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走进稻城亚丁  

2016-06-15 18:04:51|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朝觐三神山:念青贡嘎日松贡布
经过整整4天时间,2000多公里的路程。在出行的第五天,我们终于要走进亚丁,去朝觐三神山。昨晚,看起来有些状况的同伴,经过一夜的休整,也都精神焕发。在我和老墨还在享受回笼觉到时候,就有人在群里催着吃饭。最后一个下楼,到餐厅,饭菜早已端上。稀饭、馒头、小菜、鸡蛋,每个人都吃不少。临走,要了十几个鸡蛋,把几天前买的黄瓜、番茄、橙子带上,备足水,轻车熟路赶往游客服务中心。
五一小长假已过,游客不是太多,不需要长时间等候 。正常费用:150元的门票、70元的大巴车费用、景区内电瓶车费用80元,价格不菲,但物有所值。景区的工作人员可以开出接待亲戚朋友的条子,每位能优惠30元。服务中心很多当地人,毛遂自荐给当向导,他们都很礼貌,遭拒绝后,并不死磨硬缠。如想走洛克当年走的小道转山,最好请位向导。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9:00坐上景区的大巴,过了贡嘎河口,就开始盘山而上。愈高林木愈多,也越高大,镇上山包光秃秃,高山之上郁郁葱葱,山林间点缀着盛开的杜鹃花。经过亚丁三神山的山门牛郎神山,途遇一个极富诗意和想象力的小村。它的名字叫“叶儿红村”。之后,车一直在4300米左右的高度行进,师傅车开得很沉稳,途中景区工作人员还专程上车检查乘客是否系安全带。近一个小时的盘旋爬高,车转过一个山坳,两座雪峰迎面而来,车上旋即一片骚动,很多人来不及拿出相机,山回路转,雪峰早没了踪影。再转过一个垭口,一座巨大的雪峰横空出世。大巴在这处垭口停下。亚丁村就在这个垭口下,一条悠长的峡谷一直通向神山脚下。我们见到了松林簇拥着的北峰仙乃日。今天的天象让人不可思议,居然没有蓝天白云,整个天空就像蒙着一层白布,天空和雪山一色。我在藏区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天空。在我的记忆里,藏区的天总是蓝蓝的天。好在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我们仍能目睹每座神山。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亚丁三神山在藏语叫“念青贡嘎日松贡布”,意为:终年积雪不化的三座护法神山圣地。这三座雪山佛名三怙主雪山,在世界佛教24圣地中排名第11位,属“众生供奉朝觐积德之圣地”。据史载,公元8世纪,莲花生大师亲为其开光,并以佛教中三位菩萨:观音、文殊、金刚手分别命名加持。笃信宗教的藏民相信,具有信佛缘分的众生敬奉朝拜三怙主雪山,能实现今生来世之事业;转三次能消除屠杀八条人马的罪恶;转一次相当念一亿次嘛呢的功德。千百年来,这里一直被神秘浓厚的宗教氛围笼罩着。
十九世纪未到20世纪中期,这里被扎西宗本匪帮占据,他们一边杀人越货,一边转山赎罪。当地藏民几十年不能到此朝奉转山。1928年6月和8月,一位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约瑟夫.洛克在木里王的帮助下,两次从木里进入亚丁所在的贡嘎岭腹地考察,他采集了700多种植物标本,也拍下了大量照片。他在贡嘎岭考察的经历和照片后来在《美国国家地理》上刊发。亚丁三神山从此被世界知晓。后来英国作家詹姆斯.谢尔顿根据洛克的描述,创作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虚构出一处自然环境优美,物质生活富裕,心灵和谐宁静的喇嘛王国,人们把这梦想开了花地方称为香格里拉。越来越多的人沿洛克的足迹去追寻梦中的香格里拉。
