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2017-06-03 14:34:24|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色达是我们此行的终极目标。那里有座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很多人也叫它色达佛学院。
色达位于青藏高原东部,巴颜喀拉山南麓,青海、四川两省交界地带,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北部的一个县。在出行的第五日,旁观了白玉达唐寺的法会后,我们从白玉乡出发经斑玛县城,年龙乡赶往色达。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班玛-色达 路途

在白玉没有吃早饭,9:30赶到斑玛县,饥肠辘辘。斑玛县城很小,干净整洁。在街头居然发现一家卖胡辣汤的小店,店主是河南驻马店平舆人,在上千公里外能听到乡音,能吃上鸡蛋煎饼,喝上稀饭、胡辣汤,也是件难以忘怀的事情。每个人都忘不了家乡的味道,无论走多远。一顿早饭,让我记住了斑玛。
出斑玛县城,不再沿S101走,而是走一条很不起眼的路,这条路在百度地图上搜索不到,可通往色达的年龙乡。路况一般,一路几无人家,少有车辆,偶见帐篷。河流、花海、牧场应有尽有。翻越几处垭口,海拔明显降低,可见成林的松柏。在青海和四川的交界处,设有检查站,有警察荷枪实弹值守,过往车辆,人员需登记检查。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过检查站,沿多柯河前行,河水清澈,水流湍急,河两岸林木茂盛,粗壮硕大的树根随处可见。不时停车,鉴别是否“崖柏”。正午12时,在通往壤塘、色达的三岔路口处小憩。此处,路边竖一木牌,上书:非本宗和不敬上师者不得入内。河上有一吊桥,名曰:中西桥。河对岸半山有一小寺庙。河中几个年幼的喇嘛在嬉戏玩耍,岸上稍年长些的在劈材。他们当材烧的很多都是柏树树根,让喜欢崖柏的向阳叹息不止。随一个采柏枝的小喇嘛过桥上山,见更多的喇嘛在干各种杂活。语言不通,无法沟通交流,有问,也有善意的回答,但我们相互都听不明白。想到木牌上的警告,没有敢进入小殿。至始至终,我没有搞清楚,这个小庙叫什么名字。种种迹象表明,有高僧隐居在此修行。后来,待我们返回此地,偶遇多智钦寺迎活佛仪式时,这个想法得到了印证。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过河,即进入色达县的年龙乡。色年路全长58公里,路面新铺油,车辆很少,沿途景色宜人,行驶其上,极有驾驶感。1:35翻越海拔4517米德勒山垭口,一路而下,下午2时赶到县城。色达因早年发现过马形黄金而得名,“色”藏语里是金子,“达”,是马。城中心有个金马广场,塑着一匹腾飞的金色骏马。色达也是格萨尔王故事的发源地之一,城中有高大威猛的格萨尔王雕塑。县城里的沿街建筑,正在进行民族化的整修。简单吃些午餐,就赶往佛学院。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二)喇荣沟 红房子

喇荣五明佛学院在县城东南方向,距县城20公里。此段路面柏油毁坏殆尽,坑洼不平,尘土飞扬。下午3:30我们赶到。路上遇到两个搭车的觉姆(藏民把女尼称觉姆,男为喇嘛),捎她们一程。进入佛学院大门1公里多,遭遇禁行。此处是个小型停车场,当地一些拉客面的停的满满。由于学院道路狭窄,实行交通管制,每天下午4:30以后可上行,现在是里面的车辆下行时间。觉姆下车步行,我们原路返回,转进东边的山坡上,走进喇荣沟口那片红房子。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喇荣沟是当地护法树天女神的居所,东边为阿拉神山,西边是但金神山,藏语的意思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在藏传佛教徒看来是“大密乘虹光身静处、成就四业之圣地”,历史上曾有7种授记预言此地将宏辉佛法。虽然以前在网上看过色达佛学院的照片和资料,身临其境,即使沟口,那并不密集的红房子,也着实震颤心灵。关于色达网上流传许多类似神话般的传说。