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矿井深处--杨村矿下井侧记  

2008-03-07 09:53:32|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居住的小城是个矿区,境内有个国家特大型煤炭企业。我在矿区已经工作生活了16年,却从来没有下过矿井。没下过井,不是没有机会,是自己不想下,也不敢下。

经常和矿上的朋友们打交道,也常听他们讲井下的事儿,有能力的人总是想办法调换工种,不去下井;新闻中不时会有矿难的报道,在我心中矿井一直是和事故相连;我们的机关也有一些单位组织职工下井体验生活,据说是想让职工感受矿工们的工作环境,满足现在的生活;现在矿上定出硬性制度,对矿领导每月下井次数,进行严格考核。总感觉深深的地下,有很多不可预测的东西,对矿井有种天生的恐惧。不过,我们这次下井是主动联系,想下去体验体验,想看看矿井深处。

几年前,我陪香港的梁先生到跃进矿考察,梁先生似乎对井下很感兴趣,甚至当时已经决定要下去看看,如果那此他执意要下,我肯定会陪客人一起下。记得,梁先生提出后,矿领导不好拒绝,就领梁先生先到井口。那是用皮带传送的斜井,工人们就坐着运煤的皮带进出井,从井口望下,漆黑一片,有些恐怖。梁先生也只在井口看了一眼,就打消了下井的念头。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倒想有机会一定下井去,想多一份人生阅历和感受。

等到这一天,已是2008年3月2日。起因很简单,洛阳的驴友冲儿等人想下矿井,和黑土地联系,老黑约我去作陪。冲儿是洛阳的一头老驴,07年他外出了44次,比我要疯得太多。06年我们曾一起出行过三次,有一年多没有见面,我也很想去会会朋友,顺便再下井体验一把。老黑一联系,我当即承当下来。

2日早上出门,我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下井肯定要穿工作服,就把昨天去台口爬香炉石的衣服翻出再穿上,鞋穿了双登山靴。等到开始下井的时候,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多余的。

9:00冲儿打来电话,他们在千秋矿俱乐部门前。老黑驾车,我和绿衣一起去接他们。看见路边身着花花绿绿的户外服装的人,就知应是冲儿他们。果不其然,冲儿一行开两辆车,9人。一年多未见,冲儿还是很精神,只是头上白发渐多。简单寒暄几句,我们在前领路,三辆车一起驶向杨村矿。

杨村矿地处渑池县南部,是义煤集团效益最好的矿之一。我一朋友在此矿任副书记,他刚履任时,曾去看望他,算是去过。妻家就在矿的南面,对这一带,我还比较熟悉。早也听说过,杨村矿搞标准化矿井建设,杨村矿的矿井就条件最好的矿井。老黑把下井安排在这里一举两得,既可以满足没有下过井的朋友,也顺便宣传一下义煤的典型。

刚到果园乡,矿上就打电话联系,问走到了哪里?矿上已组织好欢迎队伍,恭候老黑驾到。老黑是集团保卫处的领导,他下矿,矿上的接待自不敢怠慢。虽然老黑一再给矿上讲,只是一些朋友想来下井,和工作没有关系,矿上还是做了充分准备。

进入矿区,街道显然是打扫过的,矿门口保卫科的干警指挥着交通,敬礼,注目车驶进了大院。院内站立一排职工,鼓掌欢迎,车未停稳,矿领导忙迎将上来。多年前,我经常陪同领导下乡视察工作,到企业里调研,这种阵势也司空见惯,可今天我们纯粹是来玩,受到如此的礼遇还真不自在。

上到二楼的会议室,吉矿长先给我们介绍杨村矿的基本情况。会议室装点着鲜花,备着热茶、水果,电子屏上闪烁着“热烈欢迎洛阳的各位领导光临我矿视察指导工作”,配合着投影课件,吉矿长很正规地“汇报”着,矿宣传部的同志不停地摄像、拍照,一切都像大领导来了一样。驴友们坐着也不停地拍照,场面也有些像记者招待会。

从接下来播放的专题片中看到了井下的情景,我直怀疑,这怎么会是井下?也许宣传片就是把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但从片中得知,许多要人都下过井参观,许多作家、摄影家专门来这里采风,一位原煤炭部的部长还欣然提笔为杨村矿题词“中原矿井一枝花”,更多的人称杨村的井是“旅游式矿井”。井下用信息化的手段监控监测管理。看到这里,我对矿井已没有一点的惧怕,洛阳的一群朋友脸上也都绽放出激动兴奋的神情,迫不及待地想早早下井。

下井前,必须经过安全培训。我们中只有老黑下过井,大家对安全培训的短片都看得很仔细。第一次知道矿工腰上带的是自救器,遇到紧急情况时,用来呼吸自救,我以前一直认为是矿灯的电池。看完短片,我们参观了矿里的调度指挥中心。一个几十平方米的电子显示屏,将井下的实况适时传送上来,即使在地面,井下的情况也能一目了然。职工携带有定位系统,显示屏上显示着每个人确切位置,每个矿工还配有适时通话的小灵通,杨村矿是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现代化矿井,决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传统煤矿。再没有什么要担心的了,我们急切地想早一点下井。

