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西上太白峰 --2010年国庆鳌山南北穿越手记  

2010-10-07 13:52:57|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0月月4日的上午,暖暖的阳光洒在客厅。沏上一壶清茶,打开电视,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任它开着,响着,游离的目光定格在窗台那只开一朵的杜鹃花上,我被一种叫舒适幸福的感觉笼罩,就如深夜2:00多回来长时间浸泡在热水里,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而从3日下午一直到4日的凌晨,我卧蜷在拥挤的大巴上,9月30日的晚上则是整整12小时的颠簸,在车上的两夜,连舒展身体都成了一种奢望。短短3日,经历了雨雾中的攀爬,风雪夜的宿营,荒原上的暴走,密林里的穿行;看到了湛蓝的天空,翻滚的云海,凝固的石海,怪异的松林,圣洁的雪山,空旷的草甸,斑斓的色彩;听到了恒古的传说,骇人的故事。70公里的徒步,秋冬季节的变换,植物带的更替。一时间海量的信息充塞入脑。在鳌山的几日,就象离我很远很远的梦一样,我不得不努力地去整理对鳌山的记忆。

鳌山是秦岭的第二高峰,海拔3476米,位于陕西宝鸡太白县境内,是秦岭最为原始的区域。第一次知道鳌山,是06年9月登秦岭主峰太白山的时候。当时在跑马梁上,看到西面有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就询问向导,向导告诉我那是西太白,是太白山西部的最高峰,也叫鳌山。四天五夜的太白行,留下了太过美好的回忆,以至近年来多次到秦岭。07年底登了太白山东部的最高峰--海拔30015米的冰晶顶后,一直想登鳌山。08年以后,鳌太穿越升温,就更加关注。天尽头们穿鳌太时就有意参加,也有意自己组队先登鳌山,再穿鳌太。种种因素,始终未能涉足鳌山。可山在那里,他已等我亿万年了。我想去鳌山的心情犹如:赴一个心仪已久姑娘的约会。我已几次失约,可她还在那里等我。冥冥中我觉得有种神秘的力量在驱使我,有一种声音在召唤我,我不自觉,我控制不住自己,一步一步向山林走近。待看到旗明发起的鳌山之行的帖子后,不假思索,毫不犹豫就报名参加。3年多没有背装备出行了,虽然也常东奔西走,但找不到当年参加户外的感觉了。也许这次我重新背起行囊,去原始无人区,就是去寻找那如同初恋的感觉。

报名后,看了一些鳌山的资料,知道鳌山穿越有一定的难度、强度。好在登过太白,穿过混沟,走过神农架的无人区,心理上有充足的准备,我担心的只是体能。工作调整后的一年多,没有任何的锻炼,几乎一步路都不走。负重徒步登鳌山,我能不能走下来,自己心里也没有数。初秋,和老墨一家闲游南大岭,谈起鳌山穿越,就丛勇老墨参加。我倆曾一起上太白、去冰晶顶,攀秦岭的第二高峰也一同前往,我觉得意义非同凡响。犹豫了一段时间,老墨不仅承当下来,还拉上了冰太阳。

老墨和太阳准备要比我充分,他倆不仅又添置了水袋、雪套等设备,还列出了健身计划。我也打算出发前一周,每晚坚持徒步一小时,最终这只是个想法,相反工作上很多的事情,都挤在节前,天天晚上应酬不断,因为喝酒嘴唇都起了水泡。中秋节假期,我提出全装备登黛眉。目的是检验体能,检测装备,为鳌山之行练兵。事实证明,此行很有必要。练兵时我们拉上了一个几乎没有负重徒步暴走过的朋友,以他的体能来衡量我们的体能。4人,背负4顶帐篷,临上山前,往背包里加足重量,光水我就背负了15斤左右。黛眉练兵增强了我们的信心,也让我们决定3人合帐,我们登鳌山的时候,3人的背包都不超过登黛眉的负重。有时,有些线路,真走了,也就走了。

9月30下午,匆匆购买出行的食物,整理背包。5:30上车,前往渑池,与在旗明户外等候的驴友汇合。我的鳌山行程就此开始。

(二)

由于堵车,赶到渑池已经晚8:00左右。此行我们一共19人,义马9人,渑池8人,从福建武夷山还赶来2人。20坐的车,19人,19个大包,把车塞的满满,进出上下,十分不便。早已习惯这样的路途劳累,一夜在似睡非睡中度过,等我下得车来,已是10月1日凌晨的5:30,地点是太白县城。

小城还没有苏醒,和我们一样还在睡意朦胧中,找到一处卖早餐的摊点,包子还没有蒸熟。早餐必须要吃好,接下来几天,我们很难吃到这样的饭菜。每人一碗甜的,一碗咸的,一笼包子后,赶往23公里处的登山口。