2004年《中国国家地理》策划出大香格里拉旅游圈,范围囊括了整个横断山系,还包括甘南、青海的一些区域。掀起了国内的香格里拉游热朝。地处川滇藏交界的三江并流区域被公认为香格里拉的核心区,所在的县乡争抢以香格里拉命名。无论怎么争抢稻城亚丁的三神山毫无争议是香格里拉的地标。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大巴盘旋而下,我们进入了香格里拉的魂魄、水蓝色星球最后的净土---亚丁村。亚丁海拔3700米,是个只有28户,183人的小村,因为三神山的所在,这个村是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村之一。大巴车到亚丁村照例会停靠,有些人会在这里食宿。村里的藏民居全部被翻新改建,在村里住宿价格昂贵。大巴的终点为龙同坝,沿北南向的小道,前行500米,就到扎灌崩。这是一处游客休息区和中转站。面前就是冲古牧场,西边数百米为冲古寺。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冲古寺就在仙乃日峰下,是通向仙乃日最佳观赏点珍珠海的必经之路。 同伴们大都在扎灌崩观景发呆,我和老墨,没有停留,径直去冲古寺。冲古寺原本是个很小的寺庙,海拔3880米,始建年代不详,为理塘寺的下寺的下寺,目前正在扩建,6层高的经堂已建好,寺顶的铜饰还没有鎏金,摆放在一旁。寺庙周边很多玛尼堆。洛克当年曾在冲古寺住过3天。冲古寺也许是距离雪山最近的寺庙了,穿过背后的松林,缓缓上行,不到半小时,林尽峰现。我俩真真切切出现在无遮无拦的仙乃日脚下。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仙乃日海拔6032米,是三神山中海拔最高的山峰。无数的人描述过她惊世骇俗的美。洛克是这样描述的:“不愧是西藏菩萨的净土,看上去像一个巨大的白色的活佛禅定时坐的法座”。更多的人将她直接描述为“一尊慈祥的大佛,端坐在莲花台上” 。她的确如佛,她本身就是佛。莲花生大师命名加持时,就以观音菩萨为其命名。仙乃日在藏语里就叫观音。和她连为一体的诸峰也都具神性,她右前方的山是金刚亥母,左边金字塔般的山峰为白度母,右面紧靠大佛肩膀下的山峰为绿度母,其上的道道冰川,似飘逸着的经幡,其下林立交错的冰蚀角峰就如盛开的莲花,也似舞动着的众多将香母和妙音仙女。仙乃日脚下的珍珠海幽蓝碧绿,恰如莲花宝座底镶嵌的蓝宝石。
大佛头部微微后仰,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佛始终注视着你,肃立在神山圣湖面前,心无任何杂念,唯有崇敬和膜拜。仿佛被一种强大的气场控制,我俩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五体投地向神山朝拜。神山之美,不只是惊艳眼睛,她的震撼力直击灵魂深处。这是种只能用心灵感受的无言大美。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沿来路返回,行至松林中小亭处,走另一条道回冲古寺,错过了在我们身后赶上来的王。后听王讲:在仙乃日脚下,他也不由自主地磕头叩拜。王在珍珠海旁从一藏族阿婆那里掏得一串菩提金刚,一路上宝贝似的带在身上。到冲古草甸,远远看见另外仨同伴仍在扎灌崩附近游荡,直后悔没有强拉他们一起去朝觐仙乃日。
扎灌崩也是处风景极其优美的地方,此处的圣境也足以将人击倒。立在此处,雪山、牧场、森林、溪流、寺庙香巴拉的美景应有尽有。面前的冲古牧场一片金黄,溪流蜿蜒欢快流淌,星星点点的牦牛散布其上,四周拥簇着墨绿茂密的森林,圣洁的雪山守护着森林和牧场。在这里不仅能观赏到仙乃日,也是欣赏夏诺多吉的好地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夏诺多吉是三神山的东峰,藏语意为金刚手菩萨。她与三神山的南峰央迈勇海拔高度同为5958米。在前往亚丁村上面的垭口的路途中,她曾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在龙同坝前往扎灌崩的小道上,迎面看到的雪山就是夏诺多吉。现在景区进山的小道基本是洛克第二次来亚丁走过的路,洛克第一次走的小道是按当地人转山朝觐的路,顺时针走的,是从夏诺多吉的南坡向西,转到央迈勇的南坡,再由央迈勇的西坡向北,经仙乃日西侧,下到冲古寺。洛克首先见到的神山就是夏诺多吉。洛克将她形容为展开巨翅蓄势待飞的蝙蝠。夏诺多吉山体雄壮,棱角分明,阳刚十足。很多人把她似为英俊刚烈,神采奕奕的少年。我们没能近距离朝拜夏诺多吉,只能在冲古牧场仰望。在等电瓶车时,一位热情的藏族青年上前给我们介绍神山,当我们用手指指着夏诺多吉询问时,他立马纠正,说:这个神山,不能用手指指,只能端着手掌示意。这是神山,的确是他们敬奉的神山,我们为对神山的不敬而羞愧,并赶紧道歉。