某某白领到此旅游,从此皈依佛门;某将军的女儿、某著名高校的学生不远千里来此寻求灵魂的归宿;许多高僧在此成就虹光之身。色达是个看过图片,听说它的传说就想来的地方。在这里你会静心思考生死、信仰、欲念等人生的终极问题。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沟口的红房子十分稀疏,向里推进,有一片较为密集。沟口一带红房子居住的并不是佛学院的僧尼,而是居士。这点可以从他们的着装来看,僧尼都穿和房子一样颜色的绛红袍子,他们住所都集中在大经堂周围的山坡上。路上,随处可见到僧尼,他们就像移动着的红房子,而那凝固的绛红色从东、西、北三面的山坡一泄而下,从山下蔓延而上,密密麻麻,蔚为壮观。绛红色是色达佛学院的基调,这些房子都是平房,多为两间,木制,外观极为简陋。沟口最上端的房子,还有小院,扎有篱笆,院与房舍间的小路极其狭窄。走进两个庭院。一处,一老妪打伞遮阳,揺轮诵经;另处,几人在制作佛教用品。我们的冒然造访,丝毫不影响他们,从他们的眼神、表情来看,似乎我们并不存在,他们依然专注着自己的专注。无声地进,无声地出,太想走进一间红房子,每间房子里都有故事。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烈日爆晒,汗流浃背,连个遮阳的地方都找不到。好不容易熬到放行,直接把车开到了山上的喇荣宾馆。佛学院能住宿的地方只有两家:一处是经堂附近的扶贫招待所,再一就是山上的喇荣宾馆了。山上的宾馆房间多,条件略好,费用也不高,4人一大间,每人40元。房间里弥漫着藏区特有的气味。宾馆停水,卫生间散发出的恶臭能把人熏晕。顾不上旅途劳顿,跑出房间,睁大眼睛,仔细打量色达的佛国世界。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宾馆坐北面南,所处的位置海拔4200米,是处垭口,相对平坦,其西隔壁为坛城。从此角度下看,佛学院的建筑夹杂在南北走向的喇荣沟内。东侧的阿拉神山坡缓,建筑密集,从沟口处,一直蔓延到宾馆的东北角;西侧的但金神山略显陡峭,建筑都拥挤在经堂背后两侧的山坡。出宾馆向西,沿山脊行走,站立在但金山上,可俯瞰整个佛学院的全貌。红房子以大经堂为中心四向蔓延,像一张巨大的红毯子铺就在碧绿的山坳里,在艳阳的照射下,这抹红分外耀眼。几个经堂高大雄伟,数万个红房子小如火柴盒,也像积木层层堆垒叠加,密集如晾晒的红豆子。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发展是个奇迹。学院创建于1980年,当时只有32人。可到1993年,僧众已发展到数万人,被美国《世界报》称为“世界最大的佛学院”。据说,现在佛学院有4万余学员。学院的创始人叫晋美彭措,被尊称为法王如意宝,为伏藏大师列绕朗巴转世。学院创设之初,难度可想而知。经费全靠募集,建筑材料全部从外运入,施工由僧尼动手。那些高大恢宏的经堂、坛城等建筑就是这样慢慢筑成。之于僧尼的住处,那些数以万计的红房子都是由修行者自建自住。世上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有念想,有恒心,锲而不舍而为之者皆为修行。常人的修行能做到此,必有所获。而佛所谓的修行尚未起步。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静坐在崖边,俯瞰这抹耀眼的红,思想万千。从出生到死亡,这个有定数的过程就是人生。生的问题不容考虑,也无从选择地来到世间,死也无需惧怕,所有的生命都有消亡的一天。有独立意识的我们,能选择的仅是怎么活,怎么来走完这个我们根本不知道长短的过程。也许是让我们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宗教创造出“来世”,如果没有明天,今天人该如何过活?“来世”的概念只是让我们更好地活在“今生”。活着得有意义和价值,我们存活着得有理由。让自己,让我爱的人,爱我的人生活得幸福就是我们活着的理由。我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责任,是因为爱。爱让我们觉得幸福和温暖。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每一个人都追求幸福。