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走进青木川(五)  

2008-06-11 11:50:25|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学校西门张望,苍茫的天空下,是苍茫的山。正对校门,有一条能行车的大路,右侧一条不显眼的小路直通老街。我们沿小路,去寻访魏辅堂的宅院。下到街上,已到老街的尽头,不再有古建筑,我们走在浓香扑鼻的油菜地旁。地头长着许多棵高高的青木,它们个个笔直挺拔,无枝无蔓,直刺云霄。我没有见过这样的树种,它们树龄不大,不粗壮,却都争相向上,极易让人想起,《白杨礼赞》里的白杨。在远古,青木川的田园里,很可能到处是这样粗壮高大的树,青木川名字的来源应和它们有关。那些古老高大的青木不见了,这些尚年幼的青木正在茁壮成长。

在一处种满青木的院落,我们拜访一个老者。老人静坐在房前,我们上前打招呼,他竟声音洪亮地说:到!目光犀利,我们坐下来和他合影,他一下子挺起了腰板,行伍出身的老黑、神韵问到:老人家,你当过兵吧?,老人又是一个干脆的“是”。老黑肯定地说:此人一定当过兵。再问,老人的眼光迷离起来,什么也不说。老人的儿媳出来,告诉我们,老人80多岁了,有些痴呆,说老人没有当过兵。

快到魏辅堂的宅院,我恍然明白,老人当过兵,跟魏辅堂当过兵。魏辅堂的武装大都是本土本乡的人,他们忙时耕种,闲时为伍,老人解放前后20来岁,应跟魏辅堂当过“土匪”。.魏辅堂的宅院在新街西北面的魏家坝,它背靠凤凰山,面对金溪河,遥对龙池山。背山面河,座北向南,离老街有一公里左右,很特别的是,这一带独独只有魏辅堂的新老两处宅院,宅院两侧都是很平整的土地,现在全种着油菜,金黄黄一片,花丛上下蝶飞蜂舞。

魏宅附近的油菜地

魏宅门前白黄两种油菜花

青木川的青木

青木川长着很多这样亭亭玉立的树

魏辅堂的宅院有两处,紧密相连,形成很大一片的建筑群,是青木川建筑的典范,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现在有镇里的部门在办公,远远望去,白墙黛瓦,庄重肃穆.我们先走进的是后建的新宅.新宅有点西洋建筑的风格,比老宅高大气派,据说原有三进院,第一进用来储存和加工粮食,可现在早已不复存在.整个宅院对称布局,是两层的砖木结构,一层为西式风格,门窗是弧型拱门, 立有8根高高的廊柱,墙体青砖垒砌,饰有精美砖雕;二层是中式建筑,墙体,楼梯\楼板门窗\栏杆,均为木制,做工精细.正屋的门窗高大,墙壁也如辅任学校的大礼堂,才整修一新。新宅是魏辅堂的政务中心,它的防御和生活体系非常完备,背倚山峦,门前是宽敞的空旷地,高墙四周都有枪眼,易受难攻.据说后院还有暗道机关,以备不测.新宅的西边还建有个两进小院,前面的是给路人开舍饭的,后面的是下人们作饭用餐的厨房,现在已经倒塌,只能见些残墙断壁.紧靠厨房的右边,是当地很有名的辅堂泉,导游把它讲得很神秘,说:不管冬夏春秋,不管天旱地涝,它不枯不盈.我和紫焉\高山大姐审视了它很久,的确泉水清澈,水位平稳.后我查一些资料知道,它是用地下暗道,从山上引下来的山岩水,用于被围困时饮水.魏辅堂对他的城堡考虑得很是周到。

