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龙谭沟--韶山探路记实  

2007-09-19 18:47:52|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韶山是仰韶文化的发现地河南渑池县境内的最高峰,海拔1463米,也是河南黄河以南,陇海线以北的最高峰。韶山东西15公里,南北17公里,有大小山峰35座,山底基本呈菱形。山南坡,有盘山公路,可直达山顶。主峰北侧的坡头和段村乡境内东西长10多公里,知道的仅有3处可攀爬到顶。韶山的后山多深沟巨壑,悬崖峭壁,但风景秀丽。义马的驴友真爽等曾从东面的大寨沟、北面九曹沟、圪增沟处登顶韶山。但西边的龙潭沟一直没人涉足,为了探龙潭沟--韶山的路线,义马户外先后有近30人次参与,历经三次艰难险阻,才得以成功穿出。现以记之,以歌探路者。

   第一次探路

   时间:2007年8月18日

   召集人:真爽、山涧猴、屠龙刀

   参与人数:17人

第一次探路他们17人所能了解到的很少,只是从《渑池县志.艺文.元昭济侯庙记》里知道:龙潭沟,由坡头乡五里坡下河东进到南沟坪,向南就是龙潭沟。沟里悬崖陡立,潭瀑相联,阴气逼人,兴云降雨。古时每遇大旱总有众人集结此处祈雨。

 8月18日他们一行17人早6:00从义马出发,7:50到达坡头乡五里坡下的清水河,开始了龙潭沟---- 韶山穿越之路。由于这条线过去从末驴友涉足,他们携带了详细的地图和卫星定位系统,从地图上查看等高线图,感觉并不险,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行程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沿清水河逆流而上,见岔路要向右拐,第一站应到达土岭村29号。但刚开始他们就不知不觉偏离了方向,本来是逆河而上的路,却翻上了一座山又下到河滩,然后才向土岭村走去。土岭是一个不大的村庄,也只有几户,好多房屋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在29号的院里,他们拿出地图研究路线,并向女主人打听路程,女主人对当地的情况知道的不多,只好去找正在炕烟的男主人打听。男主人也只是讲了怎么到龙潭沟,往韶山他也没有走过。

    出了土岭村,顺着一溪小水而上,十几分钟后,可见第一潭,潭上一小瀑布从高4米左右的断崖流下,瀑布两侧是高几十米,宽4-5米对峙着的山崖。他们没有带登山绳,即是有绳索也要攀瀑布而上,瀑布下的岩壁异常光滑,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刚到谭口,就遭遇难关。具有冒险精神的驴是不会甘心的,这是有人发现旁边似乎有一处可以爬上去,真爽和心路开始攀上崖壁去探路,发现能上,然后一群人开始向上爬去,爬到崖壁半腰,绕过瀑布往谷底下。下山探路更是惊险,身边布满了荆棘和灌木,无从下脚,好不容易到了沟边,脚下却是几十米垂直的绝壁,俯探绝壁下的黑潭,感觉天旋地转,众驴仰天进退两难。再攀另辟它途,前方更是高不可攀。僵持十几分钟,真爽终于找一条下沟之路。路很艰险,这一段是10几米高的陡崖峭壁,要手扣脚蹬突出的岩石,贴着岩壁如同攀岩,完全看不见下脚之处,山涧猴蒯断一根长树枝,让女胞手拽树技,下边的人保护着,才慢慢相安下到沟底。这段距瀑布只有20米的“路”,他们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沟内粗野阴森,但景致绝色宜人,岩壁被冲刷成五彩的花纹,在阳光的照射下斑驳陆离,他们是第一批欣赏到谷内风光的驴。

    顺谷逆水而上,走10几米,即是第二个深潭,第二个瀑布。好在这个瀑布只有2米多高,但要攀上瀑布必须越过深潭。潭水发黑,不知其深,直爽脱衣“失身”探路,水到胸部,大约在1.4米左右。探明了水情,女驴在看不见潭水的地方回避,男的开始脱衣失身过潭,有的干脆衣服也不脱,直接下水,有的换上游泳裤头,更多是穿着内裤趟水过潭。男驴过后把背包再运过,转到前方等待。女驴在猴嫂的带领下依然“失身”越潭。

