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足迹

心向远方 足迹心路

 
 
 

日志

 
 

贡嘎转山之次梅垭口  

2007-11-29 21:25:34|  分类: 游踪行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藏民家里住宿,虽是打地铺也比野外舒服,清晨都早早起来,有高山反应的几位经一夜的休息,状态还算可以。10月4 日,这天我们开始贡嘎南线真正的转山之旅。我们环穿线路是:玉龙西--上木居--次梅垭口--上次梅--下次梅--巴旺海--界碑石--草科乡。时间安排4日、5日两天。

贡嘎在藏民心目中无疑是神山,藏民朝圣神山最虔诚的方式是转山。藏传佛教中有这样一种说法:转一周神山,能洗清一生罪孽;转13周,能在500次轮回中免受下地狱之苦;转108圈今世即可成佛。当然,藏民的转山是徒步,甚至是跪地匍匐而行,用身体来丈量转山之途。我们也有虔诚之心,对神山满怀敬畏,但我们没有徒步,考虑整体团队的状况,为避免在高原上徒步劳累引起高山反应,我们上山时仍选择骑马。

说到骑马我得说说昨天下午回来路途上的事儿。昨日从玉龙垭口返回,刚开始我们并没有人骑,因为骑马下山,人向前倾,重心不稳,最易落马。藏民开始也不想让骑,湖南的小孙坚持要骑,我们掏马费掏的也是全天的钱,藏民扭不过小孙,只得让他骑,小孙、小文一骑,大家都陆续骑开,我徒步走到山脚下的河谷才开始骑马。

我原先骑的烈马被紫云骑走,我骑了一匹老马走在最后,一位藏家妇女也一直给牵着马。马队进入公路,前面的马都飞奔起来,原本黑葱头、紫云、天客我们一起,见前面的马撒腿狂奔,他们的马竟也撒欢起来。我骑的马还是不紧不慢悠闲晃悠,以至我还能在马背上拍照。

右侧山头一团极像马状的云吸引了我的视线,骑着马,凝视着天马行空般的白云,浮想联翩,这时紫云却从飞快的马上坠落。待我赶到她已站立起来,并没有受伤,只是虚惊一场。回到驻地听说无尘、光明也都坠马,光明落马时还被拖了十几米,好在也没有受大伤,不过我们再骑马都小心谨慎起来。

第二天,我们要环穿贡嘎,路途遥远,所有的装备也要带着。我们租用了拖拉机拉装备,登泉华滩受伤的独孤员儿,还略有高反的开口一笑、溜达顺便押车,看护装备,其他人员全部骑马。骑马在藏区一般一天50元,牵马的费用另计,一人一天50元,说实在的这样的费用不算贵。不过藏民要计往还,说是一天,其实也就半天。

吸取昨日有人坠马的教训,我们让藏民好好履行牵马的职责,藏民把自家的马串成一串,一人牵三匹马。马还是昨日的马,经一夜的休息,匹匹精神十足,我们也是个个兴奋。8:00我们准时从玉龙西出发,沿大路前往上木居。上木居是个岔路口,是去次梅垭口的必经之地。这段路只有几公里,我们骑马还是出现了一些意外。

公路上,骑马的游客拉起长长的队伍,自驾车一族仍不断赶来,骑摩托车联系游客生意的藏民来回穿梭,这藏区的公路远比内地的乡村公路繁忙。我、冰月亮、想想三人一组走在最前面,牵马的是位藏族小伙,昨天光明就是从他家的马上掉下,我今天骑的就是那匹马,马的右脚蹬被扯掉。今天他很负责任,一路几乎没有离开我骑的马。

