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2016-07-17 14:40:32|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由滇入藏,由藏入川:德钦-芒康-巴塘-理塘
到了德钦,再没有路线之争了。行程越来越清晰,按照预定线路全面返程。出行的第七天,我们沿滇藏线进入了西藏昌都地区的芒康县,由芒康沿G318线经巴塘到理塘。全天行驶492公里。这天我们朝圣了梅里雪山,进入了三江并流的腹地,跨越了澜沧江、金沙江,翻越了芒康山垭口、大海子山垭口,驶过毛垭大草原,夜宿世界高城。一天之内由滇入藏,由藏入川。历时3天,完成了从理塘到亚丁,亚丁--乡城--德荣--德钦--芒康--理塘的小环线。这天虽遇两次堵车,但整体顺利。沿途的风光依然让我们沉醉。
滇藏线最美的风光莫过于梅里雪山。夜宿德钦县城,一大早起来,7:00,急忙赶往飞来寺。飞来寺距离县城10公里,就在滇藏线的路边,是观赏梅里雪山的最佳位置。出县城开始盘山,转过去一个大弯,猝不及防,一排雪山霎时入眼,瓦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山,造物主绘就的巨幅画卷拉开帷幕。车内阵阵骚动。当停下车来,面对卡瓦格博时,我们肃穆恭敬鸦雀无声。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飞来寺旁已形成一条街,基本都是客栈和商店。住在这里的客栈,开窗即可放入雪山来。我们真应在这里住下,想看日照金山的场景,还是来晚一步。在飞来寺的烧香台观望雪山要收取费用,沿路边修了一道高高围墙,就如金沙江第一湾处,进门就得购买通票。老墨、老龙、老梁带着证件,去了烧香台,我、老向、王,沿公路走到围墙的尽头,梅里雪山照样接纳我仨的虔诚。
梅里雪山是世界上公认最美的雪山。2014年我去云南香格里拉时,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去德钦,没有去拜会一百多公里外的梅里雪山。此行,我坚持北上,由滇入藏,就是要了却夙愿,同时也走透滇藏线。对同伴而言,除老墨走过此线,其他人都没有走过。老墨当年途径飞来寺时也没能目睹梅里雪山的群峰。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梅里雪山和我们见过的雪山大不相同,她不是一座雪山,而是一组南北走向的雪山群,绵延150多公里。梅里雪山只是外界对她的称谓。她属横断山系怒山山脉中段,这个庞大的雪山群北段是梅里雪山,中段为太子雪山,南段为碧罗雪山,习惯上,外界把处在德钦境内的中段和北段称为“梅里雪山”,我们看到的群峰被称为“太子十三峰”。卡瓦格博是太子雪山的主峰,而非梅里雪山。
虽在飞来寺围墙外,我仨仍一览无余看到太子雪山诸峰。这十三座雪峰,都有名号,被藏民们视为“修行于太子宫殿里的神仙”,每座雪峰都是一位神灵。我能辨别的雪峰也就4-5座。北边完美如金字塔状的山峰是缅茨姆峰,海拔6054米,相传她是卡瓦格博的妻子,玉龙雪山的女儿,我们望见时,她的身腰被云遮挡,独独显露出峰尖,美轮美奂,很多人把她称为女神峰。她的北面有5个扁平而尖削连为一体的山峰,是吉娃仁安峰,被称为五佛之冠,云带和他几乎等高,海拔5770米。吉娃仁安峰的北面为布迥松阶吾学峰,是卡瓦格博和缅茨姆的儿子。再北,就是无比尊贵的卡瓦格博。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卡瓦格博当地藏民称为“绒赞卡瓦格博”,意为:河谷地带险峻雄伟的白色山峰,在13座山峰中极其突出,一眼即可辨出。佛经中描述其外形如8座佛光赫奕的佛塔,内似千佛簇拥集会诵经。在藏民心中卡瓦格博有无比尊崇的地位,是主峰、山神及整个太子雪山概念三位一体的称呼。