    再向前行一公里,是第三个瀑布、第三个深潭、第三个断崖。此段路乱石密布,冰太阳、北国精灵和鹤鸣先后不慎摔倒,鹤鸣和北国精灵没有大碍,冰太阳褪部受伤较重。后来看到的景致让他们眼前一亮,忘掉痛疼。但见前方数十米高的断崖,陡峭的山谷间,两股瀑布喷涌而下,两瀑间宽六米,每瀑宽一米左右,在谷中形成又一个深潭水。大多驴友刚刚穿好衣服,不想再脱衣涉水,就沿潭左侧的的岩壁,往瀑布处攀去。心路和冰太阳先后不慎落入潭中,好在潭水不深,但冰太阳损失惨重,随身携带的手机、GPS定位系统都湿水不能使用。右侧瀑布笔直陡立,左侧瀑布岩石分层叠立,边有前人凿的向上攀爬小坑,在水流的冲刷下非常光滑,大队人马不敢向上攀爬。

    见攀瀑无望,他们只得放弃沿龙潭沟前行计划,返回几十米,,从旁边较缓的崖壁攀山而上,这一段是在荆棘从生中向山上攀爬,难度很大,是绝对没人走过的路。爬上了一个很危险的石壁后,发现了一个野猪窝,再往上爬,又见一个鸟巢,巢里有六枚淡绝色的鸟蛋。鸟蛋晶莹剔透,见了让大家甚是兴奋,一扫攀爬之劳苦,但谁也没动,只拍了几张照片后,又静静地向前攀去。爱护自然,保护环境,是驴族们的信条,义马的驴友当然践行之。

    从峡谷底 沿沟壁往北方向攀登约2个小时,他们在山腰找到一条和沟平行的小路,沿路顺山势而行2个多小时,一个峭壁挡住了去路,往前走没有路,只有折身上山,而往山上攀爬更也没有路。此时已是下午六点,前行路绝,上山路不可知,入沟途不可测,驴友冰太阳腿受伤,行走困难,经验丰富的屠龙刀立主原路返回。

    由于是熟路,他们的行进速度加快,为防止有人走错路,他们一边走,一边在山上大声高喊,前后呼应,7:30天黑前到了山脚下的南坪村,他们离坐车的地方还有15里山路,夜行在所难免。屠龙刀和真爽承照顾着冰太阳,他们行走在夜幕之间。很少有人说话,夜9:00他们终于都走到了乘车的地方,所有人的心终于落下。

    这次穿越虽然没有成功,但他们摸清了龙潭沟的具体方位,知道了沟壑内的大致情况,更难得的是他们又一次锤炼了义马户外的团队精神。他们历经了险阻,他们先睹了藏在深闺未人知的风景。不过,他们的失误在于:探陌生的线路,准备不够充分,队伍也过于庞大。感谢他们为以后的探路奠定了基础。

   第二次探路

   时间:2007年8月25日

   召集人:黑土地

   参与人员:真爽、神韵、一戒和我

   8月18日,真爽、屠龙刀、山涧猴曾带队探路龙潭沟--韶山一线,后因时间问题和有队员受伤原路返回。我们也喜欢自虐,喜欢富有挑战性的线路,就想接着走一走,彻底走完,走透这条线,为周边户外活动再探条新路。就和黑土地商量约几个强驴,再探此线。吸取了第一次探路的经验教训,这次我们采取了小分队的形式,清一色的男驴,并携带了绳索和安全带。

   我们早上6:30集结出发,8:00整到达坡头乡五里坡下的进谷口,逆青水河而上, 8:40右行前往土岭村29号,15分钟后到达。这里有一户人家,向老乡详细询问了有关情况。得知龙潭沟的三个大潭分别叫龙潭、凤谭、雨谭。9:25到达龙潭沟口,见第一潭:雨潭。

   真爽说:他们上次是沿右侧山壁绕行的,我仰看陡峭的山崖,无法想象他们当时是如何攀行的。可能因为有女驴,无法脱衣涉潭攀瀑,一开始也不想失身,才绕行。见到潭水和瀑布,我们最初的感觉很兴奋。神韵、真爽当即脱去短衫和长裤,徒手攀崖。崖壁看着陡峭,但手抠脚登的地方还有,真爽、神韵在不同的地方成功攀上。我站在崖壁下,把我们的背包一个个递上,冰凉的溪水冲打着全身,就如洗淋浴一样,上面拽着,下面蹬着,15分钟我们全部攀上。第一次探路,他们绕这个断崖用了两个小时。

