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走进青木川(七)  

2008-06-30 10:35:22|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我起时,高山、紫烟等自己生火做饭的,大都吃好了饭,我因没能早起而后悔,我应该去看看晨曦中的青木川。晨曦的青木川应格外静怡,还有谈谈的晨雾和袅袅炊烟相互交融,升腾的景象。老黑、一诫、逸人们倒起的很早,他们去金溪河里畅游了一番,一队户外组织也出发得很早,他们向秦家垭方向去,断断续续的队伍,不断有人停下来围观,让他们这些融入自然的裸泳者,很长时间无法出水。他们回来,镇政府食堂的饭已经放凉。
      都吃好饭,整理好背包,8:00召集同伴,讲明全天的行程。这天我们要徒步到白龙湖。白龙湖东起陕西宁强的金山寺,北接甘肃文县余家湾,西至四川广元青川的骑马乡,南至广元市中区三堆镇的宝珠寺。是修建四川最大的水力发电站之一宝珠寺水电站,截流白龙江而形成的人工湖。白龙湖地处岷山山脉和大邑山脉交汇处,龙门山系与摩天岭山系的交汇使其山势雄奇嵯峨,多彩多姿,形成了一个,总面积62平方公里的水域,这里环境优美、集湖泊、岛屿山峦、溶洞为一体的山间湖泊景观,被誉为“西南第一湖”。四川的广元04年就建起国家级的白龙湖风景名胜区。我们的行程是从青木川出发,溯金溪河,到达湖边的金山寺,地图标注单程15公里。轻装15公里溯溪往返,对经常参加户外活动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没有一起出行过的人,我不了解他们的体力、意志,出发前,我几个反复强调:如走不下去,可原路返还,夜里我们仍要住在青木川。
       几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我们沿着蜿蜒的溪,蜿蜒而行。刚出青木川的一段,河谷开阔,河岸两边是少有的田地,我们沿地头田埂,漫步在青木川的田园,我们真正走进,也融入了青木川的田野。如果从韩家垭的山顶俯瞰青木川的田园,青木川的田园是一幅幅唯美的画面,融进青木川的田野,则是诗,是歌。山峦、林木青翠而不浓郁,油菜花、豌豆花浓艳而不娇纵,青青翠翠,黄黄绿绿,被自然地,也被人为地排列在青山下、河谷边,我们则被淹没在花丛之中,处处充满诗情画意,让人情不自禁地纵情高歌。大凡三月,很多的人都涌入江西的婺源,那里是精心雕琢打造出的油菜地、油菜花,这里的油菜地、油菜花则完全是随意、率性、自然地分布。我喜欢自自然然的东西,这里的一切在我看来,哪怕只是株野草,都充满灵动之气,它们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豌豆花地

豌豆花

油菜居然有两米多高

青山田野河流

过河的嬉戏

 

整理好行囊准备出发
      

 刚开始轻松的漫步,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快乐的。大家沐浴着春风,荡漾着春光,欢歌笑语充斥山谷。不管是50多岁的长者,还是20出头的姑娘小伙,我们都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身份,沉浸陶醉在大自然给我们带来的无边快乐。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人,也加入了孩提时代常玩的恶作剧。沿着石头过河,当你正小心翼翼怕失足时,总有几个会偷袭你,他们用力地把藏着的石头砸进溪水,溅起高高的水花,也激起阵阵爽朗的笑语,追逐,打闹,嬉戏,像七八岁的孩子。醉酒的时候,别人能发现真实的我们,融进自然,我们也会发现自己。
       走出田园,过了个三两户人家的小寨,山谷变窄,金溪河的溪水成了风景中的风景,满山谷密密麻麻遍布的五彩石,任摇弋多姿的溪水漫流。在野外我极容易沉迷于风景中,而这次却不然,我很少有机会去细细品味。我时而走在最后,督促远远落在后面的人;时而急行到队伍的最前面,让先头部队注意掌握节奏。只有我跑到最前,找一方大石,在长时间的等待静坐中,我会慢慢地融入风景。一开始我极担心金溪河风光,我怕它的景色对不起我们1000多公里的远行,现在来看,这太多余了,她的美丽已让很多人满意陶醉。我一面畅想着她的尽头白龙湖,一面静静地盯着溪水发呆,耐心地等待着后面的人。
       流经青木川镇时,金溪河是清澈无色的,只是在韩家垭的山上眺望,她才有谈谈的颜色,愈向前行,她的颜色愈重,这水是幽幽的绿中,透着幽幽的蓝,像条纯洁无暇的玉带,缠绕在山间,在明媚的春光照耀下,静如处子,毫不保留地尽情释放她摄人魂魄的美。很多人讲,这水有九寨水的色调和韵味,她太过迷人了,望着她你不免会情不自禁地想入非非。我多想做一尾鱼,一辈子游弋其中,哪怕是成为这山间的一株野草,只要能生长在其旁,整天望着她,守着她,也就心满意足。在这样的水边,我连脸都不敢洗,我怕我脸上的尘灰,玷污了她的纯洁。

