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2015-11-11 11:29:10|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扎尕那时天色阴沉,走到迭部通往郎木寺的路上,开始下雨。这段88公里的路,我们走了2个多小时,雨也一直下了2个多小时。穿过一条藏族风情的长街,径直来到一座寺院门前,雨住,天色依然阴沉。

这座寺院金碧辉煌,我们都意为是大名鼎鼎的郎木寺。经细细了解,郎木寺是地名,是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的一个乡镇的名字,同时又是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星乡一个村的名字。在郎木寺这个地方有两座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我们眼前的寺院属甘肃,叫达合仓郎姆赛赤寺,简称赛赤寺;另一座全称为达合仓郎姆格尔底寺,简称格尔底寺,则属四川。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近些年,郎木寺声名远扬,两座寺院对外宣传都把自己称为郎木寺,让游客误认为郎木寺是寺庙的称谓。很多游客在区分它们时,也说甘肃的郎木寺,四川的郎木寺。四川和甘肃的界限,由流过小镇的一条不足两米宽的小河划定,这条小河就是白龙江。在区分这两座寺院时,也有人说江南寺院,江北寺院。

除此以外,在江南的四川境内郎木寺村还有两座清真寺。在一处狭小的地域内,分属不同省份,有不同信仰的寺庙,同一信仰的同一教派分建两所寺院,这一定是个别具风情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藏族名称为达合仓郎姆,意为虎穴天母,很早的时候就是川甘青各族民众朝拜黑虎女神的圣地,寺庙是明清以后所建,郎木寺”的地名是以后演化的简称。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我们从甘肃的迭部来到郎木寺,自然径直到了赛赤寺的门前。赛赤寺规模宏大,山门却颇为简陋,和小镇连为一体的石板路直通寺内,寺门前的停车场都没有硬化。寺门由喇嘛把持,30元门票。进寺,入眼一座白塔,塔基身白色,塔檐、塔尖鎏金,其后,依山势而建的大殿,错落有致,高大宏伟,殿顶皆鎏金,金碧辉煌,让人一见便恭敬有加,圣洁感油然而生。进入藏传佛教寺院,我一向不敢高声说话,甚至走路都有意识放慢放轻脚步,怕声响惊动了佛。院内没有看到几个喇嘛,游人也不是很多,没有诵经声,一切都很静。我倒是想偶遇些法会、诵经之类的活动,好让我们肃穆静观一下礼佛朝佛的景象。这里,每年都有个盛大的晒佛节,但那在冬日。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赛赤寺建在章吉山的半坡,松林掩映的山腰有5个大殿,山脚下还有众多僧房。佛殿里外皆奢华,僧舍简陋破败。佛在天国,供佛的殿堂是众生想象的天堂,修行的众生在人间,人间充满疾苦,这也是种天国和人间的写照吧。站在宗喀巴殿外的平台上,看着熠熠生辉的佛殿金顶,总会让人想象天国的景象。西侧佛殿的背后就是著名的红石崖,据说红石崖也是个天然的卧佛。极尽想象,的确有几分,这道突兀横亘的石崖,客观上也是保护郎木寺的天然屏障。在平台放眼小镇,整个镇也皆在眼中,那条小溪对面的格尔底寺皑皑的银顶,清真寺高高的塔尖,山坡上,散布的民居,沟谷里蜿蜒的道路,还有阴雨天那缥缈的云雾,只是我们看不见云雾背后的高山。宗喀巴大师高高地端坐在殿堂中,平和观望着每日的烟云变幻,护佑着小镇上的芸芸众生。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有人把郎木寺称为“东方的瑞士”,认为这里的山和阿尔皮斯山相像。我倒觉得,得此名应归于郎木寺是个“国际化”的小镇。郎木寺是个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去甘南没有不去郎木寺的。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游客蜂拥而至,这其中,包括许多外籍游客。上个世纪,这里曾来过一个美国传教士,在此生活了十几年,直到1957年才离去,他出版一部书,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正像洛克推介了香格里拉一样,这位不知名的传教士成就了郎木寺。外国人感兴趣的地方,国人自然要去看看。越来越多的游客涌入,郎木寺的街道也越来越长,长长的街道清一色成为餐饮、住宿,出售纪念品的商业门店。街道上游走的各种肤色,不同语言,天南海北的游客也日渐成为郎木寺的一道风景。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平台上,不知什么时候聚来另一拨游客。太阳快出来了!这群人兴奋地叫喊着。正专注宗喀巴大师介绍的我们,也开始期待“日照金顶”的境况。头顶的天空有些泛白,平台下的佛殿金顶似乎反射着金光,看起来更加灿烂。然而这一切都在短短的一瞬间,旋即没光芒的太阳又隐入云层。真心希望有一束光,独独地射在眼前大殿的金顶,也许是我们不够虔诚,期待的盛况一直没有出现。等待的过程,就坐在平台的低矮的护墙上,向当地人了解赛赤寺的历史。