在漂亮的讲解员带引下,我们从办公区,来到工业区。矿上的吉矿长,安全科长,机电科长,保卫科长,宣传部长等陪我们一起下井。我们一行12人,8男4女,加上矿上的同志,一起下井的人员近20人。职工浴池里,矿上早准备好了,我们下井的全套装备。你来时穿什么衣服、鞋子并不重要,要下井,就要里里外外全换上矿里准备的全棉的衣物,包括短裤、袜子,最后穿上高沿胶鞋。据说,这是避免身穿化纤衣服,有静电产生火花。待我们换好衣服,戴上头盔、矿灯,每个人看起来俨然如煤矿工人。从未有这样的装束打扮,很是新奇,不免会拍几张照片。下井一般不允许携带照相、摄像设备,我们经批准可以携带。

从浴池出来,到对面的信息处,领取了一个黄色腰牌。可别小看这牌子,牌子里植有芯片,往悬挂自救器的腰带上一挂,电子屏上立刻显示出下井人员的信息。不过,我们用的是贵宾卡,显示不出我们的身份信息,陪我们的矿领导的个人信息全显示在屏幕上。屏幕的一角还显示着今天井下的矿工人数:676人。女工不允许从事井下作业,女工浴池里自然不会有下井的全套装备。讲解员领着4个女同志到此处才领取了头盔、自救器等装备。11:10我们已做好下井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鱼贯而如,经过安检员的检查后,我们到达了井口。井口是看不见口的,它在室内,我们看到的是两部电梯的入口,它装有不锈钢焊制的栅栏。井口有名矿工,很规范地指挥人员上下井。电梯升起,停平稳,一名矿工高声报告,电梯运行情况,值班班长高声作出指令,操作员再打开或关闭栅栏,让人上下。电梯一次限乘12人,我们分两批下井。我和绿衣是第二批下的井。

电梯空间不大,人员挤得满满,晃晃悠悠,咣当作响,有坐小火车的感觉,感觉不是在垂直下降,绝没有宾馆的电梯稳当。这个垂直竖井167米,电梯运行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可我感觉时间很长。

出了电梯,我们就在一百多米深的地下。刚到井下,并没有闷热之感,相反,不知从哪里还送来习习凉风。从井口到主巷道是一段弯曲的巷道,巷道比我想象得要高大稳固,高有3-4米,宽2-3米,很像固若金汤的城防工程,道壁绘着水彩,巷顶装着盏盏亮灯。后来我们的所到之处,几乎都是灯火通明,就如矿领导所讲:下井不用灯。

越过清洗池,离主巷道也就几分钟的路。我第一次下井,不停地左顾右盼,十分用心地仔细打量着井下的一切。这个很不起眼的清洗池也引起了我的注意。它设计得很有匠心。其作用是让离井的人员清洗胶鞋上的煤污。它有两个池子组成,两池水均刚刚淹没脚面,一个池子里按鞋面宽度,安放了两排刷子,脚踩上,走过去,刚好把胶鞋清洗一遍;紧接着的是一个清水池,从里面走过去,就又把鞋清刷一次。这个小小的清洗池让我看到杨村矿管理的精细,它对矿区的清洁有益,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对矿工也是一种人问的关怀。

到了主巷道,改乘电力机车,车规只有60厘米宽,车高不过一人,车箱窄狭,坐4个人,很拥挤,车速不快,几乎贴着巷道一侧行驶,还算平稳,安全员一再告诫我们,不要把头和手伸出车厢外。透过依稀的灯光,看到巷壁上白下彩,依然有五彩的画。这段路800米,我们坐了5分钟的车。

下车,巷道分出几个岔道,正前的巷道不再平直,而是有一定坡度继续向地下深处延伸,另外两条和地面平行,据说井下的巷道基本是贯通,形成环路的,我走下来就像身入迷宫,不辨东西,不知南北。在机车停下的前方有两组预防机车失控的装置,这两组装置相互关联,当第一组出故障升起,没能阻止机车,第二组就会自动放下,发挥作用。吉矿长讲,国家标准有一组即可,但在杨村,事关安全的设施,大都是双保险。巷顶的摄像机,昼夜不停地采集着音像资料,调度中心的同志可能正在关注着我们的行踪。

我们右转,去参观机电设备的巷道。巷道进行过精心装修,地板砖铺面,瓷砖贴壁,铝材吊顶,国画大师徐悲鸿的弟子的画作沿巷道一字排开,像是正在举办一场特别井下画展,让矿井的神经核心处散发出浓浓的文化气息。早听说杨村的矿井里,有许多装裱好的画,如不是今天眼见为实,我怎么都不会相信。冲儿是搞艺术的,他很认真地研究着这些画作,不时拍照。井下的一切设备都是防爆的,它的质量要求必地面要严格的多,这些机电看起来比一般的笨重许多。年轻的当班矿工见有人前来参观,很标准的军资敬礼,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来。他讲得头头是道,清楚明了,远比我们机关有些人熟练从容。