幸福和欲望有关。欲望的满足即幸福?可欲壑难填,不能实现的欲望只能带来痛苦。欲望是罪恶和痛苦的源泉,没有欲望就少了很多痛苦。没有痛苦的状态就是幸福吗?幸福不是种状态而是种感觉,这感觉来自我们的心灵,它是发自我们灵魂深处的愉悦。物质上的富足能满足我们一时的欲望,精神层面的超脱和自由才是终极的幸福。每一个都在路上,在走向死亡的路上,也走在寻求幸福的路上。有时候我们遇到了幸福,却认不得,走过很远,回过头,才知晓:哦,那就是幸福。更多的时候,幸福在远方,一直在向我们招手。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三)但金山顶 俯瞰

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崖边,索性就再往高处走走。独自行走在但金神山上。佛学院周边的山都如丘状,山体饱满浑厚,山脊平缓,但上行的每一步都需大口喘气,心脏也剧烈跳动,大汗淋漓,腿脚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望着最高处飘动的经幡,我一步一步地移动身躯。每走几步,就停下来回望。那片耀眼的红在不断收缩,在博大的天际间还是绿肥红廋。那些原本散漫的红房子,此处看来,棱角分明,像似有人刻意规划一般,那片红组成了一朵盛开莲花的图案,也像展翅飞翔的鹰。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山的西侧为宽阔的谷地,谷地里流淌的河,似飘动的幡。这谷地更适合人居,却几无人迹,平坦的草地只有一处四方四正的院落,水草丰美,也不见牛羊。身下绿草间盛开着许多花儿。这里的狼毒居花蕾是淡黄的,开了,却是白色的;一种开着串串蓝花的,长势很旺;还有许多许多,我根本叫不出名称的花儿。想起阳明先生的一句话: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心中有花,你才能见到花。世间的事再大,驻留不了心间,与你何干。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终于到了最高处,围着经幡转几周。原以为高处就我一人,不想东侧的崖边,还有两个觉姆。她们要比我们进沟时捎带的两个大好多,应在佛学院修行多年。好想和她们交流,但我深知无法和真正的宗教信徒沟通,因为不在一个层面,她们在精神层面给自己的灵魂找归处,我想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间找平衡点,求得只是心安。我来最高处,是想看看佛学院的全貌,她们到最高处,为不为风景?崖壁下方还有三个小喇嘛,显然是为了风景,他们喧闹,他们争吵,他们变换着姿势玩着自拍。央求觉姆给我拍张照片,毕竟我来到了最高处。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不再打搅觉姆的修行,我开始专注自己的专注。站立在最高处的崖边,我能看清周边所有的山头。佛学院门口也是谷地,迎门的山上镌刻着一排藏文,有可能是六字箴言。刚到佛学院时我们走进去的那片红房子就在眼前身下,在山顶上我走了几公里的路。东面山坡上的红房子从南到北被人为地分了几个区域。最南面一小片很松散,接下有一大片很密集,密密麻麻的红房子组成了个大大的长方形。再下,似乎是处隔离带,山坡上没有任何建筑。再北,所有的红房子都融成了一片。听说学院的管理很严格,觉姆和喇嘛是分区域住的。大经堂的西侧山上是觉姆区,东侧是喇嘛区。觉姆不能到喇嘛的区域去,喇嘛也不能到觉姆的区域去,对游客没有限制。难怪我在但金山上遇到的都是觉姆。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上山吃力,下行很轻松,感觉就是一会儿功夫又回到静坐观景的地方,人依旧不少,老梁仍在。太阳已经偏西,阳光正好打在大经堂上。许多人都在坐等落日,观赏佛学院的夜景。老梁和一位成都专业领队跑线路的小伙交谈甚欢,一群刚到的美女也煞是热闹。老梁、向阳、云还都在那处崖壁,老梁至少在此处已经发呆4个小时。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等待是一段漫长的距离。