从冲古牧场到洛绒牛场7公里路程,有步行栈道,一般人们都会选择乘坐电瓶车,坐电瓶车20分钟即可到达。洛绒牛场海拔4150米,十分开阔,被三座神山环绕,要比冲古牧场大许多倍,这里能看到三座神山,在合适的位置,一个镜头可同时拍下三座神山。这里是观赏南峰央迈勇的最佳地点,也是通往牛奶海、五色海,转仙乃日峰的必经之地。它是亚丁景区最精华的部分。12:30,一下车,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走进洛绒牛场。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这是处让人心醉情迷的地方。若人间有天堂,这便是天堂的模样。草未泛绿,偌大的牧场像金黄色的地毯铺就,四周30多座色泽怪异,形态峥嵘嶙峋的山峰突兀而起,三座神山呈品字形分布于牧场东、北、南三个方向。发源于神山的贡嘎河给牧场划出道道优美曲线,溪流清澈见底,水洼水潭连连,成群的野鹿悠闲自在,小鸟、松鼠在你身边欢快跳跃,藏族青年躺在草坪上动情歌唱,人、神、自然和谐相处。所有的语言苍白无力,所有的文字黯然失色,发自心底的愉悦,来自灵魂深处的宁静环绕着我们。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一条精修的木制栈道横穿牛场,行至中央,南望,央迈勇兀立在我们的正前方。央迈勇藏语为文殊菩萨。当年在洛绒牛场扎营的洛克,早上4点多被卫兵喊醒,他见到央迈勇时这样描述他的心情:“万里无云,眼前耸立着举世无双的金字塔形的央迈勇,它是我眼睛看到过的最美丽的山峰”。央迈勇曲线柔美,在主峰东面连着刃脊还有个侧峰,很多人把央迈勇描述为“端庄娴静,冰清玉洁的少女”。我们无疑是幸运的,在没有蓝天白云阴沉的天气里,我们竟能见到三座神山的真容。我们在洛绒牛场漫步时,天气也似乎在好转,我们能肉眼看见雪山晶莹剔透幽蓝色的冰川。我朝拜过贡嘎雪山,那只是在几处垭口的仰望。我从没有如此之近距离站在神山脚下。无论是仙乃日还是央迈勇亦或是贡嘎,在见到她的一瞬间,灵魂就被收服,我心甘情愿做神山的奴隶。面对神山我感受最强烈的就是她的圣洁和尊贵。她具有摄人魂魄的力量。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栈道的尽头是马站。从洛绒牛场到牛奶海有6.5公里路程,海拔要攀高到4500米。老向选择骑马,我、老墨、老梁、王选择徒步,老龙沉醉在牛场不愿再前行。选择徒步,事后证明是最正确的决定。老向在马站一直苦等了3个多小时,也没有等到一个马号,最终有人放弃了,才得到机会,成为最后骑马去牛奶海的两个游客中的一个。景区每天只安排30匹马,我们赶到马站已经中午1:00,所有的马匹早已派完,只能排队等候,等骑马去牛奶海的游客回来,再去。徒步去牛奶海需要3个小时,骑马来回也需要3个小时,牵马的藏民一天最多跑两趟。骑马的费用一趟300元,藏民一趟能有200元收入。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徒步去牛奶海的确很劳累。一开始我们面对着央迈勇,顺着河谷,走在洛绒牛场的草甸上,环境优美,身心愉悦,背着背包的我并不觉得累。走至神山脚下,洛绒牛场的尽头,把背包里食物、水分给大伙吃些,便开始攀高爬山。我们四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和我们一起乘坐电瓶车的一对情侣,在洛绒牛场时,我们一路相随,走上山路,一会儿便不见踪影。徒步和马道,上行和下行都是一条路,中午过后,徒步上行的为数不多,上下的马匹络绎不绝。