从地理意义上讲,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是云南省的最高峰,在藏传佛教里他位居8大神山之首,统领掌管着整个自然界之所有。数百年来,藏民们围绕卡瓦格博转山的脚步从未停息,每当藏历羊年时,转山的藏民更是多达数十万之众。朝圣布达拉宫,转神山圣湖,就如某些动物的迁徙和洄游一般,信仰已成为藏民的遗传基因,为此耗尽所有的财产,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付出生命代价的还有另一种方式--登山。从上世纪初开始,很多支登山队,试图登顶卡瓦格博,然无一成功,卡瓦格博是无人类登顶的处女峰。1990年12月28日,中日联合登山队已攀登到6200米高度时,天气突变,被迫下撤,1991年1月4日凌晨17名队员失联,7年之后被证实全部遇难。飞来寺内立有石碑专门纪念这世界登山史上第二大山难。1996年10月-12月中日联合登山队再度企图登顶卡瓦格博,只攀登到5300米的高度,因天气预报有风雪,而下撤。此后当地政府颁布法令命令禁止攀登卡瓦格博。同样爱山,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因文化不同,有人去攀登,去征服,而藏民族去转山,去守护。对自然界的保护上,我们缺乏藏民族的敬畏之心。
沿公路北行,据飞来寺不远,有一处宽阔的停车地带。此处,诸峰遁形,独显卡瓦格博。沟壑旁,一头牦牛立在峰下犹如塑像,极其配合与我们合影照相。待另一车过来,牦牛却转身离去,这牦牛好像与我们认识。刹那间,我的意识恍惚起来,总感到自己好像来过此地一般。佛讲六道轮回,人有前生来世,我的前生也许就是高原上的一头牦牛或藏民,总感觉冥冥之中,有种声音在召唤我,我来高原又似乎在找寻什么。呆呆地仰望着神山,俯视神山下的村落,我的肉体已不复存在,我看见我在山下的藏寨里徘徊。途遇雨崩村的路标,我特意下车拍张照片,我知道雨崩在召唤我,可我却转身离去。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过雨崩村的路口,一直沿澜沧江前行,一路都是干热河谷地貌。山顶白雪皑皑,山体酥松褐红,山高谷深,江水浑浊,随时会有碎石滚落,滇藏线的奇险尽在此段。偶见绿色,必为村舍。烈日炎炎,寸草不生的河谷中那抹绿色太过醒目,成为峡谷里最抢眼的风景。沿途见过几个这样的村庄,印象最深的是盐田一带的村落。
10:26我们进入西藏地界,一块“神奇西藏、千年盐井”的招牌告知我们来到了西藏昌都地区。虽在云南的德钦已进入了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我们踏入西藏的第一步,步入的是芒康县纳西族自治乡。 横断山脉的河谷地带是藏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交融地带。我们走过的冕宁到新都桥,被称为藏彝走廊,澜沧江河谷、金沙江河谷、雅砻江河谷等都是藏文化、彝文化、纳西文化的融合区域,这些区域文化多元、信仰多元,人口相对聚焦,和我们以前了解的藏区大不相同。此一路,我们走马观景,和当地人少有接触,没有走进一户人家,没能深入一处村寨,甚至千年盐井都错过,成为最大遗憾。沿途几处村寨,我们仅仅把它看成风景。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快到纳西乡时,在晃动的车上,摇下车窗,拍张云端下的村落。在纳西乡加油时,跑到加油站背后的沟壑旁,遥望对面寸草不生的山体上,纳西人创造出的一片“绿洲”,这是最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人类的杰作,他们就像在火星上,种出树木、庄稼,着实让人感动。原本是要去江边,看看滋养这方人的盐田,老向驾车,阴差阳错继续赶路。不想,没走多远,即遇堵车。