太阳已落下山坡,并没有我想象的落日,我想看到像火一样的夕阳,火烧云的景象和佛学院的红应是绝配。天慢慢暗下,凉意渐浓。街灯最先亮起,后大经堂、坛城也亮起轮廓灯。蜿蜒的路的光带,如游动的龙,坛城则为龙头。山下黑黢黢房子的灯光,就像春天草原上的花儿,一盏一盏绽放,不大一会儿功夫整个草原都开了花。这是在高原上才能见到的情景,天上的星星,地面的街灯,相互交映。他们的房间里没有电视,青灯长夜僧尼是否仍在诵经,他们该不会像我们一样是手机控吧。没有带三脚架,拍不出能看的夜色。经受不住高原夜的寒冷,饥肠辘辘促使我们离开山崖。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四)晚餐 夜间 交流 

当务之急需要找些吃的。佛学院像一个小城镇,常驻人口远超过色达县城,街上邮局、银行、商店一应俱全,就是饭店宾馆少。我们住的宾馆无水,不提供餐饮,再加上我们去吃饭时已经很晚,很多门店都已关门,一直走到了扶贫招待所也无收获。见此亮灯,就走将进去,这里提供泡面。吃饭间隙,通过和招待所工作人员交流,对佛学院又增进些了解。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佛学院放假,所以我们能随处见到觉姆和喇嘛,但我们无缘那盛大肃穆的讲经、诵经、辩经的场面。藏传佛教并不避讳外人,除非是一些特别的仪式仪轨,你可以进入经堂,甚至参与其中。好在,我们途径斑马白玉时偶遇了次法会,不算太遗憾。但这里的讲经场面给人心灵的震撼远超过物化的红房子。每年这里有四场大法会,那场面我无从想象。据说,有次法会,参与者多达45万人,而色达县的人口不足5万。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佛学院的课程设置上有公共文化课,办学的宗旨为“五明”。声明:精通语言文字;工巧明:明一切工艺技术;医方明:明治病的各种医术;因明:明鉴别考定正邪真伪之理法;内明:明修持的一切经藏、理法、宗旨。凡此这些,客观上也起到了扫除文盲,普及教育的作用。创办者晋美彭措不仅是法王,也是位教育家。除了藏族僧尼,学院还有2000余来自汉地的信徒,学院专门设有汉经院,由很有名的索达吉堪布讲经授课。学院的学制6年,特殊的修为长达13年,可授堪布学位。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佛学院不收取任何费用,对贫困的僧尼,还提供资助,从最初每月20多元一直涨到现在450元。藏民几乎全民族信教,家中有人能侍佛是很荣耀的事情。即便家中再贫困,他们也捐出自己的财富,他们似乎从来不在乎物质生活。学院自然条件恶劣,学员生活清苦。居住的房子要自己建,要么或租或买,一日三餐自己做,整个学院的用水就靠扶贫招待所附近的龙泉水池,这泉水有点神奇,从不干涸,即使冬季也不会结冰。学员每天4--5点起床诵经,夜10点熄灯,每日到龙泉背取生活用水也是必修课,日复日,年复年。即便这样,很多人来了,就不再回去。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招待所接待来客的地方逼仄,灯光灰暗,似乎在我的印象中,藏屋都这般模样。团座在毡上,很快把方便面吃个光净。招待所的人员不是学员,他们身着藏袍,经常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但交流得不够通畅,只是简单的问和答。交谈中知晓了,晋美彭措法王已于2004年去世,现任的院长是门措上师,是法王的外甥女。门措上师日常12:00--13:00在大经堂前接待信众,有缘者,可得到上师的摸顶。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返回住处,已是夜深人静时。男女同处一室多有不便。我和云是第二次在4200米海拔住宿,老梁和向阳却是头一遭。想睡,但头微疼,睡不着。索性就聊吧,交流交流感受。消防问题怎么解决?道路狭窄,建筑密集,又缺水,一旦失火,后果不敢想象。卫生也是个问题。没有见到厕所,生活污水、粪便随便排放,饮用水质如何?党和政府该如何去管理宗教事务?谈论最多的还是信仰。深信不疑地仰望崇拜才能称之为信仰,淡忘生死而为之奋斗的才可称为信念。功利化的实用性的烧香拜佛,磕头祷告究竟能起多大作用?宗教安顿信徒的来世,迷信能给世人今生些许安慰。人类的发展必须考虑未来,世间多有不公不平,劳苦的心灵需要抚慰。这大概是宗教存在的一个理由。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五)坛城

