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居延海:承载千年胡杨梦的古湖  

2012-11-06 15:20:30|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延海是个沙漠中的湖,一个很大的湖。在额济纳旗的东北部,巴丹吉林沙漠的北缘。我们到时已近正午。

 湖边并没有胡杨。有的只是水草和芦苇,还有低矮类似灌木的红柳。游人很多,大都集中在湖的东南隅。湖边怎么会没有胡杨,我诧异。来路上的河边都有胡杨。胡杨虽耐干旱,可它还是需要水的,它的骨子里是爱水的。胡杨在沙漠中就是沿河谷分布的,有水就有胡杨,有胡杨的地方以前必然有水。可这浩淼的水域旁居然没有胡杨。

抛开热闹的人群,我们一行沿湖边向里走。说实在的,这湖的风光太过一般,远没有内地的湖光山色,更没有郁郁葱葱的植被。但我还是被这湖感动,它是沙漠中的湖泊呀,水对于沙漠,就是生命的征兆。

抬眼望,水波淡淡,波澜不惊,水天一色,遥远的天际和水线融为一体,这是多么大的一汪水呀,这水边为什么没有胡杨?脚下是被阳光暴晒的沙粒和尘土,滚烫滚烫。沙漠里的阳光通透无遮无栏,火辣辣直刺脸颊,我用面巾把脸包裹的严严实实,来抵御烈日。可这湖用什么。透过墨镜,我能看到湖面蒸腾的水气,它们倒像流动着的水波。

湖边搭建有一座遮阳的大棚,算是居延海唯一的建筑。不喜欢骑骆驼,不喜欢沙漠车,也不喜欢划舟。耐不住暴晒,就跑大棚里,避开阳光。 大棚里各色人等,熙熙攘攘,找寻处落脚地实属不易。团坐在地,翻出出行前,没有细看的资料,再和当地人攀谈,我似乎明白,这里为什么没有胡杨。

这里不仅仅曾经有茂密的胡杨,这里还有现如今早已成沙漠荒原的大片寥廓的土地,曾经都是肥沃的良田。西汉时期封狼居胥的霍去病,还有那难封的飞将军李广都曾饮马居延,在这里补给军粮马草,那时这里就设郡立县;唐朝边塞诗人王维曾在居延的城外猎天骄,那时荒漠上白草连天,不怕野火烧;宋朝时这里是西夏的政治文化中心;明时马可波罗路过还是水草肥美,鱼雁翻飞。可如今,湖边只有少得可怜的芦苇。汉时的明月依旧,唐代的边塞依旧,可岁月竟翻起了流沙,倾覆了良田,喝死了胡杨,把汉简深埋,把居延深埋。

居延海曾经像海一样辽阔,由东西北三海组成。湖水靠发源于祁连山的黑河补给。北海不知何时干涸,西海于上世纪60年代初期干涸,可西海的水域最大时有3000多平方公里,东海解放后干涸了6次,1992年彻底干涸。东海就是现在人们通常说的居延海,2002年7月引河水注入,我们才能看到这30多平方公里的水面。2003年9月又引水注入西海。居延海有水了,可谁能保证它不再干涸?

2011年9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