前方山体塌方,让我们有机会,俯瞰雅鲁藏布大峡谷。河谷两岸,片片绿色,高山峡谷,江水滔滔,蔚为壮观,道路如同细线,缠绕着大山。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塌方面积不大,不到半小时,道路就疏通。11:40通过澜沧江大桥,12:10赶到一处垭口,再次望见连绵的梅里雪山。顶着烈日,迎着凉风,作别梅里。在山坳里又看见一处如画般的村落。由于海拔增高,此处呈现出半荒漠化状,山体已被斑斑驳驳的植被覆盖,山坳里类似沙地的缓坡上,零星地散布着一些村舍,村舍周边又点缀着正盛开的桃树,好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再往芒康方向前行,地势越来越开阔,山已变为丘状,依旧斑斑驳驳,土地依旧红褐色,道路旁的树木村舍也慢慢多将起来。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过了午饭时间,赶到芒康县城,在一个重庆小面馆里,我吃到有生以来最辣的辣椒。我平时还是很能吃辣椒的,这个小面馆里的辣椒让我大汗淋漓,终生难忘,甚至怀疑吃的是不是辣椒。几个不怎么吃辣椒的同伴,记忆会更深刻些吧。除了吃饭、去去卫生间,找寻318线,几乎没在芒康有任何停留,从进到出,也就一个小时左右。我们走进芒康的意义,就在于它是滇藏线与川藏线的交汇点。急切地离开还有一个因素:竹巴龙段被洪水冲毁,武警部队正在抢修,间时放行。
出芒康不久,翻越芒康山垭口,进入峡谷,一路下行。没走多远,就遇堵车。早在雅安时,就知晓,竹巴龙段道路损毁,心理上有准备,索性和老墨、老梁下车,躺在河边休息起来。这里已属金沙江流域,植被好了许多,河边有树木,但河水的颜色仍呈红色。竹巴龙是西藏芒康和四川巴塘的交界处,芒康和巴塘都有一个乡叫竹巴龙,以金沙江大桥为界,西面是芒康的竹巴龙乡,东面是巴塘的竹巴龙乡。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道路损毁的地段地处西藏境内。芒康山垭口,海拔3875米,到金沙江大桥时,海拔已降为2490米,318线一直在峡谷沿金沙江的一条支流蜿蜒急下。此段虽不及通麦天险,但一直是川藏线的一处梗阻,雨季时道路经常被洪水冲垮,由于正在施工抢修,夜间禁止通行,白天每两小时放行,先上行,后下行。我们赶到的时候很巧,未多久,即通行。前行几公里,见到施工处。道路被洪水彻底损毁,路基已不复存在,几台挖掘机,在河谷中铺垫出便道,供车辆通行。损毁道路长一两公里,路面泥泞不堪。川藏线上遇到抢修施工是常态,道路中断绕行也是常有的事情。今年七八月间知晓川藏线两条消息。其一:通麦隧道全线贯通。其二:竹巴龙段道路彻底中断。
通过了堵车的竹巴龙,心宽慰很多,跨过金沙江大桥,进入四川地界。堵车时间的不确定性,原本想住在海拔较低的巴塘县城,见时日尚早,加加油,去去厕所,继续前行。出巴塘,海拔逐步攀升,下午7时许,来到大海子山垭口。垭口海拔4685米,路边设有停车观景处,姊妹湖一览无余,尽在眼底。318线就在湖边通过,逶迤如河,湖背靠雪山,湖山相映,两湖相依,湖面冰封,一派静怡。海子山湖泊众多,姊妹湖最为壮观。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跨越横断山系:川滇藏交界行纪(七)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过垭口,进入高原台地,视野开阔,太阳破云而出,浓云翻滚,阳光斜照,雪野茫茫。雪域高原上,再没有其他一辆车,笔直的道路尽头,是林立的雪峰。再前行,雪匿迹遁形,黄草漫漫,我们行进在广阔的毛垭坝大草原,草原上河流纵横。老梁驾驶着车辆,飞一般越过草原。7:40,太阳落山,夜色苍茫中,我们进入理塘。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