新宅内的太平池

新宅外观

新宅厚厚的墙体

福堂泉

新宅堂屋

刚刚修缮后的新宅

 老宅是魏辅堂的生活区,是个典型的中式建筑,在新宅的东隔墙.正门是常见的门,一进头道门,便是几个圆拱型的门串串相连,加上正方的天井,天圆地方的中式设计理念决定了它的风格.这是个前后两进加一个过厅的两层天井式建筑.老宅共有60多间房屋,间间雕梁画栋,门窗雕花镂空,做工极为精细,所有的木制品刚做过处理,看起来古色古香。老宅和新宅虽都是砖木结构,但进入老宅的感觉是木多砖少,而新宅则恰恰相反。新老宅的地面都是用青石板铺成,是用白石灰、油黄泥、桐油、糯米粥混合铺就,光滑有弹性且坚固,至今完好如新,没有磨损。两处宅院的天井檐坎上铺的是整根6-7米长的青石条,这些石条不知当年从何而采,又如何运来。两处宅院的太平池,都是完整的石块雕凿而成,都饰有精美的石雕。老宅的木雕要比新宅更为考究,特别是老宅正前的廊柱,底座是一对雄雌狮子,立柱顶上为雕龙的木刻,木雕、石雕相映生辉,完美融合。

第一进院当年住着魏辅堂的保镖和卫队,现在的门上钉有卫队长、警卫室、弹药库等牌子。后一进院住的是他的家眷。魏辅堂娶了6个老婆,共有8个子女,有一儿子夭亡,其他子女大都健在,有两个儿子仍生活在青木川,他娶的老婆中有一对姊妹,当地人称为大赵、小赵,叶广芩在她的小说里对这对亲姊妹做了无尽的想象,演绎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魏辅堂的第五房女人叫瞿瑶璋,一直和魏的小儿子就住在老宅中,2005年底才去世。叶广芩04年来时,还采访过这位经历青木川风风雨雨的老人。老宅后院,沿台阶上去,迎面的正厅是魏母亲念经拜佛的佛堂,侧屋中现放置着一张大床,魏当年的家当,都已无影无踪,空旷的院落,空旷的毫宅,只有这一张空空的床。

坐在魏辅堂宅院空场的碾盘上,看着如血的残阳,我反反复复地整理着繁乱的思绪,魏辅堂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拥有武装,却不滥杀无辜,也没有对抗新政权;他种鸦片,贩烟土,开烟馆,可自己从不吸食,也不允许乡人吸食;他生性厌学,却尊师重教,大办教育;他办剧社,修桥筑路,兴修水利;他仗义疏财,接济乡里;他制定乡规民约,严禁乡人赌博、嫖娼、骂街;他整治市场秩序,倡导诚信经营,乱世中让家乡富甲一方;他不吸烟,不喝酒,不喝茶,每顿必食肉;他衣着讲究,对子女、家眷要求很严。这个人不管怎么去看,他都不是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土匪,他应是拥枪自卫的豪强,造福乡里的开明绅士,是个善经营的富商、是个慈善家、是个教育家,是个挚爱青木川,为青木川做出重大贡献的人。

很多时候,历史的天空氤氲密布,让人无法看透。魏辅堂是何等的聪明,对抗新政权必然是死路一条,广坪镇的李新敏就是这样的下场。1950年1月他去县城投降新政府时,绝不会想到再回到青木川就是他的死期。现在来看,当时无论他怎么选择,都躲不过他命中的定数。任何一个新政权都会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去巩固政权,我们的党也不例外。解放初期,国民党的残部,山林里的土匪严重威胁着新生的人民政权,我党开始了为期3年的镇反运动,始于1950年,终于1952年,这三年共剿灭了240万残匪,其中枪杀了70多万,魏辅堂仅是其中之一。那时仅这三省交接的秦巴大山里就有土匪2万多,在四川、广西许多已投诚的民团,在国民党特务的策反下频频倒戈暴动。

重读这段历史,党的决定无疑是英明的。没有3年的镇反,就没有政权的稳固,特别是朝鲜战争的爆发,没有国内的稳定,就没有抗美援朝的胜利,如果暗藏的残匪在这期间举事,新政权就可能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不过镇反后期的确太左了,杀了一些不该杀的人,这中间杀有辛亥革命的元老,也杀了许多国民党投诚部队的将领,魏辅堂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杀,也就不足为奇了。个人的命运和时事紧密相连,时事决定命运,谁也逃不过这个定数。好在,1986年归还了一个真实的魏辅堂,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告慰了那些屈死的亡灵。

老宅立柱下的石狮子

老宅立柱上的木雕

老宅天圆地方的过门

做过修缮处理的门


  评论这张
 
阅读(18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