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走进青木川(四)  

2008-06-09 15:03:29|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个下撤回来,同伴们都在河边休息。河滩乱石密布,当地居民的农用车,就停在河里,他们在捡拾盖房的石头,民居紧紧靠着河边,生活起居的污水肯定会流入河中,我诧异,这河里的水怎么能清澈这般。休息片刻,我们跨过飞凤桥,步入了古街。我们恍如来到了另一个时代。

这条古街集中了除魏辅堂宅院外的所有古建筑,两排房子,一排背河,一排背山,挤成一条沿河顺山蜿蜒盘旋的街道。我们由西向东,再由东向西游荡在时间像停滞的街上,街不宽,4米左右,建筑多为民国时期所建,路面却是平整的水泥路。路原本是坑坑洼洼的青石路,1993年整修时,修成了水泥路。这一修,抹去了青木川许多历史的印迹,路和街道显得很不协调。现在的水泥路成了居民的晾晒场,地面铺摊着刚出炉的酒糟,散发出浓浓的酒香。

街面极少数的房屋做过翻修,砖用成了红砖,瓦还是黑瓦,有些地方还贴上了瓷片,但这丝毫不影响整条街的风格。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静静地坐在房前,表情端庄慈祥;街上的狗,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连眼睛都不睁;热闹的只是三五成群的孩子,跟在我们这些奇装异服、见什么都大惊小怪的游人后面。

街长868米,住着123户人家。街面建筑大多为两层,二层以上的建筑都是魏辅堂家族的产业。魏辅堂在24岁时杀死民团队长魏征先,取而代之,开始了他在青木川20多年的统治。他治理期间青木川店铺林立,商贾云集,繁盛一时,魏辅堂置下很多产业。魏家在这条街的主要产业有三:一是烟馆,二是唐世盛,三是荣盛魁。 这条街的看点也主要是这三处。

魏家的产业均背山面河,免受洪水的骚袭。烟馆大门敞开,是个两层的天井四合院。青木川的所有古建筑全是天井式的四合院,一家院内房屋与房屋没有间隔,檐瓦连成一片,围成天井,在韩家山上看,这条街道自然黑鸦鸦一片。我生活的三门峡市的陕县和灵宝都有天井式建筑,不过那是在土塬上,下挖形成天井式的窑院。这里是建房时,使房与房相连,檐与檐相通,中间的空院围成四方形的场地,抬头仰望,尤其是在两层以上的院内,便成了天井。这样的建筑最大的优点能节约土地,能使屋与屋相通,但却不利于消防。这样的院中四角,一般都置有石质的太平池,平日用来养鱼,关键的时候用来防火,其功效超过了故宫殿前的镀金大缸。背河而建的一排房子,不时还能见到一个两米左右的通道,开口一笑见了认为,是不是相邻关系中“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六尺巷”,我则偏向,是青木川人建房时专门留出的消防通道。

 

老街上的老人和古老的农具

六尺巷通向金溪河

 

街道上晾晒的酒糟

烟馆现住着人家,对参观者放开,我们进时,一位老婆婆正忙着她的活计。她身边堆放着一些奇石和根雕半成品,吸引了很多来访者,我注意着院中的一方石磨,它很精巧,更让我感怀的是,石磨一直还在使用着,米面的痕迹尚存,不由得让我想起街上摆放的木制的脱粒机,它静等着秋季成熟的稻米。在我们看来,很久远的工具,这里还不间断地使用着。民国时期的建筑,斑斑驳驳留下很多文革时候的标语,时光好像在这里停滞。

烟馆正屋立柱高大,门窗和二楼的护栏是做工精细的木雕,不过都有些破旧。老婆婆拿出个烟枪,用浓浓的方言,给我们讲述烟馆的过去,可我一句都没有听明白。走出烟馆,一群游客又至,镇上的女导游,据说是魏辅堂的小孙女,努力用普通话解说着她爷爷和烟馆的历史,解说词背得很熟,面无表情,像说着和她无关的外人。魏辅堂种鸦片,贩烟土,开烟馆,但他本人从不吸食,也不允许他的民团和青木川的人吸食,否则要被关禁闭。他的烟馆主要是供外地的客商消费,他很清楚鸦片的毒害。他诡计多端,游刃有余地应对县政府次次查禁活动。导游讲的,远远没有叶广芩小说里描写的细腻生动。他的生意自然红红火火,靠烟土他拉起了上千人的队伍,拥有几百条枪。

从烟馆的后门,可直接去到辅仁学校,但唐世盛、荣盛魁仍在西边。从荣盛魁旁边有条正路,可直达辅仁学校。这个学校,是魏辅堂最得意的杰作,也是让人最难以理解的所为。向西不远,便是三层的唐世盛,被人称为“洋房子”。建筑风格中西结合,外观圆拱门窗,尖顶,里边仍是天井四合院,在古街格外显眼,现是青木川的农技推广站,保存和修缮的很完好,假日里,它大门紧锁。这是魏辅堂当年开的百货商店,他也经营正当生意,是当地商业的龙头老大。魏辅堂从未走出过大山,但他极其推崇山外的文明。据说,当年这里面,沙发、电话、留声机等洋玩意儿应有尽有。魏辅堂还从山外购买轿车,拆卸后,用骡马运进青木川,再组装起来,整日坐车巡游他小小的“帝国”。

旱船子外观

 