登山口距离县城40多公里,位于太洋路旁,起点叫磨房沟,现在当地人和登山者都叫它23公里。不知何故鳌山的许多地方,都没有名字,传统的营地,人们也是以海拔高度来命名。譬如:我以后要提到的2700米、2900米、3200米营地等等。翻越了2400米的大岭垭口,在阴沉沉的清晨,看到了云海。这云海,飘渺如轻纱,像烟雾般在山林沟壑间漂浮移动,远山则在弥漫的云雾里时隐时现。听说电视剧《非常大总统》,孙中山俯瞰祖国壮美山河的戏就是在此地拍摄。尽管马上就到了登山口,大伙还是下车望云兴叹了一番。

8:00赶到登山口,对面的山依然云遮雾绕。卸下装备,不急于整理行囊,爱摄影的色友,对着大山狂拍。登山处标志很明显,路边是林管站新建的房子,对面进山的地方,还专门立有标志牌。等不及全体人员合影,有的驴友就迫不及待向鳌山进军。我走在最后,开始上山时是8:25。

登山口的海拔2200米,第一天我们的行程要垂直拔高1000米。这天的强度最大,天气预报有雨。一进山林,我们就被云雾笼罩,队伍一字排开,拉得很长。 我们首先要攀爬的是一段坡度在60-70度的滑木通道,现在驴友们已把这段路叫为“练驴坡”。坡陡路滑,负重徒步,有一定的强度,好在坡并不长,我感觉体能尚可,只是轻微出汗。40分钟,全体人员已升至坡顶的小平台,我们攀升了大约200米的高度。回望登山口已不知座落何处,山下的茫茫云海也不知飘向何处。

走一小段平缓的路,转即继续向上攀爬。植被慢慢地发生着变化,雾色俞走俞浓,到10:00左右,整座大山连同我们都在云雾里。这在眼前又在身后,可以吞吐呼吸,可以感觉触摸的云雾,增添了山林的神秘,也让我们对大山多了份敬畏。不知何时,大雾转为细雨,这是无声无息的雨,甚至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可它存在着,一点一点地浸湿了山林和我们。正午,待穿过长满杉树的“崩溃坡”,到达2700米营地时,我竟分不清楚我的衣服是汗水塌湿,还是雨淋而湿。

2700米营地,有片面积不大的草甸。我和墨池、太阳赶到时,很多人都在吃午餐了。一队从西安来的驴友也在此相遇。我们计划中午吃行动餐,不用起灶做饭。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饿,不想吃东西。还是强迫自己吃些。刚刚还润物细无声的雨,此时也嘀嗒有声,越下越大起来。

冒雨行进到3000米营地时,有些人可能真的累了,想就此扎营,可时间尚早,我也赞成继续前行。此时的雨滴变成了断断续续细细的雨线,再上就看见飘舞的雪花了。

过了3000米营地后,鳌山也一点一点给我们展露他的雄姿。杜鹃林,怪树园,石海,云海一一呈现。3000米以下秦岭山脉的自然景观,和我们周边的山没有太大的差别。可越过3000米的高度,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秦岭几个高峰的穿越,最大的魅力就在于短短的几天内感受季节的变幻,感受空间的拓展,时空交错般的视角冲击和心理震撼,每每让人激动不已。雪花随狂风而舞,劲草伴狂风而歌,在风雨雪演绎的歌舞剧中,我们行走在高高的山粱上。

下午2:45,走出稀疏低矮的衫林,攀上碎石叠加堆积的一处山头,雨停雪驻。拿出相机,立于石上,记录壮美的鳌山。鳌山的石海很壮观,要比太白的恢宏大气。登太白见乱石坡时,那从山谷中一泄而下,似在奔腾咆哮的巨石,让我感慨万千。可鳌山石海的石头是从山顶倾涌而下,像上帝的手指缝隙里漏下的沙砾,以山顶为心,四下漫延,随意滚落,山脊、山梁、山顶还有长满杉树的山腰都是山石的乐园,这里的碎石聚集成了奇观。我不敢想象冰河时代,更不敢想象造山运动,但我坚信自然拥有最伟大的力量。此刻,我们的高度接近3200米, 俯瞰山下,云雾自上而下徐徐飘沉,在山林里为雾为雨为雪的大山的魂魄,在此处则表现为云海。石海是亿万年前造化的凝固,云海则是瞬间的造化,而我们好像立在凝固的变幻的海面岛屿之上。岛下,夹杂着成片杜鹃的杉林,身着浅黄色的外衣,坦然地面对秋风冬雪,牢牢扎根石与石的间隙,扭曲着身体,彰显生命力的坚韧。

一路阴雨风雪,难得掏出相机,我和老墨落在了最后,领队旗明一直在不远处耐心地等待我倆。4:00我倆赶到营地,有些帐篷已经扎起。

(三)

