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转)关于太行陉的历史考察  

2011-09-13 12:45:11|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太行陉的历史考察
                                     

                                         作者:丹水湾

 

    九峰山是覃怀文化堆积起的一座山,九峰山是承载着8000年浓郁覃怀文化精华的一座山。九峰山文化体系中最为点睛的闪亮元素应该首推那条连通南北、通达三晋史上人称“太行陉”的太行道。

一、“太行八陉”与太行陉

    陉(xing)者,“连山中断者也”,通俗而言,就是高山与平原间狭小险峻的通道。《尔雅》上讲,在中国古代,横亘在华北平原西部的太行山从南到北共有八条这样的通道,分别是今天河南济源的轵关陉、河南沁阳的太行陉、河南辉县的白陉、河北磁县的滏口陉、河北井陉县的井陉、河北蔚县的飞狐陉、河北易县的蒲阴陉、北京昌平的军都陉,即古今闻名的“太行八陉”。地处河南沁阳九峰山旁的这条道就是“太行八陉”之第二陉----太行陉。
    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九》载:“今野王西北三十里有故邘城,邘台是也。今故城当太行南路,道出其中。”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载:“太行陉在怀州北,阔三步,长四十里,羊肠所经,瀑布湍流,实为险隘。”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载:“羊肠阪道在太行山上,南口怀州,北口潞州。”;明代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中引隋唐著名的儒家学者孔颖达的话:“太行有羊肠阪,南属怀,北属泽。”书中(卷四十九)又载:“(天井)关之南即羊肠阪道。......又府西北三十里曰太行陉,一名丹陉,太行八陉之一也。”;清朝魏源的《魏源集》载:“自河内清化镇入谷数十里,四山环亘,水竹村落奥矿,……自此逾羊肠坂九折,至天井关,则太行绝顶,天下之脊矣。脊北皆薰黝顽石,惟脊南郡县云木翁郁,故太行之阳,号小江南”;《怀庆府志(山川志)》记载:“太行陉,在府城西北三十里,一名丹陉。”“太行首始河内,北至幽州,中有八陉,此其一也。土人名小口,为入晋径道。” 。
    这些典籍资料给人们详细指明了太行陉的名称、位置、长度、宽度、起止点、途径走向以及所处的地理环境。太行陉,又称丹陉、太行道,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沟通晋东南和豫西北的一条重要的通道。它南起河南沁阳市北部太行山口,北接山西壶关县,全程约130多千米,宽度约2米左右。太行陉天井关以南河南段的途径路线应为:从沁阳市西万镇邘邰村(西周时为邘国故城)北上,经过20多公里弯弯曲曲的羊肠阪道,可到达山西泽州县的小口、天井关,然后再由此经晋城、高平、到达山西长治市壶关县。太行陉所经过的地方是崇山险峻、瀑流湍急、顽石薰黝,自然环境非常恶劣。