“赛赤”,在藏语里是金色的宝座之意,担任甘丹寺的总法台就以为坐上赛赤宝座,第一个坐上赛赤宝座的人是甘丹寺创建者宗喀巴大师。多年以后,甘南的一位出家人降参桑格,以其无量功德和出类拔萃的学问成为甘丹寺的第35任总法台,1748年在他70岁时,回到家乡弘扬佛法,坐上赛赤宝座的人亲建的寺院自然就叫赛赤寺。鼎盛时期的赛赤寺占地3500多亩,有经堂、佛殿50余座,僧侣500余众,寺内藏有无数的珍宝和文物,可惜都在文革中被毁。我们现在见到的金顶佛殿都是在1981年以后陆续建造。敬佛供佛的寺院竟然也有劫数 ,自然社会人生不过是盛兴衰败,大乱大治,幸福苦难的交织轮回罢了。一事一物也就是人的一兴一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江南的那座格尔底寺建造的时间比赛赤寺早300多年,它的第一世活佛是宗喀巴大师的亲传弟子,因其出生在加绒地区的格尔底玛,后人就把他兴建在达合仓郎姆的寺院以其家乡的名字命名。这所寺院保护要比赛赤寺好些,文革中遭受的劫难要小,寺内供奉有五世活佛的肉身佛像,所有大殿的顶上涂银,以和金碧辉煌的赛赤寺相区别。至于清真寺则建的更晚,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人们喜欢郎木寺,很大程度上应在于多民族,多宗教的和谐相处。但我一直没有搞明白,同是格鲁教派,为何要在同一个小镇上分建两座寺院,难道仅仅是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域?藏族有天葬的习俗,郎木寺的天葬台在赛赤寺的后山上。这里的藏民在不同的寺院里敬佛,肉身在世间最后一段行程,都走进赛赤寺通往天葬台。处于好奇,我们也想走一段藏民通向天国的路。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折回赛赤寺的大门前,向东,有条路,经晒佛台,上一个小山包,路蜿蜒向赛赤寺的西北向,这便是通往天葬台的路。路是土路,路程不远,半小时左右。这天葬台是安多地区最大的,也是唯一开放的,如碰巧,可目睹天葬的整个过程。今天显然没有天葬仪式,山坡上只有我们几人。立此山坡可平视赛赤寺的全貌,对面格尔底寺的建筑也更为清晰。如在蓝天白云的晴日,我们肯定会登一制高点来俯瞰郎木寺全貌。在阴沉的天气,没有登高的冲动。

没有去江南四川的格尔底寺,更没有去那摩峡谷,没有亲睹白龙江的源头,没有见郎木寺的日出日落,甚至在郎木寺的街头都没有停留。正午12:00我们离开郎木寺。亦如匆匆的来。不过这些都会成为我再来的理由。

出郎木寺,在红星乡的大胡子炒肉店用餐后,我们驰骋在辽阔的诺尔盖草原。。。。。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甘南-川西北之:风情小镇郎木寺 - 流浪者 - 流浪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