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贡嘎转山之最后行程  

2007-12-29 17:12:15|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巴望海尽头处的休整,开口一笑很快恢复了体力,和我、紫云、异想天开、想想等几个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直到出山。户外活动中关键时只有那么几步,就看能不能坚持,有时意志比体力更重要。

一个小时,穿出树林,视野大为开阔,一条湍急的河、一座雄伟的雪山出现在我们面前。河也没有多宽,河床布满乱石,水流急得连马匹都趟不过去。河上架有用三根圆木搭建而成的桥,桥头立着一女两男三个藏民,把持着桥,收取着过桥费。正对着河谷就是雄伟的雪山,她没遮没拦,基体浑厚,峰尖显露,如同端坐着的白色金刚。同伴们还没有赶到,方北、紫云、异想天开逆河而上,想看看前边能不能过去;我放下装备,等待着同伴,欣赏着雪山,静观着收费的藏民。

除了牵马的藏民,想过此桥必须掏5元钱,也有几队驴友和他们论理,惹恼的藏民差点使用武力,十几分钟内有几十人通过此桥。去探路的方北等返回,说:一队重庆的驴友为抵制收费的藏民,在河上游用树枝也搭了个“浮桥”,要过需脱鞋趟水,有一定的危险性。为了安全,避免麻烦,我们决定掏钱过河,领队黑葱头统一买了过桥费,藏民非常认真地数着人数,酌一放行。走到桥的正中,我举头仰望雪山,冷峻的雪山默默地见证着三位藏民的所作所为。我此行对藏民一直心存好感,可这三位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抢劫。我估计十一黄金周期间,每天都会有上千计的人经过这里,这几位藏民的收入会很可观。在藏民家打地铺住宿一晚,只收5元,让我都认为太少,尝尝臧家的鲜奶掏上5元,我们心甘情愿,可过几米长的“桥”,要收取5元,的确让我们非常反感。待出山以后,和开面的的藏民相比,这几位还算“慈善”。

过去桥,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林,我们不时避让往来的马队。在骑马的人群中,我们巧遇了在玉龙垭口分手的安徽驴友半世浮生、小星、小溪等5人。我们虽只有两天未见,却有相隔半世之感。他们5人,全程租马,走的是玉龙西--贡嘎寺--上次梅--下次梅--巴望海一线。据说贡嘎寺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千年古寺,是著名的藏学者贡嘎活佛剃度的地方,也是距贡嘎主峰最近的寺庙,也是观赏贡嘎山主峰的最佳地点之一。寺庙离上次梅只有10公里路程,从贡嘎寺再向上10多公里,就可到达贡嘎的登山大本营,那里能看到非常壮观的冰川、冰塔。我们此行没能走进一个寺庙,也是一个很大的缺憾。

简短的交谈,我们继续负重徒步,沿途已没有让人驻足的风景,我们一路暴走。下午5:00,走出了山林,见到了公路。公路边云集着一大群准备进山的驴友,停放着四辆拉客出山的面的。自此我们完成了贡嘎南线转山的全部路程。大多驴友走到此处,就乘面的车,经界碑石到草科乡,然后返程。从攻略上看,从这里到草科乡还有20多公里,车费是30一位。开始我们想租一辆车,让几位走不动的先下去,其余的人原地休息,等待我们自己包的大巴。藏民一位要50元不说,非让我们租四辆车,并告诉我们,外人的车根本上不来,这里手机也没有信号,有信号要到12.5公里以外的界碑石。显然这条路被某些人垄断把持,他们的用意也很明显,让我们全部乘他们的车出山。

我们分析我们的大巴可能在界碑石,和开车的藏民交涉,租四辆车也可以,我们不到草科乡,只到界碑石。界碑石到草科还有10多公里,可费用上藏民们丝毫不给减让。他们认为我们背着装备走了一天,非坐他们的车不可。他们也应知道我们是最后出山的一批驴友,他们不拉我们,就可能拉不到客人。互不相让,僵持不下,天色渐黑,我们依然决定徒步走到界碑石。没有商量,也没有动员,我们集体用行动抵制藏民宰人的暴利,这里不是过桥,我们有选择的余地。

看着我们远去的身影,藏民肯定后悔,一辆车还开过来,跟在我们身后,说可以给我们优惠。可我们对他不再理会,我们昂首阔步走在车来车往的大路上,跟了我们很长一段,他只有悻悻返回。刚开始走,大家还都比较兴奋,我们高声地谈论和藏民的斗争。藏民肯定把我们混同于一般的旅游者,他们不清楚我们是“驴”,谁的脾气最犟?是驴,驴最擅长的就是徒步暴走。也许是一天多的徒步,我们刚刚拉开了腿,也许这是贡嘎的最后行程,我们想多留下我们的足迹,不管是受伤的独孤员儿,还是脚早磨出泡的下雪,中午已走疲的开口一笑,没有人觉得累,相反都愈走愈兴奋。

回绝了四五辆停下来想拉我们的车,夜8:30我们赶到田湾河水电站,该电站正在建设,附近驻扎着一支武警水电部队,营房隔壁有个小商店。商店里有座机,我们用它和司机、安徽的几位联系。司机的手机竟关着机,联系上半世浮生,他确认我们的车就在界碑石,小孙、小文和无尘早到了草科乡,提前已安排好了住处。商店的老板说:我们离界碑石还有7-8公里。一经休息许多人坐在地上就不想起。一位路过的司机报出了60元一趟的车价时,就都不愿再走。

 分几批,我们坐车到界碑石,坐上我们的大巴,有一种到家的激动。司机的手机住店时被偷,他们在这里已等我们4个多小时。非常感谢半世浮生,接到我们的电话,他又拦车跑到电站,接应我们。夜9:00多,到石棉县的草科乡,感谢小孙们联系的住处,为我们点的草科鸡。泡温泉浴后,聚餐腐败,庆祝我们的贡嘎行的全线结束。

后记:10月6日,8:45,我们离开石棉县,返程。经雅安,夜9:00到成都,在春熙路上品尝成都小吃,夜12:00离开成都,10月7日,下午4:00到家。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