二、太行陉南端起点考证

    太行陉南起怀州(今河南沁阳),北至潞州(今山西长治),这是古代文史典籍所记载的太行陉两端起止点,然而其确切位置和准确路线走向历来是学术界所争论的焦点。
    沁阳市西万镇邘邰村是西周时邘国故城所在地,其位置处在沁阳市区北偏西10余公里,“故城当太行南路,道出其中”,从邘邰村往正北方向北上就是太行陉的南端起点。在实地考察中发现,沁阳市常平乡窑头村西北关爷岭现存有数百米长的石砌阪道,沿着这条道上去5里许就到达泽州小口。据窑头一位近70岁的老人讲,从窑头去山西小口、天井关历史已非常久远,解放前怀庆府(今河南沁阳)一带从此上山的人特别多。有关资料记载,山西省泽州县小口村南的山梁上历史上曾是小口隘,两边悬崖峭壁、沟深陡险,隋大业三年,隋炀帝在此开直道九十里。相传,北宋大将焦赞在小口隘建筑城寨,防关守隘,称为焦赞城。从小口到天井关地图标注的直线距离约11公里,且海拔高度起伏不大,是附近几条到达天井关路线中最近的。德国地理学家拉采尔在《人类地理学》中指出:“城市是人类及其居住地永续的密集地区,且位于主要交通道路的中心。”,从西周邘国故城的形成与道路交通的关系来分析,从邘邰村北上经窑头、小口到达天井关就是千年古道太行陉的南端起点。
    然而,如果以此对太行陉路线走向做出结论,很多疑点也会随之产生。据《河内县志》载:“太行山顶,其路羊肠,百折中有一城,地仅一亩,唐初筑城,以控怀泽之冲。” ,这座大小仅一亩的小城,为闻名史上的碗子城。另据清朝张廷玉等编撰的《明史.列传第十七》(冯胜传)载:“寻从大将军征山西,由武陟取怀庆,逾太行,克碗子城,取泽、潞,擒元右丞贾成于猗氏。”明朝宋濂编著的《元史.列传第二十八》(察罕帖木儿扩廓贴木儿传)载:“乃分兵屯泽州,塞碗子城,屯上党,塞吾儿谷。”;明朝李贤的《天下一统志.卷二十八》(怀庆府山川)也载道:“碗子城山,在府城北五十里,山势险峻,上有古城。”等等都说明太行陉上有个碗子城存在,而从邘邰经窑头、小口到天井关一线根本找不到碗子城。
    根据沁阳和泽州相关文物资料,碗城是山西省泽州县晋庙镇的一个小村子,村子旁边就是碗子城山,地处晋豫两省交界地带。碗子城山地势险要,四周全是悬崖峭壁,高高突起的山顶平凹处有一座石砌的城堡,城墙高约2米,大小约667平方米,这就是碗城。碗子城中央有一条南北向的石砌山道,顺这条弯弯曲曲的山道南下数里便到达河南沁阳的常平村,山道旁边西侧的山崖上雕凿着“古羊肠坂”四个大字,据说是清代“两代帝师”翁同龢亲书。从常平村经碗城北上约3公里是晋庙镇的大口村,也是一名著名的关隘,据史料记载,大口隘又叫横望隘,是纪念唐朝宰相狄仁杰自汴州迁并州在此遥望河阳思念父母所起的名字,可见起码自唐代起常平、碗城、大口隘一线就已成为一条畅通的太行通道。如果从大口出发,沿着太(原)大(口)公路上行十几公里就来到拦车村,这里据传是当年孔子周游列国经太行陉北上回车的地方,现存有“孔子回车碑”和孔庙等遗迹。拦车村东南不足一公里的有个岔道口,这里岔开两条道,一条南下到小口,一条南下到大口。也就是说,从常平村羊肠阪道北上,经碗城、风门、大口同样可以到达天井关。碗城在沁阳常平乡常平村北和山西交界的地方,西距常平乡窑头村关爷岭羊肠阪道约有3.6公里(地图测距)之遥,如果从邘邰村北行经窑头到天井关,根本不可能也没必要绕路常平村和碗子城。
    常平村位于沁阳市常平乡中部,太(原)洛(阳)、郑(州)常(平)公路在村南交汇后向北通往山西。太洛公路的入山口在沁阳火车站北侧,郑常公路的入山口在沁阳市山王庄镇廉坡西口,即九峰山最西侧“金”峰山脚下,两入山口间直线距离不足3公里。按照现实的路线乘车到达常平村,只有从太洛和郑常公路北行。如果把郑常公路和太洛公路入山口做为太行陉南端起点,同样会有新的疑问产生,因为郑常公路入山口距离邘邰村有5公里,位处沁阳市区北偏东方向,太洛公路入山口距离邘邰村有1.5公里,地处沁阳市区正北方向,无论哪条路线都和历史典籍中“太行陉,在府城西北三十里”的记载有偏差。那么是古人们记载有误?还是历史和现实之间时空差距太大的缘故?
    “过去新店滩,难过马鞍桥”“过了马鞍山,难过新店滩”,这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九峰山及周边地区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其中的马鞍山(桥)是一座形状极像马鞍的山峰,而新店滩则指沁(阳)、博(爱)交界处新店村(今属沁阳市)的丹河滩涂。据当地方志上讲,山王庄自古以来就是古怀庆府(属今焦作市所辖县市)出入山西之咽喉地带,远近闻名的新店滩和马鞍山是土匪经常出没的地方,特别是马鞍山上的关帝庙和小饭馆里常有强盗隐藏,过往行人须结伴搭伙方可通过。又据当地老人们介绍,山王庄村北太行山脚下过去有个红土胡同,是上马鞍山去山西的过往通道,那里饭馆旅店、茶坊酒肆应有尽有,是供行人客商歇脚休息的地方,郑常公路开通后就慢慢消失了。
    马鞍山高高耸立在山王庄镇盆窑村东和张庄村北的太行群峰之间,它由两座高大浑圆东西并列的山丘组成,传说中的太行古道就是从马鞍山中间低凹处穿过。翻过马鞍山北上不到1公里的地方,有一处闻名当地的青石阪道,这处阪道呈东西向排列,现继续仅存260余米,宽度约4米左右,并行两辆马车还绰绰有余,尽管隐匿在荒草芜地之中,但光滑敦实的块块巨石上留下的深深的马蹄印,足以向人们印证上千年来那马铃叮冬、人语嘈杂的热闹景象。从青石阪道向西北方蜿蜒前行3公里左右,便在常平乡张老湾村南和太洛公路相逢。有位世居张老湾村的七旬老人告诉我,自他记世起,过往山王庄一带的客商上常平走的都是马鞍桥(山),由于年代久远,老路很难找到,有的地方和太洛公路重合在一起,过去的青石阪路只剩下马鞍山北边那一段和张老湾村中的一小段。在张老湾村中,一条数米宽的街道自村南头倾斜着伸向北头,除了村中间不足百米的一段青石阪路以外,其余全铺上了混凝土。从张老湾村北头出村,上到一座山的山脊再次和太洛公路相逢,沿公路北行四五公里便进入到常平村。至此,又一条北上天井关的古代太行通道已清晰地展示出来:从红土胡同(今山王庄村北)起步,途经马鞍桥羊肠阪、张老湾村羊肠阪、常平羊肠阪、碗城、风门、大口隘、星轺驿(今泽州拦车村)、到达天井关。