此日,醒来很早。再跑去但金山的观景处,没有迎来日出,空濛的天空似昨日的黄昏。坐等了一段时间,今天也没有外我们想看的日出。就回返到坛城。路上,又碰到了搭车的那两个觉姆,她们主动给我打了个招呼。我早已无从分辨出她俩,到处都是短发红袍,大都是青春年少,所见的她们表情似乎一律,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悲。山下没有活动散步的地方,她们平日的走动也只能在这区域。一群小尼像是在做早操,这是佛学院的广场舞吧。一些游客好奇拍照,小尼连声阻止:不许拍照,不许拍照。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坛城极其艳丽奢华,是佛教密宗仪轨进行祭供活动的道场,它的每一细部都有特别的寓意。一层下方为转经筒,很多人在转经。据说转上100圈就能实现愿望。还有些人更虔诚地对着坛城在磕着等身头。二层里面供奉许多尊佛,檐廊装饰着许多塑料花,悬挂许多铃铛,三层、四层都放置有木梯可上,却鲜有上。整个坛城看起来就是一座佛塔,让觉得庄严神圣。坛城周边的墙壁上张贴着一些照片和人名,后来我知道,这些是实施了天葬的人。只有他们才有荣耀,把姓名留在坛城。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近年去藏区多次,对藏传佛教也慢慢了解一些。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都属大乘佛教,都以将无量众生度到彼岸为己任。藏传佛教以密宗传承为特色,汉传佛教则以显宗为特征。藏传佛教受西藏的本土宗教“臃肿苯教”影响巨大,与汉传佛教迥异。藏传佛教大小乘兼学、显密双修、见行并重、传承各异、仪轨复杂、像设繁多。藏传佛教修显宗的戒律、因明、俱舍、中观、般若,更注重修为密宗的续部经典、各类加行、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圆满诀窍。显宗的修为对藏传佛教徒来说,就像佛教基础公共课一样,高层次的修行需上师心口传承,经过特定仪式和授权后方可修为。“上师”在藏传佛教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敬上师要像敬佛祖一般,对上师不能有丝毫的怀疑和不敬。在坛城的西南不远,紧靠崖边,还有一处楼阁式建筑,据说是上师闭关修行的地方。除了学员,佛学院长年居住着许多活佛高僧。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坛城也是藏传佛教的活佛或上师们进行神秘仪式的地方。仪式越是盛大庄严繁琐神秘,人越能感觉神圣,从而敬畏。譬如,天安门广场上的升旗仪式,会让人油然而生爱国情怀。
山顶没有在呆下去的必要,就驾车下行。想去大经堂看看。不料一货车把道路堵得死死,货车像被卡在路上一般,进退不得。沿来路,出了喇荣沟。在佛学院的大门前下车,回望,久久不想离去。这里还有太多的东西,我想知道。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六)尸陀林 天葬台

出门,往县城的方向走,不远,路边有尸陀林的标志,右手有条土路,通往天葬台。天葬是藏区特有的丧葬形式,蒙古草原上的天葬还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天葬,那应归属于野葬。在郎木寺时曾萌发去天葬台看看的想法,路途较远,同伴也无人相应,只得作罢。喇荣的天葬台是晋美彭措法王1986年倡议建起,远近闻名,各地送亡者不断,天葬天天都有,有时还有多个。每天上午,逝者尸体被送到扶贫会的大院那唯一一排白色房顶的屋子里,经喇嘛的超度,1:00会准时拉往天葬台,1:30开始天葬。对天葬早有耳闻,也看过一些相关的文字。在扎尕那遇到的天津老者也给我详细描述了天葬的过程。虽然我知道这是藏民最高也是最后的布施,可在我的观念里,无法接受,也不想亲睹同类被肢解分割,让猛禽啄食的血腥场面。路过天葬台,还是要去看看,这里是藏民肉身的归处。