我属于户外爬山徒步意志力超强者,很多人不能达到目的地不是因为体力,而是败在意志力上。我们一起徒步的四人中,我和老墨一定会徒步到牛奶海,王每天都坚持锻炼,体力根本不成问题,但意志不够坚定,早上起来又一连拉了几次肚子,路途中动不动就说自己高反,跟着意志坚定者也就坚持下去了,一旦有人动摇放弃,他也会跟着放弃。至于老梁体力弱些,一向意志动摇,根本想不到老梁能徒步到海拔4600米的地方。
激励我们意志的是途遇一位82岁的老太太。休息时,遇见下行的人,老梁必问:还有多远?听到“远着哩”的回答,老梁不时皱眉头。过了神柏,是前进还是后撤,正当老梁犹豫不决时,我们遇见一个没有著拐杖,也无人搀扶的老太太从山上下来。凑上前去询问,得知老太太已经82岁,由60多岁的儿子陪着。他们并没有走到牛奶海,却走到了老太太实在不能走的地方--舍身崖返回。82岁的老太太还能坚持着在高海拔地区行走,我们不走到终点,实在汗颜。老梁再也不提回撤的事,不知什么时候竟走到我仨前面。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我仨是最后一批徒步走到牛奶海的,沿途遇到为数不多徒步的,最终也没见上来。湖很静,只有三位骑马而来的女子在拍照。想都没有想,好像是本能的决定,甚至连背包都没有取下,我按最崇敬神山圣水西藏苯教的传统,逆时针转湖一周。没有时间去转山,就转一下我见过海拔最高的湖吧。湖水极清,颜色多变,从不同的角度看,水有不同的色泽。最奇特是幽蓝碧绿的湖被一圈乳白色环绕,水的颜色由外向里,由浅到深,一点点变化。湖的南西东三面被山体阻挡,我们的来路北面开阔,为溢水口,站在湖的最南段依旧可以清楚望见央迈勇神山。在湖的西南面,我还遇见两只在湖中嬉水的鸳鸯。原本觉得不大的湖,转一周也用了20分钟时间。终点回到起点,老墨和王仍在膜拜。转湖一周似乎还不能表达我的虔诚,我仨都又在湖边磕几个长头。圣湖是面镜子,是天空之镜,她可以照出我们灵魂的模样;圣湖是神山的眼睛,她可以洞彻我们的心灵;圣湖是造物主的一滴泪珠,她在垂怜滋润每一个生灵。身心处如此圣洁的氛围中,我们的举动都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没有丝毫造作,一切都是从心底流出。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没有时间和体力再去近在咫尺的五色海了,一向执着的我也只有放弃,人生没有圆满,就留点缺憾。4:30我仨开始下山。4:40惊奇地遇到最后骑马上来的老向。一路的上行,并没有感觉特别累,几乎没有停歇的返程让人疲惫不堪。老梁在我仨之前,从五色海直接返回。王也在遇见老向后,就走在前面,直到坐上电瓶车时才相见。下了舍身崖不久,老向返回,牵马的藏民催促要抓紧,最后一班电瓶车的时间为6:30。6:00才走到洛绒牛场,天空灰暗,雾色苍茫,众多的山峰隐去了踪影,整个山林间就我和老墨两人。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这是一段很悲壮的行军。到牛场时,天开始下雪。我俩一直沿马道走,我们清楚马道的尽头是马站,正对马站是横贯牛场的栈道,栈道的尽头是车站。这段路,上山时我们沿溪流,走在牧草上,并不觉得漫长,可在风雪交加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怎么都走不完,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走错了路,早已经过了马站。草甸里没有成形的路,方向也无从辨别,下到牛场里走了一段,极其危险。返回马道,机械挪动着似乎灌铅的腿,扭动着腰椎间盘突出的老腰,体力快消耗到极限。见到马站,我已镇静下来,走上栈道,听到了同伴的呼喊。6:28我和老墨坐上了车。同伴们已等候多时。
到龙同坝,雪化为雨。坐上最后一辆大巴,7:50回到香格里拉镇。镇里天空依旧灰白,没有雪,也没有雨。是夜,每个人都早早入眠。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走进稻城亚丁(五)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