 

 


       来到观音崖,已临近中午,溯溪行也已很困难,半山腰有条曲曲折折的小路。小路上偶有到镇上的村民,村民悠然自得生活在我们认为的世外桃源,他们一直行走在千年的古道上。白龙湖是古秦汉时期入蜀古道,著名的金牛道、景谷道、阴平道、马鸣阁道交汇于此。顺溪走下,到白龙湖西面就是四川的青川县,这段不宽的小道应是古蜀道的一部分,这条路孔明走过,唐明皇走过,魏辅堂的一个女儿嫁在青川的大户杜家,魏辅堂走过,今天我们也走过。还是那片蓝天,还是那座山,还是那条路,只是人不同。山林间散留着一些前人的遗迹,观音崖的崖壁上雕刻几龛佛像,在小路的尽头的对面山腰和路边有小小的庙宇。
       对面的山上正在赶修能通车的大路,破碎的岩石在有些地段,滑坡似的滚落河道。山腰生长着许多野生的棕榈树,粗壮挺拔,一看便知,它们已存活了好多年。如在城市,它们是身价上千的风景树,在大山里,它们是再普通不过的植物。人和物一样生的不是地方,长的不是地方其价值绝不一样。可它们不像人总是抱怨。它们扎了根后,就努力地生长,挺直身躯,伸开臂膀热情奔放地迎接欣赏它或是漠视它,所有从它身旁走过的人。它们只想着向上,只要有阳光、空气和土壤,其它的一概不想。
         山谷再次开阔起来,沟谷也有了岔道,岔沟口腰散布几户人家。看家护院的狗不停地吠叫,它可能像它的主人一样,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从它的地盘走过。好客的主人告诉我们,前面就是广坪镇的王家河村,这里是它的一个小自然村,村前的金溪河老乡已把它喊作王家河。问白龙湖,老乡说,不远,快到。这时已经正午,大伙已走了4个小时,刚开始的新奇陶醉,已被饥饿劳累取代,个别人开始不想再走。听说快到,就强打精神继续向前。
       再往前,见到了大路,山上新修的路和它交汇,河道不能再走。在艳阳烈日下,徒步在宽阔平坦的路上是件很痛苦的事,我们行进的队伍拉的更长。过了第一个吊桥之后,我、两个好、望川、他她和三个司机走在最后头。遇到过往的老乡,我们总是一遍一遍问能否不走回头路,答案多种多样,不能确定。沿途已没有什么风景,我只想念着白龙湖,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到白龙湖,到达我们的期望的目的地。体力一向不佳的两个好,我最为担心,他居然表示:他必须走,绝不能不能拖大家的后腿,他来个“望梅止渴”的计。不管见谁,都讲:不再原路返回,到湖边乘船到四川的广元青川县,再乘车到青木川。
       这一招果然见效,路途不想走的,听说后,只有硬着头皮前行,并很快赶在我们前面,很多人不是体力不佳,是缺乏意志力。赶路中,我们见到返回的紫嫣夫妇。紫嫣来时,腰椎间盘突出正犯病,看起来比我还要严重,虽然我的腰椎有问题,但不影响行走,我不能久坐。紫嫣是经验很丰富的老驴,为了不影响大家的行程,她选择了放弃。在户外,过程远比目的重要,处处充满不确定性,也正是这些不确定性,每次的出行都不会雷同。未知的东西,总会激起人们探索的欲望,它能使我坚持不断地行走。每次出行,我总是千方百计完成计划,到达目的地,但该放弃的时候,我也毫不犹豫选择放弃,因为我们一起出行的是个团队。对白龙湖的目的地,我一路都在盘算,下午4:00,不管走到那里,必须返回。大队人马不能让走夜路。
        进了王家河村后,三个司机饥饿劳累不想再走,我们就在村头第一户人家,让一对小夫妻给司机做些饭菜,顺便我们把路途好好问个清楚。此刻大队人马都已到达村头,我急步前赶,因为我们的几个组织者都在后头。待我赶到村头,龙翔九宇、破红尘等6人已赶向湖边,大部分的人员原地休息,这一段平坦的水泥路着实让大家累的不轻,很多人在继续前行还是返回犹豫不定。还有人提出,现在应全体返回。我厉声斥责动摇军心者。我们有人已经赶往湖边,现在的时间还很充足,我们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我大声地重申着:如体力不行,现在可以原路返回,能坚持的,我们一定要到白龙湖。