   上了第一个瀑布,就走进了真正的龙潭沟,沟内潭瀑相连,阴暗粗犷,很原始野性十足。一直涉水过潭,我们索性就穿着短裤,在沟壑里行走。很顺利地过了三个潭,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凤潭。潭上是十几米高的断崖瀑布,上周他们来还是双瀑布,这次右边的断崖已没有了流水。右侧的断崖是垂直的,左侧的断崖有突出的岩石,神韵和真爽攀壁而上。他们上时,直让人心惊胆颤,崖壁陡峭,溪水四流,崖壁下是杂乱的巨石,如果不慎失足掉下,非死即伤。也难怪第一次探路,行至此,他们绕道避之。两勇士徒手攀上之后,扔下绳索,把背包掉上。两人在上做好保护,放下绳索,老黑系上安全带,开始攀爬。老黑50多岁,身高马大,还有恐高症,只要老黑能上,我和一戒根本没有问题。老黑每爬一步,都让我紧张,我一直在默默祈祷。我是第四个攀崖的,神韵坚持非让我系上安全带,为了保险起见,我只好听命。攀这段崖,一开始容易,脚有蹬处,手也可攀,但在离顶两三米的地方很困难。我到顶,安全带还没有解下,一戒就已经攀上。此段虽然有些凶险,但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只要小心,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这段崖壁我们用了35分钟。

     略事休息,在树丛中穿行一公里,11:40我们到达龙潭。龙潭的确很美,溪流从不足半米的峡谷中静静溢出,汇成碧绿幽深的一汪圣水。从潭边向里望,是闭锁的悬崖峭壁。我们认为龙潭沟道了尽头,就没有再越潭。第三次的探路者,越过深潭,向里几十米,左侧又发现了一个大瀑布。但高不可攀。

      和龙潭正对面有一处乱石坡,坡宽5-6米,至上而下,棱角分明的石头充塞满山谷,坡度较陡,石头易滑落。攀爬一小时左右,我们到了海拔902米的一个垭口。终于能见到天了,虽然很热,我们也想在太阳下,透透气,不愿在树丛里钻来钻去。略做休整,吃中午饭。继续在树丛中绕山盘旋。半山腰,有比较明显的路,就是第一次探路者饶上山走的路。可走着,走着,路便无影无踪了。这段没有多好的景色。收获是让我认识了野果“八月炸”和遍地的橡子。

下午2:30再也找不到路了,这里是第一次探路者返回的地方。 我们决定爬上山头,看好方向,我们从左侧登山,山的坡度在80度左右,满是密密麻麻的杂草和树丛,蚊虫肆虐,受惊的野鸡到处乱飞,遇到第一窝土蜂,绕过三处悬崖,历时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爬上海拔1240米的山头。这时方才看到韶山山顶,往韶山去至少还需要上下2-3个山头。在这个山头我们已很明白,从这条线到韶山,在一天之内,是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用两天时间去探这条线,可能性也不大,山上没有一滴水,连扎下一顶帐篷的平地都没有;即使能扎帐,再用一天的时间,可能仍很紧张。

好在在这个山头上,我们看到了对面山上的铁矿,有矿就有路。此时下午4:30,我们决定放弃登顶韶山,但不想原路返回,就接着探路下山。没下几米,就遇断崖,我和真爽先下到崖下,恐高的老黑下崖成了大问题。绳索和安全带再次排上用场,一戒在下,神韵在上保护着,把脸色煞白的老黑弄下了悬崖。

这是两个山头间的垭口,对面的山壁笔直陡立,右侧为悬崖,左侧是长满野藤很深的沟谷。我们向左进入了野藤谷,这是最难行的一段路。层层的藤条把峡谷厚厚地盖上铺满,藤下是野猪拱过松软的厚土,这是野猪集聚的窝。我们时儿在藤下爬拱,时儿又踩藤悬空而行。我一手持砍刀,一手拿长棍,在前开路,一棍打下,藤中飞出了几十个土蜂。我们赶快爬下,比蜜蜂大几倍的毒蜂,就在我们的头上盘旋,寻找进攻的目标。我们心惊肉跳,爬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十几分钟,见身边没有毒蜂,才敢站起。稍一动,毒蜂再次集体出动,毒蜂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在山林中,看到的凶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的,无法预知的凶险。回来的下周,也就是9月1日,我和黑土地、神韵等五人,又去了台口,在台口的山里,黑土地被比蜜蜂还小的野蜂蜇住,几小时后,老黑满身都是疙瘩,回去输液打针,一周后伤才好。如果这次被毒蜂蜇住,后果不敢想象。真爽返上去,找了条路,我们绕过蜂窝。下到半沟,我们见到了长红熟透的五味子,吃着五味子,回想来路,什么滋味都有。7:17我们下到铁矿的工棚处,此处海拔900米,从山上下到谷底,我们只下降了300米的高度,却将近用去3个小时。