    清代顾祖禹著《读史方舆纪要》载:“万善镇在府城北二十里。唐会昌三年,刘稹以泽潞叛,河阳节度使王茂元以兵守万善,既而刘稹遣将张巨等攻万善,别将刘公直潜师过万善南五里,焚雍居,是也。.....《九域志》河内县有万善镇。今为万善马驿”。这段话所记载的是唐会昌三年(公元843年),河阳节度使王茂元等五路兵马奉朝廷旨意,合力攻讨割据作乱的昭义(今山西长治)节度使刘从谏的侄子刘稹的史实。
    万善,地处沁阳市山王庄镇境内,由现在的万北村、万中村、万南村、盆窑村、张庄村五部分组成,历史上曾称万善城、万善镇、万善驿,是一座具有上千年悠久历史的著名军事重镇。据考证有关资料,自隋唐以来,几乎所有和太行陉相关的古代战争和事件都与之相关。有关专家指出,“一个地区主要交通线发生变化,会给该地城市的分布和发展带来很大的影响”,万善镇的形成其实就是太行陉位置由“邘邰-窑头-小口”一线东迁“万善-常平-大口”一线的必然结果。换句话讲,如果没有太行道位置的变迁,也就不可能有万善镇千年的悠久历史。实际上,一则流传于先前在太行道上经常过往的客商和行人中间的顺口溜很值得回味:“常平对窑头,风门对风口,大口对小口,黑石岭对油坊头”,意思是讲,如果从常平去山西天井关及晋城,常平、风门、大口、油坊这几个地名村落是与从窑头去山西的风口、小口、黑石岭等地名村落是同纬度一一对应的,无论行走在荒山野岭的哪条羊肠阪道上,只要记着这则顺口溜永远都不会迷路。这则顺口溜和千年古镇万善驿的形成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从山王庄马鞍山经常平、碗子城到达天井关这一条太行通道是千年古道太行陉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怀庆府志(山川志)》记载:“太行陉,在府城西北三十里,一名丹陉”;《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九》也道:“又府西北三十里曰太行陉,一名丹陉,太行八陉之一也”,这里的丹陉,又名丹道,是指沿着丹河峡谷谷底的丹河河畔进入山西的通道,当地居民又叫做河底道。太行陉在府城(今沁阳市区)西北三十里,丹河河道处在府城正北偏东方向,上面两处关于太行陉的论述是引起争议的第三个原因。
    丹河,古称泫水、怀水、丹水、源泽水,因起源于山西省高平县赵庄村北之丹朱岭而得名。丹河全长121公里,流经山西省高平县、泽州县和河南省沁阳市、博爱县后注入沁河,是沁河最大的一条支流。丹河从源头起流至九峰山(今沁阳山王庄镇辖境)出山口,全长约100多公里流程全在南太行腹地蜿蜒穿行,因此自古以来其河道在枯水季节就成为豫西北与晋东南之间的又一条天然通道。无论从九峰山东侧丹河口,还是从九峰山西侧庙岭坡都可以进入丹河河谷,然后沿着河道的天然走向朝北行走,能分别到达泽州和高平。
    2006年国庆期间,由《焦作日报》牵头组织、河南省及焦作市有关专家参与的“重走豫晋古商道”文化考察活动发现了四处古丹道遗迹,分别位于九峰山北山脚下、丹河天井关、青天河大泉湖西岸山崖上和北魏摩崖石刻附近,说明途径丹河峡谷北上泽州直达壶关的河底通道是存在的。实际上,丹河古道自古就是一条秘密快捷的战略通道,据《魏書.孝庄帝紀》载:“永安三年,詔大都督源子恭鎮太行骸谷,爾朱兆寇丹谷,源子恭奔退”,这是讲公元530年(北魏孝庄帝永安三年),北魏太原尔朱氏家族偷袭丹河峡谷,大败源子恭,逼占洛阳,擒获北魏孝庄帝元子攸的史实;另据博爱青天河景区摩崖石刻碑文记载,北魏世宗永平元年(公元508年),朝廷派遣两名将领和四千兵丁,对太行陉丹河通道的32个险要之处进行大规模整修。丹河峡谷做为古代豫西北进出晋东南的又一条通道是毋庸置疑的,也许由于其南端起点与太行陉南端起点相毗邻,也许是由于其泽州以北通达壶关的路线与太行陉泽州以北通达壶关的路线相重合,历史上的太行陉便自然被人们称做丹陉,丹河古道业已成为太行陉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  
    综合上述考证可知,太行陉南端起点至山西高平、泽州之间共有三条通道,分别是窑头线、常平线和丹河线,它们同属于千年古道太行陉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具体路径走向为:
    窑头线:邘国故城(今西万镇邘邰村东)、古邘河(今西万石河,又称龙门河)口、窑头羊肠阪、风口、小口隘(今山西泽州县小口南)、岔道口、星轺驿(今山西泽州拦车村)、天井关、泽州。
    常平线:万善驿或山王庄红土胡同、马鞍山羊肠阪、张老湾村中羊肠阪、常平村羊肠阪、碗子城、风门、横望隘(今山西泽州县大口)、岔道口、星轺驿(今山西泽州拦车村)、天井关、泽州。
    丹河线:九峰山下丹河口(或九峰山庙岭坡)、许湾村、四渡、九渡(此处西上可直达大口横望隘)、青天河、丹河天井关、泽州。
    在三条线路中,窑头线地处西侧,距离天井关路程最近,窑头关帝庙以南地势陡峭、山势险峻,汛期还要淌涉邘河;常平线地处中部,常平村以南山势低缓,海拨高度相对较低,易于通行,但常平村与碗子城之间最为险要;丹河线地处东侧,距离天井关和泽州路程最远,环境恶劣,易受河水丰歉影响,但较为隐蔽。