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尸陀林是美智丹增嘉措仁波切2010年发愿建设,现整体已完工,周边的道路、停车场尚未建好。尸陀林坐北朝南,远远看着就是在山坡上用黑青石堆砌假山石林,待深入其中,才知晓它不仅仅是天葬台,更是引导观看天葬,了知尸陀林历史,断除我执,揭示无常,感悟生命的场所。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尸陀林依山就势分几级平台,整体不讲求方正对称,每一级又是一个独立单元。第一级平台正中竖放着两块接连一起的大石台,南北各横放一块小石台,石台都经过精心雕刻,石台用来陈放尸体,是天葬台。天葬台西侧摆放三个张着大口怪兽的头颅,的北面墙壁全为浮雕,展现尸陀林的历史和佛教故事。石台是崭新的,尚未启用。第二级平台是艺术化具象化的天葬台。正中为躺在天葬台上男性的雕塑,紧邻其旁为一群猫头鹰的雕塑,围栏四周摆放许多猛禽猛兽的雕塑。西南面一排展翅飞翔的秃鹫;西北面是秃鹫化身空行母;东侧南北向是狼虫虎豹。这些雕塑均为汉白玉雕刻,做工精细,神态逼真,形象化地展示天葬时的情景。一二级平台的西侧对应天葬台建有佛塔、立有佛像,为逝者超度,佛塔、佛像的背后黑青石堆砌的假山,应寓意尸陀林。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第三级平台建有阎王洞、骷髅宫殿,烟供台。阎王洞正对着下方的天葬台,用青黑石堆成,饰之雕刻,整体就是张着巨口死神的头颅,所以的生命都逃脱不了死神的吞噬。阎王洞是尸陀林的标志。东面是用汉白玉雕刻建成的骷髅殿。骷髅殿叫寂静塔,里外都是骷髅。我特意进去窥探一下,里面呈穹顶型密集摆放着天葬后仅剩下的颅骨。再东为烟供塔,类似烽火台的建筑。天葬前,天葬师先用牛粪生火,火然着后敷上糌粑生烟,秃鹫得到信号就会赶来。实际上秃鹫一到天葬的时间点,即使没有烟也会赶来。早到的秃鹫乖乖地在一旁等待,没有天葬师的示意,它们一动不动。秃鹫在藏区被视为神鸟,它能预知自身的死亡,死前它会将自己隐藏起来,几乎从没有秃鹫的尸体被发现过。烟供台的下方,堆集很多玛尼石,有些已经刻上经文。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目前正在使用的天葬台在阎王洞的西面,尸陀林假山的北端,那片用红木头栅栏圈围起来的地方。新建的尸陀林有一条类似磨盘铺就的秃鹫通道与之相连。显著的标志为台阶下塑了个跪匐在地长着翅膀的空行母。木栅栏有处缺口,供天葬师通行,天葬时会用布单围住。除非是逝者家属,超度的喇嘛,无关的外人严禁到场。游人只能在高处山坡远观。那块不大的草地没有想象的那样残留着尸骨碎屑,但周围弥漫着浓烈的血腥腐臭气息。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天葬师在藏区是专门的职业,负责肢解尸体,喂食秃鹫。天葬时,天葬师先将尸体包裹打开,把赤身裸体的死者脸朝下平放在天葬台上,用哈达把死者头部固定住,从背部先下刀,先三竖,再三横,把内脏取出,连同背部四肢的肌肉切成小块后,示意秃鹫。秃鹫一哄而上争抢食用,一会功夫,只剩下累累白骨。天葬师再用斧头将骨头砸碎,用糌粑连同地上的血水将碎骨拌成团状,抛给秃鹫。秃鹫哄抢一翻,一具尸体顷刻之间荡然无存,秃鹫也旋即散去,天葬仪式也随即结束。天葬是很神圣的仪式,如怀着猎奇的目的,最好不看。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尸陀林应该一去。离开尸陀林时,见到墙壁上镌刻些文字,值得深思。摘录如下:
美味佳肴喂养它,有什么意义?
绫罗绸缎缠裹它,有什么意义?
桃红粉黛土石它,有什么意义?
倘若不信就去尸陀林看看那些尸体吧!

在这里,可以感知肉身的无有实意;
在这里,可以通达寿数的无常不定;
在这里,可以洞彻生命的不可依靠;
在这尸陀林里,可以了悟一切生与死的真理。

从鹰鹫的口中,觉察到无常的本质;
从累累白骨中,生起了出离之心;
从腐尸恶臭中,觉察到轮回的过患;
从尸陀林中,通晓了生命的真谛。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探访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