向矿工问清楚了路,此处离石峰屿还有十几里。手机没有信号,司机也根本摸不到这里,我们只有暴走在能通车的山路上。不一会儿天全黑了下来,我们近乎悲壮地夜行。晚上10:00到达石峰屿,11:00回到家。赶快让妻子做饭,累,真累;饿,快饿死了。洗好澡后,暴饮一顿。不一会,下起了大雨。

   第二天,我在论坛里发了这样一段话:这是一条不可想象的路,我的文字和照片无法表现它的原貌,也许有一天您穿越了它,方能明白;这是一条挑战体能极限的路,我们从早上8:00开始进山,几乎没有休息,徒步暴走了14个小时。中间我们过5个深潭,攀2处瀑布, 穿完一条峡谷;翻越两个山头,遇3处断崖,三次在海拔900米处盘山,最高登到1240米;上乱石坡,下野藤谷;受虫叮蚊咬,遭遇毒土蜂,途经野猪窝。不赞成新驴涉足,提醒老驴慎行。我不会再走。
   
我们的第二次探路虽以失败告终,但证明了龙潭沟内的深潭瀑布可以徒手涉攀,不必再绕行;翻越山头到达韶山,一天是不可能的,下次再探应再下到沟里,顺沟走。不过我认为,即使探透了此线,它也绝不适合大队人马穿越,来这里的只会是一些自虐者。意外的是我们走出了龙潭沟---石峰屿的环线。就是这条线也非自虐者莫属。

第三次探路

        时间:2007年9月1日

    召集人:山涧猴

                      参与人员:真爽、逸人、灰喜鹊等7人

    义马户外是个不服输的团队,这个团队里有很多富有冒险精神的犟驴,周边的穿越线路几乎全为义马驴友所探。前两次的探路失败挡不住勇于探索的义马户外。9月1日,雨过天晴,总结了前两次的经验教训,他们又出征了!
    7头体能超强的驴,于清晨6:00聚集,7:00到达五里坡,因刚收雨,不能通车,他们徒步下沟,8:00逆青水河上行,8:15到达南坪村29号。老乡很吃惊也很纳闷,是不是龙潭沟里发现了宝贝,这一段怎么三番五次,总有人来。
    在真爽的带领下,他们裸体过滩,徒手攀瀑,11:40就来到了龙潭。他们游过龙潭
向里50米
,又发现了一个大瀑布。从龙潭外看峡谷到了尽头,但闭锁的悬崖峭壁的左侧依然有缺口,瀑布之上仍然是峡谷沟壑。此瀑布高陡,刚下过雨,水量也大,不能再走,如果能从这里攀上瀑布,沿沟一直走,翻上山就是韶山,这是一条最近路。

    返回还是从我们上次走的乱石坡,往上走一段向右往南绕过瀑布,进入瀑布上面的沟里。这沟里野猪很多,他们把这条沟叫野猪沟。才驴逸人在他的游记中这样描述这段路:野猪的足迹星罗棋布,野猪的小道纵横交错。远望的野猪,见我们的到来,瞬间踪迹皆无,只留下清晰错乱的足迹!原始的森林,枝盛叶茂,沿无路的山谷艰难而行。几经失慎,滑落潭中,登山鞋灌满了河水,速干衣沾满了泥泞!荆棘划破了脸,乱石磕破了头。道道血迹耀上了臂膀,根根荆刺刺过了腿旁。
   顺这条沟前行约5公里,一直是水路,但没有瀑布了。不到沟的尽头他们往左拐开始登山,如果到沟的尽头估计也应能登上山顶也可。上山的一段路他们行进的十分艰苦,真美和喜鹊还攀了一段岩壁,50的山涧猴得爬上树去观山势找路。逸人在游记中写道:顺坡爬山,才真正锻炼一个人的意志,真正的无路。。。。顺沟翻岭,一路艰辛,一路风霜,钻过荆棘,爬过树丛,攀过峰,降过崖。

  历时9个小时,下午5:00他们终于登顶韶山,一条龙潭沟--野猪沟--韶山新的驴行穿越线路诞生了。在云门寺前,他们异常兴奋,戴着大红花留下了倩影。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