到杜鹃湖,湖很大,比天池大近10倍,它上联松叶湖,下衔哈拉哈河,是火山岩浆阻断河流形成的堰塞湖。湖周林木幼小,针叶焦黄。在森林公园里见到太多太多的黄色,眼睛疲劳了,对水平如镜,湖面林木的倒影,也不感兴趣了。吸引我的倒是湖边一大片黑魆魆的熔岩台地。

边上有块火灾警示牌。1998513日,因雷击,这里的森林发生了火灾,过火面积13万公顷,5480人,9昼夜扑救,熄灭明火。周边林木幼小的原因知道了。18年过去了,那片特意留下了的火灾遗迹,无时不刻地提醒人们天灾人祸对森林的毁灭性打击。198756日,大兴安岭林区发生了举国震惊的大火,烧毁100多万公顷森林。人祸好防,天灾难测。到达漠河时,我们特意去“5.6火灾纪念馆”,可惜没有开馆。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去地池,我们走了条白雪覆盖,没有车辙的路,有颗松树倒伏在路上,路途仍有一片不知何时被烧毁的林木。没有参天大树,除了气候寒冷,生长缓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是过度的砍伐。俄毛子、日本鬼子盘踞大兴安岭多年,掠夺无数资源。建国后,一直到2000年,林区无数的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伐树。第一松400年才长到70CM粗,大兴安岭处处参天大树,还需数百年。

地池是火山熔岩冷却收缩,凹陷而形成的火山口湖,因水面低于地平面而得名。去地池,耗时最长,3:00才到。地池很小,仅有天池的十分之一,就像个小水塘。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除了驼峰岭天池,我们走完了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主要景点。都出现了审美疲劳,一致决定不再去驼峰岭。回阿尔山市区的路上,那沿途的风景依然让我心动。有些风景可远观,不可亵玩。长途旅行,我更关注沿途的风景。

原本计划住在阿尔山,见时日尚早,我们就赶往45公里外的口岸。阿尔山口岸闭关,继续前行。次日,我们到了内蒙最大的口岸城市--满洲里。

一路向北到最北之三:阿尔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