3200米的营地,也是块杉林里的小草甸,平整的地方早被人占去,先到的太阳捡了一条崭新的粉色丝绵被,选了块避风的斜坡。行走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风大,一旦停将下来,风和寒冷一下子便侵袭过来。手指冻得僵硬,拴防风绳都有些困难。扎好帐篷,换掉早已湿透,又暖半干的秋衣秋裤,呆在帐篷里,立马有了温暖的感觉。

三个年龄之和超过120岁的老男人,同处一帐,不会有什么故事。合作比较默契,笨手笨脚地做饭。帐篷下,虽然多垫了一层被子,但倔强的灌木,还是把地席顶得多高,一个人,需专门照看着炉灶,稍不留神饭就撒在帐篷里。换下来的湿衣服、没有打开的睡袋,各色食品,堆满帐篷,看起来像杂货铺,三个人坐在帐篷内,无法挪动身体。 太阳主厨,老墨打下手,我专职看灶。不想背负过多重量,饭安排得很简单,几乎顿顿不离红萝卜、紫菜汤料,下些挂面,或是泡些饼 ,将就一顿是一顿。

一碗热饭下肚,寒意全无。可能是做饭升腾的热气,加之我们处在下风头,此时,感觉帐篷里温暖无比。先吃一些,压压饥,睡前准备再喝些热汤,没有怎么收拾灶具,腾出一丁点空间,3人边斗地主,边聊天。

聊的最多的还是关于鳌山的线路。网上很多帖子把它的强度、难度夸大了,在我看来,它的强度适中,一般的体力都可以登上,至于难度,几乎没有什么难度,不需要绳索等其他的设备,只要小心即可。第一天时间完全可以登顶。如果轻装,一天登顶,原路返回,也是可以做到的。路途我们遇到的西安队,就计划第一天在药王庙扎营,可能因为遇到雨雪,他们调整了行程,和我们一起扎营了。听旗明讲,西安很多驴友走鳌山南北穿越,只用2天时间,我们这次计划3天,应比较轻松。

斗地主不耍钱,谁接住谁打,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没有斗几盘,便索然无味,索性就聊吧。我觉得户外出行防雨很重要,这次浑身湿透,主要怨自己。我的冲锋衣裤防水性能还是比较好的,开始登山的时候应直接换上冲锋裤。明知道有雨,却没有换,等想换的时候,已经失身了,只有给明天留些干衣服了。我的背包的防雨罩很宽大,把背包罩得严严,睡袋没有湿,要是睡袋湿了,在这寒冷的夜晚,受罪可就大了。一些同伴还专门带着雨披,连人带包一起罩着,遇着大雨,该湿的地方,还是湿了。老墨很细心,在装包时就把睡袋又专门装在一个塑料袋中,来确保睡袋不湿。在下雨的时候,我只是用塑料袋把相机包包住。太阳的冲锋衣防水性能不佳,和我一样淋得个透心凉。特定的线路,恶劣的天气方能显出优良装备的重要。

山林里很静,静寂得只有狂风在怒吼。突然,听见一声大喊:冻死人了,我得搬到山下去。原来,同行的扶风、沧海等借来的帐篷是钓鱼帐,透风漏气,他们还扎在上风口。帐篷无论移到那里,这晚注定他们要受冻。出行前仔细检查装备必不可少,黛眉拉练时,我曾犯了个错误,看背包侧袋里有塑料布,谁知扎帐时拿出竟是块桌布。此时,我仨人又想起了逸人。逸人只穿了件短袖,带了件外套,就来穿鳌山。午餐雨下大时,旗明把雨披借给了逸人,此行对寒冷的感受他要比我们深刻。第二天,沧海说:幸亏买的羽绒睡袋临出行前邮回来了,不然非冻出毛病不可。逸人发烧了,但他体能好,发烧也没有影响他奔跑。

把水袋里的水放尽,煮碗热汤喝喝,留几瓶矿泉水,明早做饭。营地没有水源,水弥足珍贵,餐具只能用餐巾纸擦拭。 帐篷外除了风声还响起了鼾声。太阳还在嘟囔:真后悔来,受这罪干吗。 

太阳性情幽默,从登山口开始,一直唠叨,背包徒步,出力流汗为啥?让我也搞不懂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只是觉得,国庆7天假期,鳌山线路3天即可,不需要连夜出发,1号早上走,晚上到,好好休息一晚,2号再爬山多好。也可以避开1号的阴雨天。以前我还思考为什么自虐,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就是背着包行走,路上连话都懒得说。以前走过的线路,什么地方拐弯,什么地方上坡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努力去回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走过的路,竟像喝酒喝多以后,有一段时间失忆,有些路程,在我脑海里没有任何记忆。也许真的是老了,记忆力下降了,好在,体力还行,我真怕以后登不了山, 余生将如何度过。

一路几乎没有喝水,睡前居然还得去放水,披上老墨的羽绒服,穿条秋裤,拱出帐篷,外面很冷,很静。 狂风把雨雪天刮得无影无踪,月亮当空,满天繁星。两条睡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躺下伸展着身体,很舒服。很快入睡,一夜无梦。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