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玉龙的夜晚静悄悄  

2007-10-24 11:23:19|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贡嘎山乡没行多远,发现两个徒步行走的年轻人,我们车内尚有座位,就让司机停车,拉上二人。他们一个叫李游,湖南人,大学刚毕业,在重庆工作;另一个叫无米,广东人,中山大学的大三学生。两个小伙一大早搭班车前往贡嘎,可车只到贡嘎山乡的路口,两人只得交替背装备徒步去朝拜贡嘎。天下驴友是一家,加上在康定拉上的安徽人小溪,现在我们一共27人,结伴南线穿越贡嘎神山。

     转过几处窄狭的河谷,前面的出现了村落,河谷也开阔起来,我们又驶入了牧区,过了下木居,很快就是上木居。我们不断打听一个叫“友登”的藏民,“友登”是唐杰推荐的联系人,他家开了个叫“日卡拉”的接待站,家中还有拖拉机,拖拉机在这里是最安全最便宜的交通工具。这个人应该口碑不错,我在很多贡嘎的攻略上,读到过此人。黑葱头下车交涉半天,他这里已接纳不了我们27人。小溪曾经来过这里,我们明天行程的第一站是泉华滩,离前边的玉龙西最近,我们直接来到玉龙西小学旁边的两户人家,这样也可免掉上木居到泉华滩骑马的费用。

    下午5:00多,我们赶到了玉龙西,一下车就感受到高原日照的强烈。此时如在我们那里,太阳已是日薄西山,气息恹恹,这里依然阳光灿烂,如日中天,刺照得人背部脸庞隐隐作痛。顾不得这些,对着蓝天白云疯狂地拍照,顾不上辘轳的饥肠,我慢步于牧场,去亲近路途只能远望的牦牛。我还特意去看看玉龙的学校,学校的房屋倒象我们那里的瓦房,是最破旧的地方,一面五星红旗在空荡的校园上方迎风飘扬,告诉我这是个教书育人的地方。

     待我回来,藏民的家门口扎起几顶五颜六色的帐篷,一部分没有帐篷的同伴住进了藏民的家。营地不远是篱笆扎起的马圈,附近便地粪便,连藏民家的围墙上也粘满,散发着藏牧区浓浓的气味。为了做顿可口的饭,我和紫云、异想天开进了藏民的家里,这别墅城堡式的建筑对我充满着诱惑,借此机会,我好探访探访。

      屋里很灰暗,墙壁用厚木版围定一周,楼上楼下的地板也都是厚木版铺成,踩上去佟佟做响。木版搁出了个过道,一左一右被分成两个大房间,左边的房间用来接待游客,右边的就是主人家的“客厅”和“厨房”,房内山墙下的正中摆放一个铁铸的大火炉,火炉旁边一周低矮的小平台,是藏民的“餐桌”,主人一边往炉火中添加着牛粪,一边抽打着酥油。里侧靠墙放置着水桶、餐具,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勺子高悬,另一墙角有一张床,男主人正和黑葱头、半世浮生坐在床上研究明天的线路。奢华的房屋,室内没有一点现代的气息,藏民们还过着很传统的生活,没有电,直到屋里实在暗得不行,主人才打开用太阳能蓄电照明的小灯,光线微弱,我们做饭还得开着头灯。

       我们在忙活着做饭,却不见主人一家人做,只是见主人不时喝着什么,我凑了上去,主人给我倒了一碗,尝尝是咸咸腥腥的味道,同伴告诉我这就是酥油茶;炉火的小高台上还放有一碗乳黄色的固体物,看着无米香甜地吃着,我也用手指沾了一点,是酸酸甜甜的滋味,这是酥油。我们在藏民门前扎帐,一顶帐篷收5元,在家里住的打地铺每人5元,睡在藏民家的床上,每人10元。藏民可以让我们免费品尝他们的酥油茶,还给我们提供开水,我们觉得也很划算。在藏区,在每个藏民家庭,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酥油,酥油是藏族人每日不可缺少的食品。后来我专门了解了解酥油。   

        酥油是从牛、羊奶中提炼出来的。牧民先将奶汁加热,然后倒入一种叫做“雪董”的大木桶里(高4尺、直径1尺左右),用力上下抽打, 来回数百次,搅得油水分离,上面浮起一层湖黄色的脂肪质,把它舀起来,灌进皮口袋,冷却后便成酥油。 一般来说,每百斤奶可提取五六斤酥油。可见酥油的营养十分丰富,只是我们吃不惯而矣。酥油有多种吃法,主要是打酥油茶喝,也可放在糌粑里调和着吃。制作酥油茶要先将茶叶或砖茶用水久熬成浓汁,再把茶水倒入“董莫”(酥油茶桶),再放入酥油和食盐,用力将“甲洛”(搅拌工具)上下来回抽几十下,搅得油茶交融,然后倒进锅里加热,便成了喷香可口的酥油茶了。藏民常用酥油茶待客,这里还有很多讲究。当客人被让坐到藏式方桌边时,主人给客人倒上满碗酥油茶。刚倒下的酥油茶,客人不能马上喝,要先和主人聊天。等主人再次提过酥油茶壶站到客人跟前时,客人便可以端起碗来,先在酥油碗里轻轻地吹一圈,将浮在茶上的油花吹开,然后呷上一口,赞美主人酥油茶打得好,并把碗放回桌上,主人再给添满。就这样,边喝边添,不一口喝完,热情的主人总是要将客人的茶碗添满;假如你不想再喝,就不要动它;假如喝了一半,不想再喝了,主人把碗添满,你就摆着;客人准备告辞时,可以连着多喝几口,但不能喝干,碗里要留点漂油花的茶底。这样,才符合藏族的习惯和礼貌。我们在喝酥油茶时不知道这些规矩,也不知主人高不高兴。

       我三人吃好饭,我们明天的线路也已确定。由于装备问题,我们大队人马明天先到泉华滩,下午骑马到玉龙垭口,晚上返回仍住这家;安徽的5人,要走玉龙垭口--贡嘎寺--上次梅--巴旺海的线路,晚上他们住在垭口或贡嘎寺,出山时我们再汇合。出门,很多人还在做饭,天已完全黑了下来。

     高原的夜很静很静,旷野没有一丝亮光,天幕铺满繁星,条带状的银河就在我们头顶。这样的夜,是很能让人浮想连篇的夜,我却出奇地安静,我想到了儿时家乡田野的夜空,很多年了,我都没有见过星星了,很少见到能让人激动兴奋的蓝天白云,这里的天空纯净得让人感动,也许青藏高原已是我国最后的静空。原本领队计划晚上联欢,燃起篝火,唱歌跳舞,同伴中有人高反严重,很多人也累得不行,最重要还因为我们不想破坏高原夜的宁静,大家都早早住进了帐篷。

     为了减轻负重,我和紫云、异想天开携带了一个三人帐篷,为了防寒,我和紫云拿了四条睡袋。高原上并没有我想象的狂风,夜里我只是把两条睡袋盖在身上,并不觉得寒冷。坐了又是整整一天的车,两个白天,一个晚上的狂奔,我们才赶到目的地,好在一路的美景,赏心悦目,也不是很疲惫。想着圣洁的贡嘎,在海拔3650米的高原上,早早进入了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