三、太行陉的形成过程

    太行陉是人们在利用南太行峡谷的走向和丹河的流向进行长期通行的基础上,通过不断对其进行拓展、铺垫、修整进而形成的,这是一个极其缓慢、漫长的过程。“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要追寻太行陉形成的时间,必须从太行陉一线出现有人类活动的踪迹开始。
    1993年,河南省沁阳市文物部门在丹河峡谷神仙洞中考古发现有新石器时代的石斧和陶钵,证明在5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丹河谷地活动。2005年,山西省晋城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在晋庙铺镇大口村发现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发掘的50余件细石器标本将先前界定的以阳城、垣曲附近的下川文化遗址扩大到太行山丹河流域等更广阔区域,这些考古成果与晋南和豫西北太行山一带高密度分布的新石器时代以来古遗址的状况相印证,把太行陉及丹河流域存在人类活动遗迹的时间向前推移到了16000年前至23000年前。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人类的先祖就极有可能攀着山岩、淌着丹水来到几十里外的覃怀平原上狩猎、捕鱼。
    在人类历史的初始阶段,畅达的交通决定和影响着文明发展的规模和文明传播的远近。在闻名古今的“三河文明”时期,中条山、王屋山以及太行山的崇山峻岭就成为影响晋南、豫西北三大文明核心区域之间渗透、迁移、交流的最大障碍,起源并流传于这一带的“愚公移山”、“大禹治水”等神话传说,不仅仅是打破这种障碍的美妙幻想,更主要是反映出人们“开九州,通九道”(《史记·夏本纪》)的丰功伟迹。山东大学考古专家陈星灿教授等人曾著文道:“夏商早期将都邑建在洛阳-郑州冲击平原,为获取并保障铜、锡、铅、盐等本地缺乏的战略资源的供给,统治者便将他们的政治军事触角延伸到蕴藏有这些资源的周边地区”。覃怀及南太行山地处夏商间跨地区掠夺的中介地带,不在崇山峻岭之间开辟便捷的通道是难以想像的,这或许能为轵关陉、太行陉早期的形成提供最直接的注解。古史上无论讲“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或是讲“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还是讲“夫夏桀之国,左天门之阴,而右天溪之阳,庐睾在其北,伊洛出其南。”,都得以说明早期华夏文明在黄河流域及豫西北太行山一带繁衍、融合、发展的繁盛景象,“天门”即后来天井关的初称,此时的太行陉与轵关陉一样早已成为连通三大文明核心区域间的太行通道。
    商周时期的太行道。殷商末期,殷纣王封鄂侯于丹河西岸,鄂侯封地做为殷商三大诸侯之一,其影响力与成熟度不亚于当今的国际化大都市上海与天津。周武王伐鄂,封其子邘叔于鄂,建立邘国,“城当太行南路,道出其中”,北上太行既可扼上党黎国(今山西长治),又可绕道抵达朝歌,是一条秘密便捷的“京邘公路”。周王朝建立后,分封诸侯于各地,按照周王朝的政治体制要求,周王室与各诸侯之间必须有平阔的大道“周行”或“周道”进行联系,“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周王室对道路交通是非常重视的。太行陉南端覃怀一带先为邘国、野王属地,后被晋、魏、韩、秦、卫等国所辖;太行陉北端先是潞子国属地,春秋战国时先后被晋、韩、赵占据,太行陉成为联系晋豫两地诸侯各国间的桥梁纽带。据有关资料记载,秦岭、太行山等地自周代起就开始有车路的通行,历史上著名的晋启南阳、长平之战等重大历史事件都是利用太行陉便捷畅达的交通条件发生的。