通向辅仁学校的路

侧面看到的旱船子

建筑的地基和墙体

烟馆门前

从烟馆堂屋门前外看

烟馆的堂屋门前

再向西,就见到通向辅仁学校的那条路,是新修建不久的台阶路。辅仁学校建在古街背后龙池山的半山腰。在街道看不到古建筑的地基和侧墙,沿台阶向北,就如把街道做了个刨面。这条街建筑的地基都是用石头垒砌,墙体是夯土的厚墙,残破中透漏着厚重。快到辅仁学校,我回望古街,顿时明白,我们刚走过的破旧建筑,就是大名鼎鼎的荣盛魁,也叫"旱船子",这是个典型的中式建筑,在青木川很罕见,它不是天井式的建筑,它的整个造型如一艘巨大的乌蓬船,不仅房顶、房型似船,他的整个房间也按船舱等级来设计,隔出了许多单间,这是青木川民国时期的夜总会,供外地的客商休闲娱乐,是魏辅堂的大哥的产业。它是青木川昔日繁华的见证,它里面上演了太多的风花雪月,但一切都烟消云散,荡然无存,就像一个人老珠黄的风月女子的晚年一样无助凄凉。

立在辅仁学校门前,看着古街,破旧破败破落的感觉油然而生,特别是看着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旱船子,让人感叹唏嘘不止。它的墙体略显倾斜,雨水的侵蚀使房基裸露,房顶的黑瓦错乱,没有从它的门前经过,也不知道里面,现在是否住着人家,它殛待修缮保护了。青木川的老街昔日繁华异常,现如今破落得满目萧条和凄凉,游人的涌入,正给青木川增添着热闹的气息。一地的兴衰、一事的成败、一人的荣辱,仿佛是冥冥中的定数。

06年的冬天,我和老黑、两个好等人曾去豫鄂陕三省交界的紫荆关古街,当时它是丹江的渡口,一样的繁华富庶。08年我们来到川陕甘的交界,这里是汉江的源头。紫荆关的繁盛源于交通,古时的渡口,都是繁华之地。科技的进步,交通方式的变化,古渡口大都陨落,黄河两岸空留了多少津渡。大漠深处又有多少名城古迹或因天灾或因人祸,昔日的繁盛最终淹没在历史的尘土里。青木川的繁荣应得益于当时的时势--战乱,它的地理--地僻人偏,也得益于魏福堂的苦心经营。也许,重振青木川的繁荣,只能靠旅游。当地政府也正在规划,大力开发青木川的人文山水,我反对自然的山水景观的开发,但这些人文的景点建筑,却需要开发保护。但愿望青木川不要走湘西的凤凰的老路,凤凰已经打造包装成了大腕明星,浮华艳丽,青木川最好永远是不饰粉黛的村姑,永远保存她的青纯和质朴。

台阶的尽头就是辅仁学校的南门,门已经翻修,不过还是当年的样式。学校建在青木川最高最好的位置,现在还在进行着扩建。盈门是很有名气的大礼堂,1942年,魏辅堂建起了这座学校,当时就建了礼堂,教师的办公楼,礼堂两边有10间教室,配套的还有操场。这所学校倾注了魏辅堂很多的心血和精力,当年他从上海请来设计师,从四川请来工匠,建造了当时大城市都很少有,现在看起来仍别致考究的乡村学校。礼堂两边的教室1989年拆除重建,2005学校又开始扩建。扩建后的学校保留了大礼堂和办公楼,又新盖了两排两层的教学楼,在西边新开设了大门,风格还和多年前的一样。礼堂地基、石墩、檐房立柱、房瓦依然是魏辅堂所留,墙体成了新烧制的蓝砖,砖缝是扎眼的白灰,看起来少了许多质感,没有老建筑的沧桑。门口边一个很破旧的乒乓球台,多少还能让人产生些联想。礼堂很大,能乘一千多人,正中为舞台。当年的魏辅堂创办有剧社,经常组织青年学生在这里演出。

礼堂和新建的教学楼之间有片很大的空场地,地面是坎坷的青石路,我来回走在魏辅堂一生最后走过的路,纠缠着学校的老师讲魏辅堂办学的故事。魏辅堂读过几年私塾,生性好斗恶学,但他及其重视教育,其尊师重教的程度让我们的政府官员汗颜。这所学校是他创立的私立学校,但免受一切学杂费,适龄儿童必须上学读书,不让孩子上学的家长,会被关禁闭;农忙时节,学生也不能回家帮工,否则对家长罚钱、罚粮。教师的薪水也很高,一月7-12大洋;他还规定卖肉的每杀一头猪,必须给学校送3斤肉,制鞋的商铺每年要给老师们一双鞋;学校开的课也很现代新式,当年吸引了附近三省很多人前来求学读书;他还选送家乡优秀的学生到山外深造。然而,魏辅堂却在1952年的4月27日,被人民政府枪杀在他亲手建起的学校的操场边。我无法想象,他最后走段路时的心境,他50岁的生命结束前,他在想些什么。昔日的操场早已找不到踪影,规模很大的新操场已推出了雏形,在韩家垭的山上看到的被剃光的山头,就是正建的大大的操场。

新修的学校西门也很有匠心,门头上书写着“适者生存”四个大字。回头,坎坷不平的青石路尽头,是一个大大的影壁墙,墙壁刷得白白,空无一字。不由得,想起武则天墓前的无字碑,这个大大的影壁墙,应留给这个学校的第一任校长魏辅堂,对他的结局归宿,我们又能说些什么,也最好不要画蛇添足再添加什么,是非功罪,留给后人评说。我做过教育工作,敬重兴办学校的"土匪",在辅仁学校我的心情和步履一样沉重。离开这所学校的时候,我仍不时回望,在当年大都市都很少有的学校。

学校内坎坷的青石路

面向西的辅仁学校新大门

新教室和老兵乓球案

修缮一新的大礼堂


辅仁学校的老门

  评论这张
 
阅读(7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