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清明信阳茶山  

2017-04-25 17:38:07|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居豫西,平日难得一见茶园,更难得见茶山。2017年的清明假期,我们一行四人,奔赴信阳,一头扎进信阳的茶山。
信阳可谓河南的江南。我对信阳的概念,最早还是师专上学时,那时,班里有信阳的同学。参加工作后,十多年前在漯河开会,会后跑到鸡公山上住了一晚便归,而后,再没有专程去过信阳。尽管对信阳的认知越来越多。
耐不住一冬的蛰伏,清明时节总要跑出去走走,以往都得很远,今年就锁定信阳。信阳有毛尖,还有同学。此行见识了茶山,知晓了明前茶的珍贵,感受了浓浓的同学情谊。信阳山好水好人更好。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假期前一天的中午出发,天黑前抵达。当晚,受到老龙同学的盛情款待,酒自不少喝。次日,避开信阳最热点的南湾湖、鸡公山,我们前往浉河港镇,哪里有同城朋友推荐的茶山。
一路河流、水塘相伴,两侧皆为茶园,茶店林立。经马家畈、郝家冲一直到白庙村,也没有找寻着朋友去过的茶山。只得打电话询问,联系当地茶农,再回返。我们贪恋沿途的凤景,就沿路直走,一直快走到路的尽头。郝家冲一带茶园有起伏,房屋不甚多,如没有人引领,我们就可能在此逗留。返回到龙潭村的一家店面,一位女子坐上我们的车,将我们带进了茶山。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进茶山是条水泥硬化了的小路,如果不留意,很难发现。坡都,弯急,路窄,不停有车辆上下,老司机开这样的山路也胆颤心惊。随着坡势,不带盘旋,连续攀高至一处平台,南湾湖尽收眼底。沿山脊逶迤,两侧皆为茶园。这茶园从山脚下蔓延至山坡顶,再从坡顶一泄到山脚,茶树间距给山包梳理出道道曲线,一个山包又一个山包,一道道沟壑都被茶树勾画出弧线,车行数十公里,路途皆然。这里的一整架山,都是茶园,我们上到了茶山。沿途能停车的地方,能停则停,我们都没有见过如此蔚为壮观的茶园。行至最高点,一路急下,拐进一岔路,下到一山洼,大山深处,路之尽头有人家。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这里是带我们进山女子的老家。女子姓田,山下路旁有店,山里有茶园,亦有家。山里的家,翻新盖了一排平房,经营“茶家乐”,随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另一外地车,那车捎着厨师。房前面水塘,越过水塘便是种在山岭上的茶园,屋后靠山,山为茶山,我们的四周不是水塘就是茶园。身心处在茶山的腹地,我们品吸着毛尖的气息,“无所事事”过起了慢生活。喝茶,聊天,睡大觉,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去想。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吃饱,喝足,睡醒,就攀上山岭,顺山脊一直走到山岭的尽头,沿房前的土路走到路的尽头,山岭的尽头和土路的尽头相交于这一隅茶园的尽头。茶山原来亦是杂草丛生的山,经茶农一点一点开垦,种植茶树,变成了茶山。舒缓的山包早被茶树覆盖,陡峭的山坡,茶树止于山脊,山脊的另一面还待开垦。茶树大致成行,树间距较宽,供茶树通风,也让采茶人行走。虽是清明,山上茶树芽儿很少,找寻些幼芽还需费些功夫。芽儿极小,有点像粗一点的针,仔细看还有一些极其微细的绒毛,用指尖才能从大叶间掐出。没有满山遍野的采茶女,倒是遇到一些外地来采茶的老妇人。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沿土路向里走,有三两户人家,当地茶农早已不住,现在成了外来采茶人的宿舍。顶着烈日采茶,尤其是采明前的幼芽,很辛苦。熟练的成手,一天也只能采一斤左右,采一斤的工钱50元。就像年轻的女子不屑在酒店做服务员一样,采茶的都是50多岁的老妇。当地的茶农已变身“茶老板”,主要的制茶,销售,负责对采茶人车接车送,管吃管住。像地里的庄稼活一样,避免暴晒,采茶人都起早贪黑,中午早早收工,下午上工迟,收工也迟。虽已是午后四五点,采茶人还都在午休。和一位为采茶人做饭的大妈闲聊,知晓:明前很多采茶人一天只能采到几两幼芽。对靠此谋生的人来说,收入太少。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游客来说倒还不错。自己采采,亲眼看着制作,最后再买走,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制茶一般在晚上,当天采当天制作。经过筛检、杀青、揉捻、焙烤、烘干等工序,四斤幼芽,制出一斤茶叶,仅采茶的人工费就要付出200多元,产量少,费用高,便宜买不到明前茶。明前茶虽珍贵,茶山人很热情,不管你买不买茶,品尝都大把大把地给你抓。无论是在白庙村、龙潭村,我们入住的茶农家,还是茶山上途径的麻雀房龙耳生产基地,老板都极其热情。讨要茶叶,就像我们这里讨要口水喝。尤其是麻雀房哪位年轻的刘姓老板。刘老板淮滨人,先是承包,后买断300亩茶园,注册龙耳商标,经营麻雀房生意。带我们参观他的制茶作坊,给我们讲解制茶工艺,非要留我们吃饭,尽管我们一再说:我们不是茶商,是游客。抵不住老板的诚意和热情,多少都得买些茶,毕竟在明前,我们来到了茶山。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最热情,最让人感动的还是同学。来的当天,我开车直到信阳西服务区,才换驾老梁,始得和同学联系,老龙和同学联系早,同学已安排好饭菜。我出门,一向不想和朋友们联系。一是不想添麻烦,二是想自由自在,行程计划不受影响。原本是和同学联系见一下面,有机会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结果往往喝高。酒,是最能表达热情的物质。我同学恰在高速口附近,就近下站见见。同学只怕我见个面就走,让人来接,领到了城阳城遗址,非留着吃饭。老龙的同学不停的催问,这边的同学不住的挽留。老龙同学那边只有一人,菜已经上齐,同学这边还有朋友在,就去了市里。浉河彩虹桥在维修,一些路段在施工,赶到酒店,已是晚8点多,满桌饭菜已凉。怀着歉意,我和老龙都像喝茶一样喝酒。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谢绝同学的陪同,一头扎进茶山,就是不再麻烦同学。次日下午,当我正在茶山游荡时。同学来电,要赶来。“别来,我们在大山里面,路很难走”,一再谢绝,同学执意要来。她找了浉河港镇的一位同事开车,用了2个多小时,找到我们住的人家。同学真心实意要请我们吃饭,抵挡不住真诚,胃再难受,也得饮些酒。不是我贪酒,我饮下的是同学满满的情谊。同学是大学同学,毕业十周年时,曾相见,之后15年未曾谋面。饭后,同学连夜翻山越岭,赶回市区。这顿饭,她往返上百公里。第3天中午,同学又在郝堂村盛情款待我们。晚上,老龙的同学在南湾湖畔继续。。。
清明信阳之行,最难忘怀的是同学间的深情厚谊。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清明信阳茶山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