黑葱头、方北我们十几人一队在前面,后边的十几人却迟迟不见踪影,我们就在路边的一处牧场里等候。过了很长时间,无尘快马赶来报告了一个坏消息:刚才有几台车开得飞快,遇到他们的马队还鸣喇叭,使几匹马受惊,由于马串在一起,冰瞳和永远的篮骑的马先后摔倒,永远的篮的马砸压在冰瞳身上后,又从她身上踩踏而过。这一消息着实让我们吃惊不小,一会儿大队人马赶到,冰瞳比我们想象要好的多,大家争相叙述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公路上的车太多,黑葱头决定避开车辆,沿河谷走,谁知即使这样仍有事情发生。沿河道而行,不时需涉水趟河,河宽水浅的地方,没有问题;可河窄水急的地方,马儿都不敢迈步。没走多远,我们即遇险滩激流,给我牵马的小伙正准备探路,后边的几匹马就在我们的不远处开始过河。在过河的过程中,两匹马因缰绳缠绕双双绊倒河中,马背上的下雪和北方几乎同时落水。下雪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落水让她损失最大,她也最坚强;方北在摔倒时腰部撞上石头,失魂落魄地坐在河边,很长时间一动不动。过这条河的确让人心惊肉跳,藏民跳入河中牵马,河水淹没了马腿,有些马在河里团团转,走不到一半便退却回来。我和冰瞳最后过河,眼前的一幕幕险情吓得心有余悸的她嚎啕大哭。

都过去河,已10:00多,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到上木居。略事休整,安安神儿,我们只好再次走向大路。如果继续沿河走,还需要多次过河,相比较大路还是安全。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岔路口,越过一样水深流急的河段,我们转向次梅垭口的路。由于吸取教训,这次过河虽也险象环生,却有惊无险。

串在一起的马早就解开,为避免再有事故发生,牵马的藏民都走在马前,压缓着行进的队伍。通向次梅垭口的路是条砂石路,路不宽,但各样的车都能通行,我们骑着马,偶尔操近道走走山路。天气依然晴朗无比,风光依然漪旎,不过和昨日去玉龙垭口看到的几乎一律,只不过河谷更为开阔一些,两侧的山相对也低矮许多,我也有些审美疲劳,在晃悠的马背上直想瞌睡。

中午时分我们休息,随便吃一些携带的一点食品,原计划这时就能到次梅垭口,食物大都放在背包中,由于骑马出的哪些事儿,行程也一误再误。藏民们准备得很充分,他们团坐一起香甜地吃着来时商店里买的小食品,大口大口喝着啤酒。他们七人,两女五男,个个皮肤蚴黑,其中有位年龄较大的藏民,黑得象非洲人无异;两位女性身材高窕,从皮肤和脸上的高原红很容易区分她们的年龄;给我牵马的小伙不到30岁,长发飘飘,要比我苍老许多。沿途我们也一直交谈,虽有语言障碍,但大多话语还是能够明白。

藏民远比我们想象的富裕,他们盖一栋房子,要花一二十万,他们每家都有100-200头牦牛,每头牦牛5000元左右,几乎家家都是百万富翁,小伙子也给我讲:我要这些钱没有用处,钱改变不了他的生活,你们看我一身脏衣服,穿着漏脚指的鞋,假日给你们游客牵马,平时放牛牧马,我们的牦牛一年也只卖5头左右。休息时,同伴也给我讲:有些藏民把他们的财富全部捐给寺庙,留下的也只在节日的服饰下些功夫,还有些甚至把好好的牙齿敲掉,镶上金牙,以显身价。我一个工薪阶层,根本谈不上富有,但我有我的生活方式,我的生活方式是让自己快乐,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名利的奴隶。

自由是一个人活着的最高境界,我想办法在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地自由,我努力地去寻找着生活的乐趣,我热爱生活,热爱生命。藏民的小伙子难道不追求,不向往美好的生活吗?不!他们受传统的生活方式影响,即使他们富足,他们的生活千百年来依然如故。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你就会有一个全新的人生,活着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什么框框下活着。近不惑之年我恍然明白,我的生命在旅途,我的归宿在天之尽头,我会不停地走。

沿途我不停地追问牵马的小伙,那些让我觉得很神秘的经幡、嘛呢堆、转山、颂经和天葬。一路,不!直到现在,也许一辈子我都不会明白,藏民的那份执着和虔诚。早赶到垭口的独孤员儿等不时用对讲机和我们联系,他说:他举了面绿色营地的旗帜,站在山的最高脊。可我们的前方只是山,还有山顶漂浮的白云。

马儿机械地迈步,我们也慢慢习惯马背上的颠簸晃悠,下午2:30我们到达次梅垭口。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