      刚刚平息一场骚动,一辆机动三轮车的驶来,又掀起一阵混乱。三个司机原本想返回的,酒足饭包之后,雇佣主人家的车,赶将上来,路上他们又拉上了正要返回的紫嫣夫妇。见有车过来,一些人没命地往车上挤,小小的车斗里个挨个挤满了人。在山间的道路上行驶,严重超载的三轮很危险。我和两个好急忙跑过去,让那些身强体壮的下车,让老者和带孩子的妇女坐上。一会儿,老黑和神韵们赶来,老黑把路途问的清清楚楚,坐船过湖,行不通;但可不原路返回,在金山寺可租面的经广坪镇回到青木川。
       稳定了军心后,我们大部分人抄小路,前往金山寺。过了第二个吊桥,上去坡,乘车的10人还没有到,我们就到了金山寺乡的遗址处。这里原本是一个乡镇,修建电站搬迁,原政府所在地处在立了一大块牌子,附近也有几户人家,路边停放着几辆面的。行至此我们已行走了15公里,也到了我们最初预计的目的地,可我们却没有见到,我们想象中的白龙湖。在过第一个吊桥时,我们就见到宽阔的河道,河道中,停着许多施工的重型机械,在挖沙或是在采矿;在金山寺湖面被分隔成多个孤立的水面,打渔的船只都搁浅在离水面很远的地方,丰水期的水位线高高的有十几米。要想目睹白龙湖的风采,我们还得继续行走。一些人开始和面的司机商谈价钱,我和紫云、神韵马不停蹄地大踏步向前。
      对我、紫云和神韵来讲,这是一段真正的行走,我们暗下决心,一定要徒步到白龙湖,也一定要徒步原路返回,我们要丈量一下青木川到白龙湖的距离。两辆车遇到我们,停下让我们乘坐,我们谢绝了同伴的好意,坚持着徒步行走。愈向前走,湖面愈大,一汪幽蓝碧绿的湖渐渐呈现在我们面前,湖水的颜色依然如金溪河的溪水。湖光山色交映生辉的景象,旋即,让人忘掉了疲惫和劳累。看到湖边的小庙,辨清晃动欢呼的人群,正正4:00我们三人走到湖边。这里回转的沟壑之中全是水面,路到了尽头,湖泊里没有停留有船只,也只能望湖兴叹,对湖的秀色,我们只有乘船进入她的腹地,方能领略她的精魂,对这次行走,能够见到她,就是胜利。
       我们一到,最先到达的龙翔九宇等正要返回,司机们在湖里畅游,几人在湖边打牌,更多的人看着幽深的湖水发呆。从金山寺到路尽头,我们至少又走了5公里的路程,不等山风吹落额头的汗滴,逸人乘车赶来说:老黑等不再下来,正在组织大家乘车返回青木川,要大家立马返回。说罢,像个传令兵似的,挤上一辆返回的车就走。大家陆续乘车返回,湖边只剩下和三个司机一起来的以及准备徒步走回的人。司机租用的三轮车,一直在等待。这里,我不能不说说高山大姐,50多岁的高山大姐原本已经坐上了车,听说,我们计划徒步返回,她又下车加入我们其中,说,出来就是要走路的,就是要用身体的劳累换取心灵的愉悦。她是同行的能真正理解户外精神中的一人。
       我们一起徒步返回的人是:我、神韵、紫云、高山、韶山之子、幽幽的风。乘司机们租用的三轮车,到达金山寺,司机等几人下车,在此侯车,我们6人环湖坐车到司机吃饭的那户人家。在坐车的这一段中,我恍然大悟,其实我们早就赶到了白龙湖,没有到第一个吊桥时,我们就到了白龙湖。只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听老乡讲,每年的三四月份,白龙湖就开始放水,在9月时开始蓄水,蓄满水的白龙湖,其水面一直到王家河的村外。蓄满水的白龙湖,在蓝天之下,青山环抱之中,湖中有山,山中有湖,她更引人勾魂。
        4:50,到王家河的村口,我们开始一路狂奔疾走,没有片刻的休息,嗅到油菜花香,我们也即将走完全程。看到青木川的古街,手机有了信号,先期到达的同伴的问候短信一个一个传来。7:50,天黑之前,我们和同伴会师,近40公里的行走,让我的腰隐隐作痛。

 

 

白龙湖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