    两汉时期的太行陉。西汉初年,在太行陉设置天井关、壶关等关隘,标志着中原北通上党的战略通道正式形成,并逐渐成为“云中道”(唐时从洛阳至内蒙古云中郡)雏形的组成部分,从洛阳出发经太行陉可达内蒙古的托克托,密切了东汉政府与北方少数民族之间联系与交往。
    南北朝时期的太行陉。北魏孝文帝自迁都洛阳后,为巩固洛阳与平城(今山西大同)两京之间的政治与军事联系,方便北方少数民族南下朝贡和贸易,高度重视对太行陉的修筑与管理。北魏世宗永平元年组织对丹河通道的32个险要之处进行大规模整修。
    隋朝时期的太行陉。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时,隋炀帝杨广为了有效地控制山西乃至中原的局势及巡视的方便,从河北调遣十几个郡的男劳动力开凿、整修太行陉和轵关陉,开通直达太原的驰道。《资治通鉴》记载:“帝上太行,开直道九十里。”“发河北十余郡丁男凿太行山,达于并州,以通驰道。”
    唐朝时期的太行陉。唐朝更加重视太行陉的军事防御功能,改“天井关”为“太行关”;在泽州南太行山顶构筑防御城堡(如碗子城等);在碗城北邻设置横望隘,后称大口隘;讨伐刘稹叛乱时在太行关以南又大量修筑防御城寨。唐朝中期,太行陉做为当时洛阳“云中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成为一条国际化通道。据有关资料记载,洛阳是著名“丝绸之路”唐朝时期的东端起点,有七条道路通达世界各地,其中“云中道”是其中的一条。“云中道”就是指由洛阳出发经太行陉、山西高原到达云中郡(今内蒙古托克托)和中俄边境的一条道,这是中原与山西以及北方少数民族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两宋时期的太行陉。北宋建隆年间,为尽快完成国家的统一,太祖皇帝在对后周进行北伐的过程中,多次对太行陉进行整修,其中建隆三年(公元962年)对碗城附近羊肠阪的大规模整修经过还写成《修太行道记》并摩刻于悬崖。北宋末年,金兵入侵中原,王彦(山西高平人)组织的“八字军”和梁兴(山西晋城周村人)组织的“太行忠义社”配合岳飞抗金力量,在南太行山以及太行陉一带筑城建寨抵御外侮,留下了诸如“焦赞寨”、“孟良寨”、“九渡寨”等丰富的军防遗址和抗金故事。改“天井关”为“雄定关”。
    元朝时期的太行陉。元朝顺帝至正年间,对常平附近羊肠阪道进行整修,并在悬崖摩刻“修太行道记”;由于太行陉属元朝平阳(今临汾市)晋宁路统辖,改“雄定关”为“平阳关”。
    明清时期的太行道。太行陉成为明清时期的驿道,明朝复“平阳关”为“天井关”,设万善驿(今属河南沁阳山王镇)、星轺驿(今山西泽州县拦车村)、太行驿等驿站,对碗城附近进行修整。明清时期的太行道既是一条沟通豫西北和晋东南的交通要道,又是一条重要的国际贸易线路,源于清代的著名“茶叶之路”是一条纵贯中国南北水陆交替的商业运输线路,南起福建崇安(现武夷山市),北达乌里雅苏台(现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恰克图和中俄边境的恰克图乌兰巴托,全长4600多公里,号称“万里茶路”。
    民国及新中国的太行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为方便汽车的运行,国民政府开山填沟在原太行道上开始修筑新的太行道,岂料刚刚峻工就被日本军队占领,太行道成为日本军国主义掠夺中国战略资源的交通运输线。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在原国民政府修筑太行道的基础上拓宽、加固,重新铺轧柏油,建成河南段的郑(州)常(平)公路和山西段的太(原)大(口)公路,并沿丹河峡谷修筑太(原)焦(作)铁路线,使古老的太行陉成为一条崭新的繁荣经济、强国富民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四、太行陉的历史意义