原路退出机电巷道,左转右转,来到绞车控制室。机电室是一个长型的巷道,绞车室则是圆形的穹屋,正对着的是深深的巷道,它的作用是控制绞车,往井下更深的工作面输送物资。四周的墙壁、穹顶是大幅的水彩画,地面一尘不染。有个驴有想站在绞车机上作秀照相,立刻被操作工制止。他也是铿锵有力,滚瓜烂熟地讲起操作规程,注意事项。我看着墙面钉着的规章制度,这位有些年纪的矿工,说得一字不差。在矿井规章制度不只是上了墙,矿工们早已入脑人心了。矿上的管理的确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机关学习借鉴。在矿上每一个员工都知晓自己干什么,如何干。可在机关,我们有时候真不知道该干什么,怎么干?机关人浮于事,墙上很多东西都是形同虚设,让外人看的。

离开绞车室,我们回到下电轨车的地方,沿台阶继续走向矿井深处。台阶上的反光漆,我们衣服上的反光材料在光照的反衬下,发出更加刺目的光亮。巷道壁上到处都是各种粗大的管子,可能是用来抽水、送风、输电,除了这些管子,扑面而来更多的是到处悬挂、喷印的安全警示标语。有一句我印象很深刻:井下只有纪律,没有自由。杨村矿实行的半军事化管理,在井下矿工的每一项操作都要敬礼报告,连我们上下电轨车也依然,我认为非常必要,毕竟矿井中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确保安全需要巨大的投入,技术层面首先达到,严格的管理,入脑入心的教育同样必不可少。那些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小煤窑怎能做到。进入到采掘面,我又见识了他们安全教育的高招儿。

下到矿井200多米深处,又遇岔道,我们向最近的一个工作面走去。沿途见许多D-11的标志,可能是第11采掘面吧。进工作面首先要经过风门。这风门的原理竟也如过船闸一样,两道风门不能同时打开,一道门打开后,待所有人员进入,关门,再打开另一扇门,出门即关闭。过了风门就进入了采掘队的车间,这里距真正的采煤现场还有很远。

在巷道的墙上,我们看到了这个班组所有矿工家庭的全家福。矿工每天上岗前,要在自己的全家福前,对着自己的亲人宣誓。听介绍,矿上把他们这种做法叫“温馨警示”。这做法充满亲情人文,矿上已把安全教育做到了骨子里了。是啊,安全教育有许多空洞的大道理,而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提醒,每一个矿工,你的家人需要你平平安安地下井,平平安安地上井,你们是家里的顶梁柱,父母妻儿时刻都在家里等待着你们,你们必须规范操作,时刻牢记安全第一,警钟长鸣。毕竟有太多的矿难,太多太多血的教训。如果我们的所有煤矿,都能向杨村矿那样建标准化矿井,建立从天上到地下,入心入脑入骨的安全教育网络,矿上严格管理,矿工规范操作,我们燃烧的煤炭中将不会再有矿工的血,矿嫂的泪。

面对这些矿工们的全家福,我们被深深地感动了。洛阳来的朋友纷纷在这些全家福面前合影留念,我静静地审视着照片。这些矿工或是上有老,下有小年近半百的老工人;或是孩子正健康成长的三口之家;或是新婚不久的小两口。他们在拍照时表情凝重严肃,可能他们当时想到的更多是责任。他们才是真正的工人阶级,我们国家民族的脊梁,他们每天在不见天日的井下,为我们国家生产着乌金,维持着国计民生这架庞杂机器的运转,是他们点亮了千家万户,是他们温暖了寒冷的冬天。向我们的产业工人致敬!从未创造过财富,却每每大量消耗财富,在你们面前我深感羞愧。

再向里走,明显感到闷热,巷道两侧都已是煤层,巷道用钢架支立加固,用铁丝网栏着,头顶有滴水,脚下也有积水,我们离工作面越来越近,12:00终于见到了采煤机,如果再走几十米,就能见到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吉矿长却不让大家再向前走,虽然我们游兴未尽,也得听从矿上的安排。从下井到上井我们正正用了一个小时,也就是这短短的一小时,我们见识了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矿井,我们学习了很多东西,我们也有了井下的阅历和体验。感谢杨村矿,感谢老黑。

上井,洗澡。杨村矿盛情地招待了我们。席间认识了洛阳的绿水,戒哥,110,鸡蛋汤,老狼等,俗话说,百年修来同船度,我们一行同下井也应是百年以上的前世缘分,酒自不少喝。

吉矿长尚未吃好饭,接到电话,河南理工大学的教授来下井,矿上的几名同志匆匆离开。。。。

 

见到采掘机

过风门

下井

安全标语

绞车室

机电室的国画

井下

 

 

 

 

 

 

 

 

 

  评论这张
 
阅读(214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