    千年古道太行陉是一条贯穿着五千年华夏文明的山间通路,它就像千里太行一样,不仅见证了古老华夏悠久的历史和深邃的文化,同时见证着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古老覃怀;它不仅是呈现在怀川大地上极为珍贵的自然遗产,同时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少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太行陉犹如一份催化剂,以它“兵要首地”“商旅通衢”的身份,不仅催生了发达的于国故城,催生了古老的野王古城,而且催生了千年覃怀文明。太行陉就像一个支点,支撑着曾经辉煌无比的覃怀文化,使得古老覃怀永远绽放着它神秘诱人的光彩。
    在历史上,特别是宋元以前,任何王侯将相要想建功立业闻达于后世就得北扼羊肠太行之险,南控中原河内之境方可有所建树。晋启南阳(覃怀在春秋战国时称南阳)成霸业,秦夺南阳争天下,“桓公悬车束马窬太行”,光武经略河内主中原,尔朱氏丹道奇兵反北魏,宋太祖掌控怀川统天下,这一切无不在验证着300多年前顾祖禹所阐述的“若夫或主或臣,建功立宗,尤显闻于后世,则有决羊肠之险,堑此山之道”战略谋划之道。从政治战略的角度上讲,“得中原者得天下”“得覃怀者得中原”,然而如果不占据太行天堑只会使“得覃怀者”陷入腹背受地的窘况,而占据太行陉便可实现其“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之政治战略企图。
    “唐龙朔元年,怀州有人至潞州市猪至怀州卖。有一特猪,潞州三百钱买,将至怀州,卖与屠家,得六百钱”,这是《太平广记.卷439》引述《法苑珠林》中的一则故事,告诉人们太行陉沿道居民很早就形成了经商的观念。“陵邑土瘠食艰,河南田肥地阔,往来贸易,时通有无”,正是这种晋豫两地特色鲜明的经济互补格局,最终促成了千百年来太行道上“马蹄嗒嗒”“人语嘈嘈”人流物流南来北往的繁荣景象。实际上,无论是唐代的“云中道”,还是明清的“驿道”,太行道做为商旅通衢早已名闻天下,它北通蒙古高原,南达福建沿海,水陆交替,东西交叉,形成中国古代与“丝绸之路”齐名的南北陆上交通大动脉。泽(州)潞(州)的铁器、丝绸、瓷器,成就了泽潞晋商南下太行声震九洲;覃怀的怀药、竹器、“三辣”,成就了河内怀商北上太行名闻天下。从某种意义上讲,太行道成就了山西,山西得到“海内最富”之赞誉;太行道成就了覃怀,覃怀拥有“太行山下小江南”之美誉;太行道成就了沁阳,沁阳自古成为豫西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同样,太行道“成就”了“九峰山”,据《河内县志.卷八》(道光版)记载:“十载以前耕犁之田,今为闾屋者不可胜数计。由九峰而迤左,村墟交错者十余里。”,从明清至今,九峰山周边山王庄镇(今属沁阳市)、月山镇(今属博爱县)、许良镇(今属博爱县)一直都以富庶文明之邦的声誉吸引着外来移民,成为省内外闻名的人口高密度区。

五、太行陉的历史与现实价值

    古老的太行陉早已成为历史上的辉煌,做为中国历史上极其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其留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价值。从有形遗产上讲,无论是晋豫交界处太行山涧的羊肠阪道、古丹道、碗子城,还是名扬古今的天下雄关天井关,其每一块砖石无不勒刻着中华民族文明进程中不可或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民族融合的历史踪迹;从无形遗产上讲,中国历史上与太行陉相关联的战争史实、名人名迹、诗词文曲、神话传说等,就足以让晋豫两地古道两端的后代子孙享用不尽。经初步考证,太行陉有史以来共有50余起战争直接或间接在这里发生,共有11位帝王在这里途径或居住,共有上百位文人骚客留下近200余首诗文佳作,还有难以计数的历史传奇人物在这条千年古道上创下了千古“神”话。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始,河南、山西两地利用太行山地貌型态孕育出来的自然资源和太行道千年辉煌遗留下来的人文景观相继开发出一系列旅游景区,如河南沁阳的丹河峡谷风景区、博爱的青天河风景区以及山西晋城青莲寺风景区、晋城长平之战遗址、长治太行山大峡谷等,这些景区充分利用太行陉途径的地区独特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通过“开发性保护”“保护性开发”弘扬中华优秀文化遗产,取得明显成效。
    “千秋不易太行道,百里难载中华史”,套用一位专家的话:太行陉,作为极其珍贵的自然与人类文化遗产的综合体,它的价值将永远和太行山共存!永远与九峰山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